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简体 | 繁体
主 页
一亿新闻
万花频道
新闻精华
中国透视
天下纵横
文汇网摘
好东东分享
注册 | 登录

一亿网主页 > 正文
标题: 北美生活:不泡洋妞就不算到过美国
来源: 网易/日期: 2012-04-04

  查理教授的目光从眼镜后射出,经过镜片聚焦落在我们脸上,满载神秘和严厉。我好紧张,对他最后一句话‘什么是交叉学科?交叉学科对新世纪人类社会有何种巨大影响?’充满畏惧。这是给研究生开的人文学研究方法的必修课,查理教授十足的学院派风格在俄亥俄大学是闻名的。上他的课必须一丝不挂,对不起,是一丝不苟。被其斩于马下的同学何止一两个,其中包括约旦国王侯赛因的侄孙子。查理教授说,国王来了也没用,不及格还是不及格。注册这门课时我就听到恐怖警告:你死期将至。电视不能看女色不能近,等着扒层皮让查理教授作灯罩吧。

  早听说过欧洲的人皮灯罩传说。查理教授祖籍苏格兰,想必更了如指掌。我本能地摸摸背后的伤疤,那是小时候患蜂窝组织炎做手术的痕迹。本来很小,随年龄一起长,最后定格在尺把长。但愿这能作为残次品的有力证据而免遭灯罩之难。不过还是争取蒙混过关,幻影飞机似地超低空飞行就够了。我在俄亥俄大学国际事物系读硕士快一年,查理教授这门课早该选,拖了又拖,总怕英语不行被他乱箭射中。现在没法拖了,再不选就不让注册任何课,这是规定。规定就是手枪匕首架在脖子上,银行抢得飞机劫得,不怕你不服。我仓惶举着查理教授开的长长书单,像传圣旨的太监走进图书馆,准备将自己变成被骟的公猫,筹划这篇关于交叉学科如何拯救人类的伟大论文。

  在银幕般的玻璃窗下,我将参考书摊在面前。这些书仿佛是巨大蛋糕,让我不知从何下口。我无奈地发呆,窗外一棵碧深绿透的巨大橡树在黄昏中摇曳,仿佛与我交谈。能帮我吗?树说。我撇了它一眼,没当真。树怎么会说话,你肯定急傻了。能帮我吗?可声音又起。我这才发现不是树说,是个女人。女人?不行不行。说好我是太监或被骟的公猫,起码这学期是。女人不行,绝对不行。不过,真的是女人?我回头望去,一个洋妞儿,白种洋妞儿站在身后,目光带着启盼。你能帮帮我吗?帮你,什么事?现在我看清了,她与我年纪相仿,金发碧眼,漂亮,丰满。最后这条最具魔力,让我咚地一下把查理教授和他的灯罩忘得一干二净。

  ‘你是中国人?’她突然说起中文,四声不准但很流畅,吓我一跳。

  ‘是,有什么关系吗?’

  ‘有关系。我的自行车坏了,中国男人都会修自行车。’

  ‘女人也会,在中国人人都会。’

  ‘不行,女人会也不能修。这是臭男人的活。’

  什么,连“臭男人”你都懂。我的惊讶盖过臭男人几个字本身,心中的陌生感顿时洒落一地。原来与老外的距离主要来自语言,语言像衣服,脱了大家都差不多。我瞟了她一眼,不知说什么好。来美之前就正式考虑过泡洋妞儿的问题,不泡洋妞儿算什么到美国。那时觉得英语不好交流有困难,何况这又是个细活儿,所以决定把该计划延后两年实行。现在倒好,看来能提前完成任务。我毫不犹豫一口答应帮她修车。没问题,你算找对人了,我八岁开始修车。八岁!她瞪圆了眼睛。其实我就随口一说,这还不得吹着点儿,泡妞儿跟泡茶泡米一个道理,都是把小的弄大,茶泡不起来能喝吗,米泡不起来能包粽子吗。对,八岁。你车停在哪儿,怎么坏了?就在外面一点点路,它就是不走,嘎嘎嘎地响。她说嘎嘎嘎时很好笑,发音太认真太标准,像鸭子叫。嘎嘎嘎?我边重复边挥了挥双臂。

  我们出来找她的车。图书馆建在山坡上,由此可以俯瞰整个校园。坐落在雅典小镇的俄亥俄大学真不愧是全美十大最美校园之一,翡翠般的霍金河在这儿多情地打了个弯儿,像只呵护的手,托起这座百年学府。白墙红瓦树木成荫,精雕细啄的布局倾诉着开拓者浪漫的理想主义情怀。我不禁对身旁的她感慨一声,真美!这叫一箭双雕,如果她认为我心怀不轨,不高兴,我就说是言景,否则就是说她。什么叫暧昧,暧昧就是迂回进攻。没想到她的表情轻松坦荡,是啊,我来这儿读书一半为这个环境。真的吗?真的。书本可以学知识,可好心肠来自环境,水啊云啊。心肠不好再聪明也没用,对人类没什么好处。她这番议论让我目瞪口呆。我转身盯着她,你在哪儿学的中文?北师大。在那儿也学过庄子吗?装子,装,箱子?

  车一下就修好了。其实没大毛病,只是掉链子。依我原先战略,把文章做大。哎呀,轴承可能断了,这下麻烦,先凑合装上,坏了再找我。然后弄得满身满脸油泥,让她看不下去,非请我到她家洗手洗脸。到了家就有戏,单身女人的家是人间的伊甸园,她的眼神和浑身上下都告诉我她是单身。可我没这么做,一想到她刚才的议论就坏不下去,心里发沉。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柯丽丝。姓柯的柯,美丽的丽,丝绸之路的丝。’

  ‘呵,还一套一套的。好,修好了。’

  ‘这么快?’

  ‘保证没问题。’

  ‘哎呀,你真是八岁就会修车。谢谢。’

  说着她骑上车,兴奋得像个孩子。恰好是下坡,她背书包的背影一闪即逝。正值夕阳,远处那片深红让我有坠落的错觉。泡妞儿最忌两种人,好人和特纯的人,像挥刀自宫,死活下不去手。算了,我还是,坏了坏了,灯罩!哎哟喂。

  几天鏖战下来,我终于获得一条颠扑不灭的真理:要么把查理教授扔进霍金河,要么把我扔进去,反正我俩无法共存于世。这么多书,别说读,变成砖盖房子也盖不完。我神经快崩溃了,把书一收,冲到图书馆前边的大草坪上。那里有很多男生女生,几乎赤身裸体地晒日光浴,乍看以为肉食公司的卡车翻了,满车猪肉撒了一地。嗯,原来白种女人也有乳房小的,就两个点。我也往草地上一躺,暮春的阳光扑向我的脸,我闭上眼,天地顿时变成一片涌动的红色。

  当我睁开眼,不禁大吃一惊。柯丽丝穿着比基尼泳装也在晒日光浴,就在我身边。我睁眼时她正好也睁眼,四目相视,她惊讶地瞪大眼睛迅速将两臂护在胸前。八岁,你怎么不脱衣服躺在这儿?语气明显带着责备。八岁,瞧给我起的这名子。我这才发现自己是唯一合衣躺在草地上的人,脸唿地红起来,像偷看女人洗澡被抓住一样。真不讲理,明明你们光着我穿着,流氓也是你们流氓,我倒有罪了,看来人多就是规矩。我不知该脱还是该走,脱吧,多少有些不自信,咱可没洋人那个体魄,浑身毛,何况咱还是残次品。走,守着这么个比基尼女郎,又认识,叫我如何一走了之。脱就脱,豁出去了。我把上身脱个干净,用衣服垫着躺下。脱衣时不慎打翻了书包,里面的书哗地流在草坪上。

  ‘八岁,你在修查理教授的课?’柯丽丝问。

  ‘你怎么知道?他早晚把我做成灯罩。’

  ‘一看这些书就知道,我修过。’

  ‘这些书你都读过?’

  ‘用不着都读,挑两本主要的就行。’

  ‘哪几本主要?快帮我看看,趁我还活着。’

  她护胸的双臂仍不放下,边看边努嘴。这本,那本,我挪一本她看一本,就不肯伸手。嘿,你说多气人,让我脱,她自己倒挡起来,这不双重标准吗。美国人就爱玩儿双重标准,国际问题如此,男女问题看来也如此。不过割地赔款也好,丧权辱国也好,先忍着,等她帮咱挑出书来再说。可惜修自行车不能光着,要么下次给她修车咱也让她脱了等。正想着,柯丽丝已帮我选出两本书。这两本就行,她语气十分确定。这两本?对,你学过黑格尔的辩证法吗?她的问题又让我大吃一惊,丝毫不亚于上次那句‘臭男人’。当然学过,我大学的专业就是西方哲学。可是,你怎么也懂黑格尔?我疑惑地问。还不是为修查理教授这门课才补的。他是黑格尔专家,也是马克思专家,你用这个方法分析就行。什么,真的吗?

  人们常用跌破眼镜表示吃惊,不知典自何处。不戴眼镜的人吃惊怎么办,难道跌破眼球吗?不管他,反正这次我是大大跌破了眼镜,在美国大学里运用马克思的辩证唯物论,楞在查理教授的课堂上混个优加满分。这是我到俄亥俄大学以来取得的最佳战绩。严峻的灯罩问题没想到竟如此轻松解决了。班里同学有补考的,重修的,还有个别不及格的,凄凄惨惨戚戚,李清照般哭倒一大片。有个阿根廷的同学借去我的论文,非要看差别在哪儿?看了半天说没看懂,黑格尔是谁,世间一切事物凭什么都是相互联系的,‘我跟前妻离婚后再也没联系啊?’他这么一说我倒也煳涂了,对啊,我跟柯丽丝也再没联系呀。

  我很想再见到柯丽丝,告诉她我傲人的成绩。不光为感谢人家拔刀相助,她双臂护胸的样子更让我坐卧不安。护什么护,那么大奶子两只胳膊能挡住吗,早让我看个正着。肤如凝脂这词已让歌星影星们用滥了,可想起她白花花的胸膛还是会连到这句成语。我突然开始了徘徊。虽然灯罩的恐怖散尽,可生存压力学习压力,还有找工作到压力,样样都像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头顶,可我居然徘徊了,玩起闲情逸致的小资情调。我突然有想写诗的冲动,这种感觉很可怕,人像得了神经病。李白一辈子想当官,就因为写诗当不上。徐志摩更甭提了。还有顾城和食指,食指我见过,听他朗诵过诗,当时就觉得他神神叨叨。现在轮到我,也开始神神叨叨了。进图书馆非要坐那个有橡树的位置,出图书馆一定要走那条最远的路,因为那里存放了很多自行车。草地是越来越没指望了,天已大热,肉食公司的卡车一到天热或天冷就不翻车了,别说两个点,双臂护胸的也看不见。妈的,我这是怎么了。

  我在校园里东闯西撞,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看上去既像丢东西又像要偷什么。相反的两端只要感觉或看着毫无区别就算走向极致;太甜或太咸,特香和特臭,痛苦了呻吟舒服了也呻吟,两极归一分不出来就是到顶了。几次看见柯丽丝骑车的背影一闪即逝,没等我喊出声就过去了。那天我开车路过图书馆后面的一条窄路,窄得像法国的乡镇小径,只能走一辆车。我停在红绿灯前,突然看到柯丽丝骑车经过我身旁,赶忙摇下车窗大喊,柯丽丝,柯丽丝,总算见到你,查理教授的课我得了优加满分,多亏了你。周围行人都回头看我,他们肯定不是因为不懂中文,而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有话不能一句句说,非要井喷似地一块儿冒出来。柯丽丝满脸惊讶地走向我,八岁,八岁,是你吗?还以为你不辞而别回国了,你要走了我的车再坏了怎么办?我激动得心砰砰跳,忙说,我哪儿也不去,守着你的车还不行?往下还想说什么,可突然卡壳儿。她低头弯腰看着我,白花花的胸脯晃得我睁不开眼。后面的车一个劲儿按喇叭,我只好先开走,再绕回来就没了柯丽丝。

  现在我不想写诗了,我要唱歌,当歌唱家。今夜不能入睡,女人善变,午夜里的收音机,得抒情男高音的,不是高音我不唱。看来唱歌比写诗感觉好一百倍,写诗太压抑,不如唱歌来得痛快。我就这么哼着唱着,期待再次与柯丽丝相逢。

  这天我又从图书馆前那条路走过,在这里我曾对柯丽丝展开过一箭双雕的迂回攻势。如果再给她修车,绝不能说声好了就放她走,太便宜她了。要慢慢修,不脱就不脱,陪着我就行。我修着她看着,那什么劲头。正胡思乱想,天啊,我眼前一亮,这不是柯丽丝的车吗!路旁停放着一大堆自行车,俄亥俄大学地处小镇,很多学生都喜欢骑车代步,但再多的车放在一起我也不在乎,照样能一眼认出她的那辆,不是吹,闭上眼都行,闻都能闻出来。我连忙左顾右盼,却不见柯丽丝人影。转身刚要去图书馆找她,走了几步觉得不对,还等什么,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她的车链子卸掉,再装着碰巧打此路过,她一定还得让我修车。到那个时辰,告诉你,今夜不能入睡,女人善变,还有什么什么收音机,不是高音我肯定不唱。

  黄昏悄至,远远看到柯丽丝扶车独立的身影,在庆典般绚丽的晚霞中随风飘荡。她时而沉思时而望远的样子让我感动,都舍不得冲出树丛打断她。不是有位诗人写过‘她看天时很近,她看我时很远’吗,根本不对,看来写诗的全部秘诀就在于正话反说。明明是她看天时很近,她要看我肯定就更近。我想起那棵碧深绿透的巨大橡树,还有查理教授的长长书单,都像薄雾一样涌向我覆盖我,又远离我逃避我。我终于忍不住走出树丛,装着刚从图书馆出来的样子。她看到我,一边微笑一边喊着‘八岁八岁’。无论微笑还是喊声都与以往不尽相同,热情之外凭添一分时隐时现的温柔,让我本想装出的吃惊表情说什么也做不出来。

  ‘八岁,车又坏了。’

  ‘又坏了,怎么坏了?’

  ‘它就是不动,嘎嘎嘎地响。’

  ‘嘎嘎嘎?’

  我蹲下来故作镇静地检查她的自行车,咬紧牙关按原计划执行。哎呀,这下麻烦了,轴承好像断了。边说边从链条上摸过,弄得两手油泥,再用黑乎乎的手碰碰鼻子摸摸脸,生怕柯丽丝看不见。我用余光看她坐在我身旁的长椅上,没穿袜子的双脚伸到我眼前,脚指蠕动着像在说话。听我说轴承断了,她非但不急,还笑得合不拢嘴,哈哈,花脸的八岁呀,你会修好的。说着她站起来,用手指向远处的霍金河,快看那,霍金河,真成金子的颜色了。我走近她,很近,连她的唿吸都听得到,顺她手指的方向远眺。是金色的,真美。我从没见过这么美的,这么美的,

  ‘美的什么?’

  ‘美的,美的自行车。’

  ‘修好了?’

  ‘好了。’

  ‘不是什么断了吗?’

  ‘我用口香糖沾上了。’

  ‘骗人。’

  她跨上车,对我俏皮地笑着说,‘那,下次什么时候再坏?’我一楞,突然想冲上去抱住她,再用手上的油泥给她画个黑鼻头或小胡子什么的。就犹豫了一秒钟,柯丽丝的身影已飘然而去,留下一串叮叮的笑声像打碎的铜风铃,逼我入梦。

  几只野鸽子被勐然惊起,扑噜噜地向天边飞去……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 Top30:

30. 赖小民案余波未了 四华融高管同日被捕
29. 达沃斯热议中国经济下行 中企地位尴尬
28. 在Superstore 看到的一幕,还有这般操作?
27. 三分之一美国人担心刷爆信用卡
26. 张首晟"陷太深" 15岁便成北京棋子
25. 推动孟晚舟尽早引渡美国的,是他!
24. 贸易战前景黯淡 美股挫跌300点
23. 川普祸从口出 孟晚舟可能拒绝被美引渡
22. 中共对台软硬兼施 攻台主力部队或换帅
21. 5G技术美国远落后华为
20. 中国从美国采购1万亿产品竟涉嫌违法
19. 国际一流的"雪龙号"为何还会撞上冰山
18. 习近平风险年要下狠手
17. 习内部示警 王岐山外访随行官员谈贸战
16. 高温难退 新西兰发布最新"酷热指南"
15. 空中杀手 此前美独有 中国一口气造两款
14. 大变局开始 接下来这个月或将改变世界
13. 金正恩给川普亲笔信中竟提出这一要求
12. 川普:中国经济放慢 应该"别再闹了"
11. 性冷淡保姆竟最爱上街偷拍 作品惊世(组图)
10. 美启动引渡孟晚舟 华为董事长:速战速决
9. 快讯!美国取消与中国新一轮贸易谈判
8. 中国1月来频频高调亮相新武器
7. 有关外星人 霍金称早已不是肉体凡胎
6. 老公不开窍 结婚1年多我未破处
5. 姑娘们做爱时在想什么? 真的稀奇古怪(组图)
4. 美确认引渡孟晚舟 中国外交部正式回应
3. 孟晚舟案:北京开始捏美国这个硬柿子了
2. 在美国大学上性教育课 现身说法
1. “阴户按摩”正流行 做一次300澳元(图)

动态浏览线
更多>>
  • 大型历史歌舞剧 东方红/戏曲歌剧
  • 上海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全景图片/摄影图片
  • 刘鹤最后期限访美 将顺道带回孟
  • 美媒揭晓全球最佳国家排名 中国
  • Titian 提香/世界美术
  • 委内瑞拉宣布和美国断交 军方
  • 越剧红楼梦/戏曲歌剧
  • 梅清/中国美术
  • Ben Nicholson 本·尼科尔森/世界美术
  • 揭秘毛主席为何不吃酱油?
  • 习近平风险年要下狠手
  • 国际一流的"雪龙号"为何还会撞上
  • 王西京/中国美术
  • 陈淳/中国美术

  • 颜真卿/中国美术
  • 上海成人展现场:满眼尽是裸白
  • 戏曲电影董小宛/戏曲歌剧
  • 张大壮/中国美术
  • 洞中的裸女/世界美术
  • 黄河大合唱/戏曲歌剧
  • 黄梅戏梁山伯与祝英台/戏曲歌剧
  • Hansel And Gretel: Evening Prayer - Humperdi/乐曲
  • 杨门女将/戏曲歌剧
  • 冯建吴/中国美术
  • Frieseke Carl Frederick 冯卡尔·弗里塞/世界美术
  • 日调查称:每天清晨喝一杯凉开水
  • 现代京剧 杜鹃山/戏曲歌剧
  • 越剧碧玉簪/戏曲歌剧
  • 一亿网 (原华人乐园) 1eew.com © 2001 - 2015
    关于本站

    本站指南

    会员权益

    常见问答

    诚征合作

    广告招租

    联系方式

    免责声明

    中央看台 : 一亿新闻 ; 好东东分享 ; 文汇网摘 :
    热贴 | 两性 | 趣闻 | 生活 | 职场 | 社会 | 健康 | 休闲 | 影音

    万花频道 :
    流行专集 | 中文电影 | 外国电影 | 电视剧 | 动漫画 | 戏曲歌剧 | 中文歌曲 | 外文歌曲 | 乐曲 | 旅游胜地 | 摄影图片 | 美食 | 养生| 中文文学 | 中国美术 | 世界美术 | 论坛精选 | 曲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