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简体 | 繁体
主 页
一亿新闻
万花频道
新闻精华
中国透视
天下纵横
文汇网摘
好东东分享
注册 | 登录

一亿网主页 > 正文
标题: 林彪黄埔情(一):和蒋介石三次激烈交锋,一口一声地尊称“校长
来源: 完全而/日期: 2010-12-05
1942年7月21日,蒋介石约见驻重庆的周恩来,表示要改善国共两党关系,以利抗战,周恩来当即将蒋介石的意见报告了中共中央。

当时,周恩来一再提议由林彪作为毛泽东的代表去见蒋介石,是因为林彪是将介石的学生,又是影响颇大的抗战名将,再加上他回国后在重庆、兰州、西安做的统战工作颇有成效和影响,由他见蒋介石比较有利。另外,周恩来考虑还摸不清蒋介石要见毛泽东的底细,而毛泽东是党和军队的一把手,担心毛泽东到重庆后安全难有保障,故力主毛泽东暂不出面。

8月22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专门讨论毛泽东与蒋介石会谈的问题,会议决定先派林彪去见蒋介石,然后根据谈判的情况,再定毛泽东是否与蒋介石见面。

1942年9月初,中共中央接到国民党的函件,称林彪近日可到西安与蒋介石见面。此时,林彪已从西安回到延安。中央立即通知林彪,代表毛泽东赴西安面见蒋介石。


9月14日,林彪与助手伍云甫在国民党驻延安联络参谋周励武的陪同下,乘车前往西安。由于路不好走,汽车又老出故障,林彪一行在途中走了三四天才到达西安。林彪到达西安后,蒋介石因有急事已经走了。他走时,给西安行营留了话,林彪到后,叫其到重庆面谈。

林彪此次到重庆,蒋介石较为重视,而且还抱有幻想,希望林彪的思想能在他的战时首都有所转变。蒋介石还专门指示戴笠、康泽、唐纵、腾杰等从黄埔军校毕业的大特务,要他们做好林彪在重庆期间的监视、接待工作。其方法是:表面要热情,暗中要监视,在思想上要多对林彪施加影响。

一,与蒋介石的第一次会谈不欢而散

10月13日,林彪、周恩来在张治中的陪同下,进入曾家岩德安里101号,蒋介石的办公室。

据蒋介石的侍卫官汪日章回忆,林彪当日与周恩来乘坐一辆奥司丁轿车,抵达蒋介石在上清寺范庄的住宅。林彪穿着一身崭新的呢制草绿色军装,腰间束着一条新的宽皮带。车子开到蒋介石住宅门口,蒋介石的侍卫长宣铁吾上车,陪送到蒋介石的客厅门前。

蒋介石身穿国民革命军的军便装,到客堂门口迎接。林彪跟随周恩来进来后,立正向蒋介石行了个军礼:“报告校长,学生林彪到!”。蒋介石回了个军礼,拉起林彪的手,指着客厅说:“里边坐,里边坐!老学友,都是老学友。”

蒋介石和周恩来各自坐在单人沙发上,林彪在他们两人面前算是晚辈,就毕恭毕敬地站着。蒋介石笑着对林彪说:“坐,坐!坐着谈,你是远客,请坐!”。林彪说了声:“谢谢校长”,才坐在靠近蒋介石的沙发里。蒋介石对林彪说:“你近二十年部队生活,蛮艰苦的,到了重庆多休息几天。”。曾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也说:“宣铁吾,还有侍从室的五六位,都是同学、校友。老同学几时聚聚吧。”


在这种亲和的氛围之下,林彪开始放松了情绪。稍后,林彪简要地向蒋介石做了汇报,最后说道:“希望校长按照中央军的待遇,增加装备、武器弹药和军需粮饷,能放宽编制(指对第十八集团军),同中央军一视同仁。”。

“好,很好!”蒋介石点头轻声回答。

双方入座后,林彪说:“我们接到校长的电报后,毛先生即提到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了专门讨论,还约我商谈数次。毛先生托我转给委员长的意见主要有三点: 抗战建国、国内统一团结及对校长的期望。”。接着,林彪将上述三点意见一一转告了蒋介石。

谈到国共团结问题,林彪记起毛泽东的嘱咐,想多谈几句,便说:“毛先生要我转告校长,为了赢得抗战的胜利,国共两党应彼此接近,彼此相容,彼此打成一片。这三个彼此,已成为我党的普遍共识,也写进了公开发表的宣言,并已成为全党所一致遵从的、不可动摇的行动准则。这一原则,不但现在不能动摇、违背,将来也是如此。我们对校长个人也是如此,不但现在拥护,将来也必拥护。”

蒋介石对这段话很感兴趣。他问林彪:“是真拥护,还是假拥护?”

“当然是真拥护。”

“那好!”蒋介石面带笑容点头称是。

林彪又说:“如果国共两党真正做到彼此接近,彼此相容,彼此打成一片,也许将来两党可以合二为一。”

“你们喜欢搞阶级斗争,国民党怎么能与你们合二为一呢?”

蒋介石的这句话,林彪反驳说:“强调的阶级斗争,是维护大多数人民的利益,反对极少数特权阶层谋取不正当的利益。在目前,就是团结一切爱国政党、团体和广大人民,反对、打击日本帝国主义。”

对林彪的这段话,蒋介石颇为不快。由于是国共两党的会谈,蒋介石心里虽有意见,又不好发作。

林彪继续说:“我们希望今后国共能长期真诚合作。但是,我们也要指出的是:有些人对看不惯,总想挑起内战,消灭异己。中国的现实又不允许发生内战。哪个党派挑起内战,必会遭到全国人民的共同反对。人民一反对,挑起内战者就必然失败。”


坐在蒋介石身边的张治中不时朝林彪、蒋介石的脸上瞧,周恩来也在观蒋介石的脸色。他们都发现,蒋介石很不高兴了。周恩来看出气氛不好,示意林彪不要再讲了。
这样,林彪与蒋介石的第一次会谈,在不愉快中结束。

林彪与蒋介石见面后,黄埔军校同学宣铁吾(一期,其父是委员长拜把兄弟,黄埔时就是委员长贴身警卫。国民党反腐败第一人,抗战后任上海警察局长,协助蒋经国“打老虎”,有“国民党好人”之称)、
萧赞育(一期)、
俞济时(一期,委员长外甥,74师前身74军首任军长)、
项传远(一期)、
邓文仪(一期,徐向前的同队同学,邓小平的莫斯科中山大学同学;1990年邓文仪回大陆,拜会邓,徐老同学)
和汪日章(蒋介石侍卫官,中国早期油画家,周恩来留法同学)
等人,在侍从室内设便宴招待林彪。宣铁吾先给林彪斟酒,恭恭敬敬地放在他面前,然后谦虚地笑了笑:“林彪兄,请喝!”林彪双手捧起酒杯一饮而尽。黄埔同学都与林彪饮酒叙旧。

先说点黄埔四期,林彪最要好的同学是滕杰,林彪和滕杰在步兵科第2团2营3连,是同队同学。两个最要好的哥们,不但政治道路相反,人生事业也不同。一直到1949年以前,林彪除了在红军抗大的一年左右,和这次在重庆十个月,是干一点政治上的事情,另外就是在苏联四年养伤,其它时间全部在作战部队,而且在前线。腾杰却从来没到过作战部队,最早和戴笠一起在委员长的“十三太保”成立复兴社,腾杰起步很高,是第一任书记长,也算是军统创始人之一,后来一直搞干部和政训,49年去台湾前,是南京市长。

文强是他俩的队长,文强和共产党领导人的关系能写一本书。文强是文天祥的第23代孙,其父辈曾追随孙中山,文强17岁时拜见过孙中山先生。文强是毛太祖表弟,姑母文七妹是毛太祖的母亲。他和毛泽覃,中学毕业后,两人一起报考广州的黄埔军校,文强进了军校,毛泽覃进了毛泽东在广州举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

在黄埔学习期间,经周恩来介绍加入共产党;他和周恩寿一起参加了周恩来与邓颖超的婚礼,与周恩寿一起送给新郎新娘的贺礼是条幅,上书“花好月圆人寿”。因林彪步枪走火,文强和林彪打过架。随同朱德入川,到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军长杨森、朱德任军党代表)党部任组织科长,同时担任以朱德为书记的中共地下支部宣传委员,是朱德的部下。文强在湖南的老家,离刘少奇老家,不到二十里路。

文强先在军统,曾经策反华北东北十几万伪军,官至中将。后转入军界作战部队,任徐州前进指挥所副总参谋长,淮海战役时,林彪曾电告粟裕,注意他这个老同学的一个作战计划。文强建议杜聿明,由徐州北上,打通津浦路,收复济南;当时粟裕的部队都在徐州南线,如果按文强的方案打,无疑是釜底抽薪。但是,委员长执意要收缩徐州,结果被粟裕各个击破,文强和杜聿明一起被俘。

本来,因为文强的特殊关系,第一批释放战犯的时候,就想把他放出来,但是,文强拒不悔过,结果,70年代才放出来。周恩来病重之际,把文强叫到病房,师生相见,周恩来见面就责怪文强太固执,否则早出来了。

国军第一名将胡链是四期步兵科,和林彪,腾杰不同队;名将张灵甫,胡链的陕西老乡,四期步兵科。

共军这边,牺牲的名将,毛太祖的救命恩人刘志丹,曾经在一方面军与林彪齐名的伍中豪,红四方面军参谋长曾中生,彭德怀的入党介绍人段德昌,新四军政治部主任袁国平,红8军军长李天柱,红14军军长何昆,东北抗日联军第3军军长赵尚志,是四期的。55年中将倪志亮,郭化若,唐天际;少将方之中,洪水,李逸民,曹广化,白天,是四期的。相比之下,在共军这边四期的人,牺牲的太多,尤其是名将,最后,只有林彪突出。

四期的人也是最能折腾,两边休战后,黄埔同学互相联系,共同成立一个“黄埔同学会”,四期的人自己单搞一个“黄埔四期同学录筹备委员会”。

委员长有名言,“黄埔四期的捣蛋鬼最多!”

1942年10月16日晚,戴笠根据蒋介石的指示,召集滕杰、
康泽(三期,三青团创始人之一,与戴笠齐名的情报头目,委员长曾经想培养成为接班人;后转入作战部队,48年守襄阳时被俘)、
唐纵(六期,军统头目,侍从室六组(情报组)组长,49年前后,全国警察头目)
等在重庆漱庐开会并聚餐,专门商讨如何对林彪加强“影响”的问题。

再说一点漱庐,中国情报界的很多事件,和这个名字有联系。漱庐是重庆枣子岚垭军统局总部大门对面的一座三层小楼,有文章记载,在军统大院里面,这个有出入。沈醉讲,戴笠专门选择在大院外面。漱庐应该算是一个饭厅,一楼是门厅兼客厅,二楼有几间客房,三楼是餐厅,不大,最多能同时开四五桌。戴笠只要是官面上的应酬,都在漱庐。其中,抗战期间,委员长让戴笠主持情报月会,就是几家情报单位,中统,宪兵,国防部二厅,警察,海关稽查等,一个月一次。中午,边吃边谈,很多重大决定,就是在这顿饭上做出来的。国民党其它机构负责人到军统谈事,赶上饭口,都是在漱庐吃,有一些事情也是吃饭的时候谈。另外,军统局,还有以后的保密局,有“领导干部午餐会”的制度,处长以上的干部每天中午在一起吃饭,实际上,是戴笠借此了解情况,督促处长工作,这顿饭,很多时候也在漱庐,军统局的很多事情就在这顿午饭上决定。

沈醉是总务处长,专管漱庐,他说,漱庐的饭菜一般,戴笠怕其它部门攻击军统吃的太好。像胡宗南,范汉杰,这些戴笠的铁瓷来,肯定不在漱庐吃。漱庐尚存完好,现由重庆中山医院使用。


这天晚上,他们商定第二天晚由康泽、滕杰二人以同学的名义作东,宴请林彪、周恩来。

10月17日,康泽和滕杰,以及唐纵等,以同学的名义专程去看林彪,并请林彪吃饭。

林彪与滕杰从黄埔军校毕业后,从未见过面。今天滕杰去看他,他感到很意外。滕杰向林彪介绍了康泽、唐纵后,笑眯眯地说:“你一路辛苦了,今晚由我和康将军请你及周先生的客。”

林彪爽快地答应了。

晚上,林彪、周恩来、伍云甫等如约来到漱庐,国民党方面除了上面提到的3人外,还有特务头目,黄埔二期的郑介民等人参加。

林彪在苏联待了4年,蒋介石的心腹唐纵很想了解林彪在苏联4年的情况。宴会还未开始,唐纵问林彪,“听说你在苏联住了多年,是养伤还是学习?”

对这个问题,林彪早已准备了对词,“我在苏联主要是治伤,伤有了好转后,便主动向苏联方面要求学习机械理论方面的知识,以备将来建设国家之用。苏方根据我的要求,安排我到莫斯科一所大学旁听机械化方面的课程。”

“哦”,唐纵感到再不好问了。晚上回家后,他在日记中写道:

“彼此均谈黄埔关系。林彪表示中国之伟大,建国条件之优厚,比任何国为多。彼亦提出三民主义、委员长、团结、不左不右的行动。并称,在昔日可以拿菜刀土枪造反,今日形势不同了,非有飞机大炮不可,所以要建国。林彪黄埔第四期毕业,现任一一五师(师)长,前年负伤赴莫斯科治病,今年始回国。据(说)林在苏系学习机械化,观其面部,一脸阴气,深沉阴险而干练,言谈审慎。周恩来年四十余,望若三十许人,如一白面书生。”

其实,林彪在苏联从未学习机械化,而是研究古今中外的军事理论、苏德战争以及学习俄文。他还经常到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去听课,参加军事学术讨论会,有时也考察、访问苏联的一些部队、工厂、集体农庄。他在苏联研读的军事理论,使他的眼界大开,军事水平大有长进。

在宴席上,双方都谈黄埔军校的往事,而且谈得甚为热闹。

林彪还对他们说,中国共产党对国共合作甚有诚意,对蒋介石领导抗战,也是拥护的。现在最要紧的是两党要加强团结,不能搞摩擦,也不能搞内战。团结搞好了,就可赢得抗战的胜利。苏联的工业和农业机械化在迅速发展,军事现代化的步伐也很快。过去,中国的农民拿菜刀、土枪可以造反,现在就不行了。要赢得战争的胜利,非得有飞机、大炮不可,而要造飞机大炮,就必须大搞工业,建设好国家,国家有一个和平的环境,才能造得出机器、飞机、大炮。

林彪的这番言论,不左不右,国民党的大特务们挑不出什么毛病。因此,这次宴会的气氛,颇为融洽。

第二天,唐纵就将宴请林彪的情况向蒋介石作了汇报。蒋介石听了,对唐纵说:“你们这样做好,叫雨农(戴笠)也请请他。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的思想随着环境的变化,也易发生变化。张国焘在中共干了那么多年,地位那么高,最后也变了,说不定林彪也会变的。我的学生中,林彪的军事才干是非常突出的,你们对他在重庆的活动,应多加注意。有重要情况,要及时告诉我。”

以后,林彪周旋在国民党上层人物之间。他除了多次同蒋介石会谈以外,还多次与老教官何应钦(黄埔军校总教官)、钱大钧(黄埔军校兵器教官、代总教官)等人会谈,要求扩大编制和增加武器、军需。何应钦和钱大钧分别通知兵工署长俞大维和军需署长陈良(黄埔军校经理处处长),要他们尽可能满足林彪的要求。

俞大维,本来应该是一位比华罗庚成名还早的数学家。社会关系比文强弱一些,但是,本人学术和知名度比文强高得多,也够写一本书的。俞大维是曾国藩的外曾孙。侄子俞启威,后改名黄敬,江青首任丈夫,也有人说同居,49年后曾任天津市长、第一任机械部长。堂侄孙俞强声,俞启威长子,国家安全部北美情报司司长,1986年叛逃美国。堂侄孙俞正声,俞启威次子,是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表姐曾宪植的丈夫叶剑英。弟弟俞大绂是植物病理学和微生物学家,曾任北京农业大学校长。

俞大维先在哈佛大学哲学系,毕业后至德国柏林大学深造,专攻数理逻辑与哲学,听过爱因斯坦教授的相对论课程。1925年,俞大维写了一篇论文,题为《数学逻辑问题之探讨》,刊登在爱因斯坦主编的德国数学杂志《数学现况》上,成为在这本著名刊物上发表论文的第一个中国人。而在该期刊发表论文的第二个中国人是华罗庚。1944年访美寻求军援,争取到36个师换装美式装备。1946年5月16日,出任交通部部长,提倡邮政开办24小时服务。

林彪又多次与老同学萧赞育、邓文仪、俞济时、宣铁吾、项传远、李延年(一期)、唐纵、郑介民(二期,军统头目,军令部二厅厅长)、张镇(一期,与乌兰夫、伍修权留苏同学,后来的国民党宪兵司令)、戴笠(六期)等接触,他们都为之向蒋介石请示,给林彪以支持。

二,林彪与蒋介石的第二次交锋

1942年12月14日,林彪接到国民党方面的通知:蒋介石于16日与他举行第二次会谈。

与上次见蒋一样,林彪仍称蒋介石为“校长”。双方坐下后,蒋介石问,“这次到重庆来,见了一些同学吧?”

林彪说:“见了几个。”

蒋介石说,“你的那些同学,都很听我的话。”

林彪听出了蒋的话外之音,随口应道,“我知道。”

蒋介石又问:“在重庆生活习惯吗?”

“感谢校长关心,还习惯。”

林彪答完,蒋介石抬手看了一下表,说:“你们有些什么想法和要求,谈谈吧。”.

林彪掏出原先拟定的几条“要点”,首先讲了要统一不分裂,要团结不要内战的问题。

蒋介石听后说:“对统一及团结的问题,我们国民党是有诚意的,现在要求全国各政治团体集中起来,所有问题均应得到解决,你们要的药品也可以解决。”

蒋介石听后说:“对统一及团结的问题,我们国民党是有诚意的;不是政治手段,希望两党能真正团结。大家统一在政令、军令下工作。现在要求全国各政治团体集中起来,所有问题均应得到解决,并要整个解决,很快的解决,而且越快越好,不要拖拖沓沓的零碎解决。你们要的药品也可以解决。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们,只要我在这个位子上,只要我活一天,就决不会让你们共产党吃亏的。我相信共产党是爱国的政党,中共领导人是有思想的,是国家的人才,而国家是爱惜人才的。只要你们为国家效力,政府会依才使用。”

接着,林彪向蒋介石提出了第十八集团军的编制、人数、驻地、军队干部的使用等问题。蒋介石没有马上表态,而是对林彪说:“这些问题,涉及到全局,待我通盘考虑后,再答复你们。”。显然,蒋介石不同意林彪的要求。

随后,林彪提出了恢复新四军番号的问题。蒋介石十分恼火:“新四军一不抗日,二系叛军,我已下令取消了番号,还谈它干什么?”

林彪说:“新四军是真正的抗日军队,皖南事变是政府的一个错误。此事一日不明,日久终要明。我党为了壮大抗日队伍,增强中国的抗战实力,已于1941年1月20日宣布了重建新四军的命令,并任命陈毅为代理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其部队也有好几个师。新四军既要抗日,就必须有合法的名分。因此,请委员长允许恢复新四军的番号。”

蒋介石再也忍不住了,气愤地说:“林彪,你是我的学生,学生应尊敬老师!”

“你是我的校长,我当然应尊敬。”

蒋介石余怒未消,“你们既然一再表示拥护政府和我,现在又来提被取消了番号的新四军,在报纸、文章中也屡讲新四军的问题,这是拥护我吗?你们一面喊拥护我,一面又要做我反对的事情,这是不行的。我明白地告诉你,新四军与药品不同,承认新四军,等于不承认政府;要恢复新四军,就不是真正拥护我。今天再不要提新四军。”。

林彪申辩说,“拥护校长与提新四军,完全不是一回事。我们拥护校长,是拥护校长领导我们抗日。新四军是一支抗日部队,被错误地取消番号,我们要求校长恢复,这就是拥护校长嘛!”

“林彪,你不能这样对我讲话!”蒋介石火冒三丈。

这次谈判,又毫无结果。

三,林彪与蒋介石第三次会谈

林彪、周恩来将第二次与蒋会谈的情况电告毛泽东后,毛泽东马上以中央书记处的名义给他们回电,告知下次与蒋介石会谈,可提出如下四条要求:

一、在蒋承认中共合法条件下,可同意国民党到边区及敌后办党;二、军队编为4个军12个师,包括新四军在内;三、边区改行政区,人员、地境不动;四、黄河以南部队北移,目前只做准备,不能实行移动。此乃完全为事实所限制,绝对无法移动。

林彪、周恩来接到毛泽东的电报后,立即作了研究,并于12月24日在张公馆与张治中举行了约1个小时的会谈。“四条要求”遭到国民党方面拒绝,会谈仍未取得任何结果。毛泽东考虑林彪到重庆谈判颇不易,如果双方一点也不让步,此次谈判将毫无结果。为了显示中国的诚意,中共中央以退为进,再作进一步的让步。

1943年3月28日,林彪、周恩来与国民党的参谋长何应钦会面。双方一坐下,何应钦就讲国共摩擦问题,并将摩擦的责任都推到一方,对国共谈判的问题基本未提。

林彪看出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现时根本没有谈判的诚意,便向何应钦提出要回延安去,并希望在离开重庆前与蒋介石再见一次面。

蒋介石觉得,林彪来重庆的时间不短了,虽然两党此次未谈出什么结果,还是应该见面。6月7日,蒋介石在曾家岩德安里103号宋美龄住所见了林彪、周恩来。

林彪说,“来重庆的这段时间,承蒙校长多次接见、教诲,收获甚大。政府的各位长官也对我厚爱,热情招待,非常感激。”

蒋介石点了一下头,转向周恩来问道,“周先生也回去吗?”。周恩来说,“我们一起走。”

蒋介石装出一副既同情而又无奈的样子说:“其实,政府是真心实意地想与你们合作以争取抗战的胜利,但有些事情又不能如愿。这次我们的意见未统一,下次再谈吧。”。

林彪深知蒋介石的为人与用心,而且他心里更清楚,此次未与国民党达成任何协议,症结也在蒋介石身上。他对蒋介石说:“我来重庆这段时间,感觉我们两党的分歧其实并不大,如果双方真有诚意,是能达成一个协议的。问题是国民党方面缺乏诚意,不能坐下来对条款进行认真的讨论。直到今天,我们还未见到国民党方面的任何方案,只是在口头上提出要我们放弃军队、边区,致使谈判难以顺利进行。我们的意见是,下次谈判时,双方应有诚意,否则,就不好谈了。”

蒋介石听了林彪的这番话,心中很不高兴,脸色也变了。由于是告别性的会面,他忍着没有发火,说:“回去后,代我向润之先生问好。”

这样,蒋介石与林彪的第三次会谈结束了。

林彪、周恩来离开后,蒋介石为自己以前的设想未能实现也感到惋惜:林彪是个军事奇才,国民党阵营的黄埔弟子,没有这样的将才。对林彪这样的人,还应该继续施加“影响”,使林彪能与政府更接近,对他有感情。他立即叫人去通知戴笠、唐纵、唐泽、腾杰等黄埔出身的特务头子,要他们赶在林彪回延安之前,再宴请林几次,并与他好好谈谈。

此时,毛泽东对林彪回延安的事情十分牵挂。他怕夜长梦多,发生意外,希望林彪早日回去。

林彪在重庆呆了十个月,于1943年6月底返回延安。离开重庆前,萧赞育、邓文仪、俞济时、宣铁吾等黄埔同学设筵为他饯行。

1943年6月28日,林彪与周恩来及邓颖超、方方、孔原、伍云甫等百余人,分乘5辆大卡车,从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出发,登上了回延安的征途。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 Top30:

30. 机密文件曝光 戳破美对阿富汗战争
29. 大陆再无网络直播?中共强令一律延时3分钟
28. 拥财超200亿海南高院女副院长被逮捕
27. 天津姑娘爱上落魄男 摇身一变伯爵夫人
26. 川普似改变心意 决定快刀斩乱麻
25. 女子点完餐没立刻就坐 幸运躲过一劫
24. 复旦网红女神教授授课被叫停 又一个于丹
23. 美国之音:对习近平的不满情绪已在聚集
22. 记者手记:大陆客大陆留学生眼中的台湾
21. 15日加税后果严重 莱特希泽或再赴北京谈判
20. 人体能量场的奥秘 肉眼看不到却真实存在
19. 打法变了?北京的贸易战策略愈发纯熟
18. 泰国人妖现身广西 本地美女自叹不如(组图)
17. 100年前放飞60只鸟 现在每年损失10亿刀
16. 中国下一个金融泡沫:炒鞋热
15. 男人需要的8个长寿习惯 照顾所有器官
14. 纽时:我们所知的那个加州,完了
13. 警告 美航母到台湾恰好送解放军机会武攻
12. 伊万卡与英国特工私情内幕揭开
11. 政治停滞10年 北京将被迫改变?
10. 一批妙龄港女怎样炼成了勇武派?
9. 贸易战对中美整体经济的损害 “无关紧要”
8. 与北京“绝交”背后 布拉格不靠中国游客
7. 塞尔维亚:中国游客的伊甸园
6. 中国飞机迫降美军基地 美国士兵让中国人震惊
5. 又一个大国乱了,这是一场生与死的改革考验
4. 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公主,国内的污点网红
3. 北京地铁上一男子掏生殖器猥亵女乘客(图)
2. 女色官和上下级乱搞 他记下淫乱细节
1. 胡锦涛:十八大的泪眼和2019年阅兵的怒容

动态浏览线
更多>>
  • 朱熔基表态:出书为了迎击反改
  • 精索静脉曲张的中医疗法/养生保健
  • 广东中国农业银行大楼/摄影图片
  • 中医基础之阴阳学说/养生保健
  • 相声《数目字》 刘伟马季/曲艺
  • 橄榄球赛大解放 男女混合竟然
  • 菊花茄子 (做法)/美食
  • 太极拳的健身作用/养生保健
  • 经络的标本根结气街四海/养生保健
  • 如何看待眼药水中的防腐剂/养生保健
  • 干露露半P装完爆齐B小短裙/民俗文化
  • 治酒糟鼻三方/养生保健
  • 舌头暗红,气血不足/养生保健
  • 针灸治疗月经不调/养生保健

  • Rasputin - Boney M/外文歌曲
  • 细菌性痢疾的中药良方(二)/养生保健
  • 日发现针灸改善大脑血液循环机制/养生保健
  • Kenny G/乐曲
  • 宣统皇帝(刘德贵)/中国文学
  • 京都排骨 (做法)/美食
  • 古镇周庄千年习俗“阿婆茶”/美食
  • 奶麻;假麻;奶疹(西医病名:幼/养生保健
  • 客家封鸡 (做法)/美食
  • 酥海带 (做法)/美食
  • Dormir Contigo - Luis Miguel/外文歌曲
  • 九味牛百叶 (做法)/美食
  • 彭门女将/中国文学
  • 东坡金脚 (做法)/美食
  • 一亿网 (原华人乐园) 1eew.com © 2001 - 2015
    关于本站

    本站指南

    会员权益

    常见问答

    诚征合作

    广告招租

    联系方式

    免责声明

    中央看台 : 一亿新闻 ; 好东东分享 ; 文汇网摘 :
    热贴 | 两性 | 趣闻 | 生活 | 职场 | 社会 | 健康 | 休闲 | 影音

    万花频道 :
    流行专集 | 中文电影 | 外国电影 | 电视剧 | 动漫画 | 戏曲歌剧 | 中文歌曲 | 外文歌曲 | 乐曲 | 旅游胜地 | 摄影图片 | 美食 | 养生| 中文文学 | 中国美术 | 世界美术 | 论坛精选 | 曲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