本站搜索:
简体 | 繁体
主 页
一亿新闻
万花频道
新闻精华
中国透视
天下纵横
文汇网摘
好东东分享
注册 | 登录

一亿网主页 > 正文
标题: 国共重庆和谈:毛泽东和蒋介石一次面对面的较量
来源: 健康道小郑/日期: 2010-12-06
毛,简直是好莱坞

抗日战争胜利后,饱受战争之苦的人民无不渴望和平。蒋介石正是利用民众的普遍吁求,向中国共产党伸出橄榄枝,以实施其假和谈、真内战的政治伎俩。毛泽东曾是蒋介石通缉的共党要犯,他料定毛泽东不敢来重庆,如若那样,毛泽东和共产党就会背上拒绝和谈、蓄意内战的罪名,自己则会在政治上处于主动和有利的地位;如果毛泽东真的来了,无非是给他们几个虚职,然后,再逼他们交出解放区,交出军队。而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借此拖延时间,将远在西南、西北地区的主要军事力量,从容地调运到华东、华北及东北各地。

毛泽东则洞若观火,对蒋介石的阴谋了如指掌。离开延安前,他在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分析了抗战胜利后的形势,指出,我们已进入和平建设阶段,现阶段新的口号是:和平、民主、团结。但是,蒋介石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忘记消灭共产党。所以,我们要学会在和平条件下进行斗争,准备走曲折的道路。与会的很多同志担心毛泽东的安全,毛泽东对这些同志说,我在重庆期间,前方和后方都必须积极行动,对蒋介石的一切阴谋都要予以揭露,对蒋介石的一切挑衅行为,都必须予以迎头痛击,有机会就吃掉它,能消灭多少就消灭多少。我军的胜利越大,人民群众活动越积极,我的处境就越有保障,越安全。须知蒋委员长只认得拳头,不认识礼让。

毛泽东就要在国统区的政治中心重庆亮相了。近二十年来,毛泽东和他的同志们的形象,一直被国民党反 动派肆意歪曲、糟蹋。怎样设计好毛泽东的第一印象,是周恩来多日来苦思冥想的问题。他决定把自己曾经戴过的考克礼帽推荐给毛泽东。考克礼帽因拿破仑戴过,故又称拿破仑帽,孙中山先生就曾戴过考克帽。于是,周恩来给毛泽东送来考克帽,并解释道:“主席把考克帽拿在手中,稍有挥动,显示出来则是扭转乾坤的力量。”

毛泽东掂掂这顶考克礼帽,脸上露出笑容,高兴地对周恩来说:“你想得周到得体。我们到重庆,展示的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政治形象,显示出解放区万众一心,无所畏惧的力量。挥动考克帽,显示我们的力量。这顶帽子,我戴了。”

这天,延安机场上早早的聚集着许许多多的人,他们都是自发地前来为毛泽东送行的。只见毛泽东穿着一套簇新的布制中山装,戴着盔式考克帽,和人们握手道别。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一路平安,自摄珍重。《解放日报》记者方纪是这样记述的:

机场上人群静静地立着,千百双眼睛随着主席高大身形移动,望着主席一步一步走近飞机,一步一步踏上飞机的梯子。主席走到飞机舱口,停住,回过身来,向着送行的人群,人们又一次像疾风卷过水面,向飞机涌去。主席摘下帽子,注视着送行的人群,像是安慰,又像是鼓励。人们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情,只是拼命地挥手。

主席也举起手来,举起那顶深灰色的盔式礼帽。举得很慢很慢,像是在举一件十分沉重的东西,一点一点的,等到举过头顶,忽然用力一挥,便停在空中,一动不动了。主席这个动作给全体在场的人以极其深刻的印象。这像是表明了一种思索的过程,作出了断然的决定,主席完全明白当时人们的心情,而用自己的动作把这种心情表达出来。这是一个特定的历史性的动作,概括了历史转折时期领袖、同志、战友和广大革命群众之间的无间的亲密,他们的无比的决心和无上的英勇。

……

毛泽东等乘坐的军用飞机,徐徐降落在重庆九龙坡机场。当毛泽东走出机舱,站在舷梯上时,前来迎接的各界人士和中外记者,蜂拥而至,在机身旁围成个弧形。毛泽东微笑着,摘下考克礼帽,向欢迎的人群挥动。人们从毛泽东的举动中,看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真正的风采,看到了毛泽东此行的和平、团结的诚意。中外记者的所有镜头都对准了毛泽东,美国大使赫尔利翘起大拇指说:“毛,简直是好莱坞!”他紧贴着毛泽东,“既然记者先生们老用镜头对着我们,那就让他们拍个痛快吧!这可能是全世界最喜欢的镜头。”他又顺势挽住周恩来的胳膊。山城一时间沸腾了。《新华日报》发表的胡其瑞等的来信,最能反映人民的心声:


毛泽东先生应蒋主席的邀请,毅然来渝,使我们过去所听到的对中国共产党的一切诬词和误解,完全粉碎了。毛先生来渝,证明了中共为和平、团结与民主而奋斗的诚意和决心,这的确反映和代表了我们老百姓的要求。

毛泽东此人不可轻视

当天,蒋介石便在林园官邸设晚宴,招待毛泽东和周恩来、王若飞等。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毛泽东和蒋介石即相识共事,自从成了政治敌手后,已有二十年没有相见。蒋介石一身戎装,胸前缀着耀眼的勋章,而毛泽东则一身朴素的中山装,惟一眩目的只是一双新皮鞋。他们缓缓地走向对方,互致问候、紧紧握手。在掌声中,蒋介石致欢迎辞:

女士们、先生们:

在这样友好的气氛中,在这么多尊贵的来宾中,国共两党的领导人终于坐到一起来了。政府方面高度评价毛先生莅渝和谈的崇高举动,请允许我代表国民党中央和国民政府,对毛先生和中共代表团表示热烈的欢迎。

蒋介石久闻毛泽东爱吃辣椒,且有名言:不会吃辣椒的人,算不上一个真正的革命者。所以,特意准备了几盘掺有辣椒的菜,以博得客人的欢喜。

蒋介石在与毛泽东会谈时,虽表示愿意听取中共的意见,但又表示不能同意中共关于中国有内战的说法。毛泽东知道蒋介石之所以否定内战的存在,其用心是混淆国际视听,蒙骗人民群众,以遮掩其发动反共、反革命的内战。他以十年内战和抗日战争中的大量事实为依据,说明中国没有内战是欺骗性的宣传。蒋介石默然不语,给谈判提出了三条原则:

一、不得于现政府法统之外谈改组政府问题;

二、不得分批或局部解决,必须限时整个统一解决一切问题;

三、归结于政令、军令之统一。一切问题必须以此为中心。

在重庆的43天里,毛泽东和蒋介石有过多次会谈。9月2日、4日、12日、17日和10月9日、10日,毛泽东或者单独和蒋介石会谈,或者在周恩来、王若飞陪同下,或者在美国大使赫尔利的参加下,与蒋介石等共同会谈。这是一场复杂而艰苦的斗争。蒋介石对谈判既无诚意,也没有充足的准备。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借助美国的压力,利用和谈而不动声色地吞并解放区,遣散解放军。王若飞在向中央政治局汇报时说:“前六天,看他们毫无准备。左舜生刻薄他们,说只见中共意见,不见政府意见。”针对蒋介石的三条原则,毛泽东为更鲜明、具体地表明中共的原则立场,提出八点意见:

一、在国共两党谈判有结果时,应召开有各党各派和无党派人士代表参加的政治会议;

二、在国民大会问题上,如国民党坚持旧代表有效,中共将不能与国民党成立协议;

三、应给人民以一般民主国家人民在平时所享有之自由,现行法令当依此原则予以废止或修正;

四、应予各党派以合法地位;

五、应释放一切政治犯,并列入共同声明中;

六、应承认解放区及一切收复区的民选政权;

七、中共军队须改编为四十八个师,并在北平成立行营和政治委员会,由中共将领主持,负责指挥鲁、苏、冀、察、绥等地方之军队;

八、 中共应参加分区受降。

8月29日晚,毛泽东应邀出席蒋介石为他举办的宴会。当晚,因蒋介石的挽留,毛泽东住在林园。住惯了延安窑洞的毛泽东,对这里的豪华设施,有着说不出的排斥感,再说他夜晚工作、白天休息的生物钟,从一来到重庆后,便已打乱。

当晨曦由窗外射入,他便趿着鞋,沿着长长的石阶漫步,没想到竟与蒋介石相遇,蒋介石先是一愣,很快便笑容可掬地招呼道:“哦,是润之啊……我喜欢早起转转,透透气。听说你有夜晚工作,白天睡觉的习惯。怎么不多睡会儿,来这里习惯吗?”

“还好,只是现在白天也睡少了。有道是,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啊!不知委员长是不是也有这样的体会呀?”


蒋介石似乎听出了弦外之音,但又不能失却“领袖”身份,只能喏喏应着。

蒋介石在接触中,对毛泽东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他对陈布雷说:“毛泽东此人不可轻视。他嗜烟如命,手执一缕,绵绵不断,据说每天要抽一听(50支装)。但他知道我不吸烟后,在同我谈话期间竟绝不抽一支烟。对他的决心和精神不可小视啊!”10月10日,国共两党代表终于签署《国民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次日,毛泽东就要飞往延安了,他们作了最后一次交谈。蒋介石仍在解放区问题上纠缠不休,毛泽东则义正词严地申明自己的原则立场。这是一次不愉快的交谈,也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次面晤。

解决问题还要找右派

到重庆的第三天,毛泽东便在周恩来的陪同下,前往中国民主同盟总部特园(又称民主之家),访问民盟主席张澜。毛泽东首先向张澜转达朱德对老师的问候,转达吴玉章对老友的问候。在听罢毛泽东的介绍后,张澜表示赞同中共关于和谈的意见,“很公道,蒋公若是良知未泯,理当采纳实施。”谈话中,他又担心毛泽东的安全,说:“蒋介石是在摆鸿门宴,他是不大讲什么信义!前几年我告诉他:‘只有实行民主,中国才有希望。’他竟威胁我说:‘只有共产党,才讲实行民主。’现在国内外形势一变,他也喊起民主来了!”

毛泽东风趣地说:“民主也成了蒋介石的时髦货!他要演民主的假戏,我们就来他一个假戏真做,让全国人民当观众,看出真假,分出是非,这场戏也就大有价值了。”

重庆有毛泽东的一些故旧,毛泽东没有忘记他们,王炳南回忆:“毛泽东很念旧,不忘老朋友。到重庆后,开了一个他过去相熟的新民学会会员的名单,要我去了解他们的近况。后来打听到一位当时赋闲在家,穷困潦倒,住在一面山坡上。毛主席便亲自去看他,还叫我们事先不要惊动主人。当我们随同主席走进一间低矮潮湿的小屋,告诉主人,毛主席来看望他时,主人颤巍巍地站起,久久凝望毛主席,脸上滚下簌簌的热泪,半晌说不出话。屋子矮小阴暗,不便招待客人,毛主席便同他拉过几把旧竹椅,坐到屋外的空地上,款款叙旧。”

毛泽东还主动接触国民党的各派人物,他说:“国民党是一个政治联合体,要作具体分析,也要有左中右之分,不能看成铁板一块。”可是,对于毛泽东登门拜访戴季陶、陈立夫这样的反共分子,身边的工作人员却是难以理解。毛泽东便对他们说:“他们确是一贯反共的。但是我们来重庆干什么呢?不就是为了跟反共头子蒋介石谈判吗?国民党现在是右派当权,要解决问题,光找左派不行,他们是赞成与我们合作的,但他们不掌权。解决问题还要找右派,不能放弃和右派的接触。”

到重庆的第三天,毛泽东便去陶园拜访戴季陶。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他们曾在广州共事,后来政治分野,自然成为陌路乃至政敌。毛泽东的主动拜访,使戴季陶既措手不及,又感慨系之。隔日,他向张治中谈起,并表示将尽地主之谊,欲与毛泽东“联杯酒之欢”。可是,因有诸多不便,不能直接宴请毛泽东,只得委托张治中代约时间宴请,他在给张治中的信中说:“……前日毛先生惠访,未能畅聆教言,深以为歉!……一别二十年,此二十年一切国民所感受之苦难解决,均系于毛先生此次之欣然惠临重庆,不可不一聚也。”

毛泽东如约出席,席间,他们回首往事,心向往之。戴季陶的秘书陈天锡回忆,戴季陶于“席终客散,亦无一言提及,似有不足言之隐。”

毛泽东还在秘书王炳南的陪同下,登门拜访了陈立夫。寒暄后,毛泽东又忆起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往事,说那是国共两党的“一段蜜月期”。接着,又批评国民党的剿共政策,说:“所谓‘石头过刀,茅草过火’,厉害得很啦!我毛泽东被追得东奔西跑,好不难堪哟!――这段历史你经历了吧!”陈立夫连忙掩饰说,这都是过去的事,无须再提。

毛泽东继续说:“我们上山打游击,是国民党剿共逼出来的,是逼上梁山。就像孙悟空大闹天宫,玉皇大帝封他为弼马温,孙悟空不服气,自己鉴定是齐天大圣。可是,你们却连弼马温也不给我们做,我们只好扛枪上山了。”陈立夫表示,国民党在过去有许多要检讨的地方,这次国共和谈,愿意“尽心效力”。

我首先是一个中国人

毛泽东最早接受《新民报》记者的采访,这位记者作了一段很长的开场白,谈了抗战胜利后的诸多问题。毛泽东说:“你提了那么多的问题,实际上都是团结的问题。至于你所说的和谈诚意问题,首先,我是有诚意的。我如果没有诚意,就不会大老远的跑到重庆来。至于蒋介石是否有诚意,你可以去问问他。”这位记者又问道:“这次和谈对国家的前途关系重大,因此,我认为谈判的时机特别重要。毛先生有这种感觉吗?”


看着这位记者,毛泽东笑着说:“谈判需要的是诚意,无所谓什么特别重要的时机,只要有诚意,一年四季中的任何季节,都可以谈判。如果没有诚意,金秋季节也是枉然。你以为现在时机好?这么热,这么浓的雾,受得了么?”毛泽东谈笑风生,在场的记者,不时发出阵阵爽朗的笑声。

毛泽东还在桂园与青年党领导人蒋匀田,就政治主张、斗争方式、国内形势等问题,进行广泛的讨论。蒋匀田是位天真的民主主义者,以为国共和谈无论成败,都会引发新的军备竞争。所以,和谈不能仅限于国共两党,也应让其他少数党派领袖参与,会谈的主要内容应是民主与自由。

毛泽东没有去评价蒋匀田的观点,而是谈起民社党领袖张君劢给他的一封信,说:“在那封信里,他主张要我们将军队交给蒋委员长。老实说,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我们固然不能生存,你们也无人理睬。若叫我将军队交给政府,理犹可说,教我交军队于蒋委员长个人,更不可解。蒋先生曾对我说:‘要和,你就交出军队,不然,请回延安带兵来打。’我对他说,现在打,我实打不过你,但我可用对日敌之办法对付你,你占点线,我占面,以乡村包围城市。你看交军队于个人,能解决问题吗?我想君劢先生是没有机会练兵,若有机会练兵,他也必会练兵的。”

蒋匀田还在滔滔不绝地兜售西方民主政治的观点,说:“假如有一天,我们不需要枪杆子保卫,可以自由活动,如欧美的民主国家一样,用自己竞选的方式取得政权,毛先生,你愿意放弃所有的枪杆子吗?”

“假使我们能凭政治斗争技术,以取得政权,我为什么要负数十万大军的重担呢?不过,你须注意,军队国家化固然好,所有特务人员,更须国家化。不然,我们在前头走,特工人员在后面跟踪,这样威胁,那我们又如何受得了。”毛泽东边说边比划着,诙谐幽默,蒋匀田听罢忍俊不止,笑得前仰后合。

路透社记者甘贝尔是有备而来,提出很多问题。诸如,对和谈前景的展望,对中苏条约的态度,解放区问题、国共如何合作,如何看待“自由民主的中国”,以及是否赞成军队国家化,废止私人拥有军队等。毛泽东就这些问题,一一作答。他说,我对和谈是有诚意,有信心的。无论和谈的前景如何,中国共产党都将坚持避免内战。我们同意中苏条约,并希望能够得到实现,因为它有利于两国人民与世界和平,尤其是远东和平。毛泽东说:

在实现全国和平、民主、团结的条件下,中共准备作重要的让步,包括缩减解放区的军队在内。

中共的主张见于中共中央最近的宣言,这个宣言要求国民党政府承认解放区民选政府与人民军队,允许他们参加接受日本投降,严惩汉奸伪军,公平合理地整编军队,保障人民自由权利,及成立民主的联合政府。除了军事与政治的民主改革外,中共将向政府提议,实行一个经济及文化建设纲领。这个纲领的目的,主要是减轻人民负担,改善人民生活,实行土地改革与工业化,奖励私人企业(除了那些带有垄断性质的部门应有民主政府国营外),在平等互利的原则下欢迎外人投资与发展国际贸易,推广群众教育消灭文盲等等。

我们完全赞成军队国家化与废止私人拥有军队,这两件事的共同前提就是国家民主化。

面对毛泽东的诚恳而认真的回答,这位外国记者心悦诚服,对中国的共产主义者似乎有了更真切的认识,他说:“看来你是一位温和的共产主义者,你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记者先生,我是一位扎根在中国土壤中的共产主义者,我首先是一位中国人,然后是一位共产主义者。我得把强国富民放在第一位。”毛泽东颇有意味地回答。

毛泽东还应《大公报》邀请,和周恩来等来报社作客。席间,大公报社负责人重提所谓共产党“不要另起炉灶”。毛泽东回答说:“如果蒋委员长是大锅饭让大家吃,共产党决不另起炉灶。如果他不给大家吃大锅饭,饿了两天还可以,饿到第三天,非另起炉灶不行。”《双十协定》签定后,毛泽东对《大公报》重庆版总编王芸生说:“我们对国民党,只是有所批评,留有余地,并无另起炉灶之意。”王芸生听后很高兴,说:“多年写社论没有方针,今后有了。”毛泽东就要回延安了,登机前,他向中外记者发表了简短的谈话,指出:“中国问题是可以乐观的,困难是有的,但是可以克服的。”

一首毛泽东级的《沁园春》都没有写出来


“阔别羊城十九秋,重逢握手喜渝州。”柳亚子是毛泽东多年的老朋友,他们结识于1926年,十九年来,虽说天各一方,可是,彼此的心却是息息相通的。毛泽东刚到重庆,他便去桂园登门拜访。毛泽东“大仁、大智、大勇的信念”,使他倍受感动,情不自禁书赠七律一首,称赞毛泽东“弥天大勇”、“霖雨苍生”,并索诗纪念。9月6日,毛泽东和周恩来、王若飞拜访柳亚子,并将于1936年2月所作《沁园春·雪》,书赠老友。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竟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柳亚子读罢,击节叹赏,精心构思,“次韵和毛主席吟雪之作”:

廿载重逢,一阕新词,意共云飘。叹青梅酒滞,余怀惘惘;黄河流浊,举世滔滔。邻笛山阳,伯仁由我,拔剑难平块垒高。伤心甚:哭无双国士,绝代妖娆。 才华信美多娇,看千古词人共折腰。算黄州太守,犹输气概;稼轩居士,只解牢骚。更笑胡儿,纳兰容若,艳想浓情着意雕。君与我,要上天下地,把握今朝。

柳亚子将这两首词抄好,拿到《新华日报》要求发表,编辑部因有相关规定,而不得发表毛泽东的作品,只同意发表柳亚子的和作。柳亚子的和作传播开后,读者自然想读毛泽东的原作。其实,《新华日报》社内,已在悄悄传诵《沁园春·雪》,尽管没有公开发表,这首词还是以各种方式,在一定的范围内流传。时任《新民报晚刊》“西方夜谭”编辑的吴祖光,得到这首辗转抄录的词,读后觉得中间虽有遗漏,然其气势已是雄浑豪迈、空前绝后。他原以为是苏东坡,辛弃疾所作,但是,找遍苏、辛词作,也没有寻到答案。后来,才知道是毛泽东所作,他感慨道:“只有这一个人才能写出这一首词。”11月14日,他将这首词在《新民报晚刊》发表,题为《毛词·沁园春》,并在词后加按语曰:

毛润之先生能诗词,似鲜为人知。客有抄得其《沁园春·雪》一词者,风调独绝,文情并茂。而气魄之大乃不可及。据毛自称,则游戏之作,殊不足为青年法,尤不足为外人道也。

“毛润之先生能诗词,”一时间传颂山城,传颂全国。多少年来,国民党对毛泽东的种种诋毁之词,顷刻间风卷云散。毛泽东的文人政治家、诗人政治家的形象,在国统区知识分子的心中,得以认知和确立。可是,毛泽东词中所表达的雄视百代,超越万古的豪壮诗情,却为一些人穿凿附会,以讹传讹。重庆《大公报》转载两首词时,发表王芸生所作《我对中国历史的一种看法》,就有似是而非、语焉不详的表述:“近读今人怀述之作,还看到‘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的比兴,因此觉得我这篇斥责封建,破迷信,反帝皇思想的文章,还值得拿出来与世人见面。”

据柳亚子说,《新华日报》之所以暂不发表这首词,就是怕人误读毛泽东的这首词,“中共诸子,禁余流播,讳莫如深,殆从词中类似帝王口吻,虑为意者攻讦之资,实则小节出入,何伤日月之明,固哉高叟,暇日当与润之评论之。余意润之豁达大度,决不以此自歉,否则又何必写与余哉。”

国民党误读此词者,大有人在。蒋介石便认为毛泽东的这首词,有着明显的帝王思想,暗中组织能作诗填词的人,每人写一首或几首《沁园春·雪》,要将毛词在重庆的势头压下去,可是,没有一首能超过毛泽东,据当年参与此项活动的国民党官员、台南神学院教授孟绝子回忆说可惜,国民党党徒虽多,但多的是只会抓人、关人、杀人捞钱的特务贪官;是只会写写党八股的腐儒酸丁级的奴才文官和奴才学者。结果,一直到逃离大陆时,国民党还连一首“毛泽东级”的《沁园春》都没有写出来。

人们在读《沁园春·雪》时,似乎有着这样的臆想,那道貌岸然、咄咄逼人的蒋委员长,倒颇似“只识弯弓射大雕”的赳赳武夫。毛泽东为和平、团结而来重庆,自然赢得了人心民意,而《沁园春·雪》中,又将由秦以来的帝王视为匆匆过客,这种反专制、反独裁的无所畏惧的精神,更唤起国统区知识分子的心灵共鸣。毛泽东也知道很多人误读了这首词,1958年,当文物出版社出版《毛主席诗词十九首》时,他对这首词作了批注:“雪:反封建主义,批判二千年封建主义的一个反 动侧面。文采、风骚、大雕,只能如是,须知这是写诗啊!难道可以谩骂这一些人们吗?别的解释是错的。末三句,是指无产阶级。”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 Top30:

30. 川普的3个决定 令中南海高层方寸大乱
29. 多数美国人:打贸易战不值得
28. 朝党媒批美双重态度 是难以忍受的侮辱
27. “抑郁症是个筐 啥事都能往里装”
26. 离奇!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坠楼身亡
25. 习近平新南巡受瞩 军机现身香港有目的
24. 出差北京被失踪 瑞银禁止员工再赴中国
23. 万人上街促台独公投 蔡英文执政陷两难
22. 市值2200亿美元 44000名老员工一夜被裁
21. 美国对中国强硬是"朝野共识"
20. 大国竞争时代 中美关系应重新定位
19. 美财长努钦称伊朗石油进口国将难获豁免
18. 苏联"巨弹"高5层楼3核弹头 欧洲害怕
17. 传遭中纪委问话 郑晓松坠楼5大疑点
16. ​印度人口将超中国 却成定时炸弹
15. 中国拒绝缓解美中贸易紧张遭美指责
14. 刚刚 马航再演惊险一幕
13. 北京驻澳最高官员也“坠楼身亡”
12. 美国人送来垃圾 越南深受其害
11. 比月亮亮8倍 中国拟发射“人造月亮”
10. 上世纪丢了中国 今天谁又丢掉了美国?
9. 新西兰小镇 坠入凡间的中土世界
8. 美共和党领袖夫妇用餐遭谩骂:滚出美国
7. 美国挨了“一刀” 川普大棒打着自己
6. 一位英籍华人眼中的北京
5. "反共"的李嘉诚撤离内地原因曝光
4. 1米3 “袖珍女孩” 颜值却逆天
3. 炸锅了 华为新机高价1.5万 超苹果
2. 惊!人体从20岁起老化 2器官老最快
1. 美国人得知中国有这种东西后陷入恐慌

动态浏览线
更多>>
  • 国外街头比基尼美女上下都真空
  • 浙江千岛湖 风光图片/旅游胜地
  • 茶馬古道:最震憾最壯麗最動人的
  • 镜头下这些动物 似乎会说话
  • 国家干部 (2005)/电视剧
  • 川普 美国核武器库将扩容
  • 夸大宣传 特斯拉无限期下架全自
  • 疯狂设想:假如美国把原子弹扔
  • 美劲球2.8亿大奖得主 决定这样花
  • Man I Feel Like A Woman - Shania Twain/外文歌曲
  • You Are My Sunshine - Anne Murray/外文歌曲
  • Through The Years - Kenny Rogers/外文歌曲
  • 北宋靖康之耻:被俘贵妃公主还
  • 准第一夫人彭丽媛:我离不开习

  • 未来中国第一夫人 彭丽媛渐露峥
  • 美正拉这位盟友一起抗中国
  • 北海公园“皇帝”率“格格”大
  • 周慧敏透视装秀身材 上围暴涨珠
  • 美最强航母首次实战部署 能抗2枚
  • 故宫裸拍摄影师王动裸拍作品高/民俗文化
  • 刺杀毛泽东真相揭晓 原来是个骗
  • 看腿识女人:摄纽约街头的500张
  • 老外眼中“中国美女”第一名太
  • 警务人员擅自传播空姐遇害案照
  • 法门寺猜想 (1997)/电视剧
  • 李煜 - 古典诗词/中国文学
  • 男人装极限全裸/民俗文化
  • 干露露蕉叶香艳裸照放肆走光 三/民俗文化
  • 一亿网 (原华人乐园) 1eew.com © 2001 - 2015
    关于本站

    本站指南

    会员权益

    常见问答

    诚征合作

    广告招租

    联系方式

    免责声明

    中央看台 : 一亿新闻 ; 好东东分享 ; 文汇网摘 :
    热贴 | 两性 | 趣闻 | 生活 | 职场 | 社会 | 健康 | 休闲 | 影音

    万花频道 :
    流行专集 | 中文电影 | 外国电影 | 电视剧 | 动漫画 | 戏曲歌剧 | 中文歌曲 | 外文歌曲 | 乐曲 | 旅游胜地 | 摄影图片 | 美食 | 养生| 中文文学 | 中国美术 | 世界美术 | 论坛精选 | 曲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