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简体 | 繁体
主 页
一亿新闻
万花频道
新闻精华
中国透视
天下纵横
文汇网摘
好东东分享
注册 | 登录

一亿网主页 > 正文
标题: 《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多少魔鬼藏于细节 (ZT)
来源: 小私密/日期: 2010-12-05

  陈大蒙、刘史《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在董希文画的巨幅油画《开国大典》中,六位中央政府副主席依次排在毛泽东身后,排在右边第一位的,就是高岗:穿藏蓝中山装,深黑色的琇琅架眼镜后,浓眉大眼,拘谨自省而持重。很快,画家接到通知,将高岗去掉

————————————

  多少兴衰事,可以从头阅?

  1949年10月1日下午2点50分,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走在前面,任弼时、董必武、张澜、李济深、宋庆龄、高岗等随后,他们将登上天安门城楼100级台阶。

  半年前的3月,中国共产党刚进北京的时候,还是“五大书记”——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到了10月1日建国,仅过半年时间,就变成毛泽东当主席,朱德、刘少奇、高岗当副主席。

  9月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最后一天,选出了毛泽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主席,朱德、刘少奇、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高岗六人为副主席。高岗是毛泽东亲自提议的,时年44岁。

  当这中华人民共和国十位最重要的人物率领一批党政军要员登顶之时,正是下午3点整,随即礼炮齐鸣,万众欢腾。

  陈毅凭栏远眺天安门广场,感叹而言:“既有今日,不虚此生啊。”毛泽东淡淡地开着玩笑说:“我们应该当仁不让。”高岗在后面小声说了句:“大丈夫当如是。”

  毛泽东回过头来,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这位自称为“高大麻子”的东北虎。高岗所说的正是楚霸王项羽和汉高祖刘邦早年的典故。

  毛泽东回首一瞥,面目依然那么宽厚、慈祥,一展开国君主的博大胸怀,并无一丝它意。高岗脸色却骤然有变。

  高岗当时不仅在中央政府六位副主席中是最年轻的,在七大行政区书记中也是最年轻的,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东北局书记、东北人民政府主席、东北军区司令兼政委。处在权力巅峰,但他的心也处在脆弱的巅峰,毛泽东的一道眼神的余光,也足以击碎他所有的喜悦。

油画《开国大典》有多少版本?

  以上这一段广为流传的开国大典描述,多少是史实,多少是臆想?

  我们能看到的是,在董希文画的巨幅油画《开国大典》中,六位副主席依次排在毛泽东身后,有一个人站在大胡子张澜的侧后方,被大胡子遮住半个身子,但是露出了完整的头部,排在右边第一位,他就是高岗:穿藏蓝中山装,深黑色的琇琅架眼镜后,浓眉大眼,拘谨自省而持重,不越雷池一步,和后来传说的形象颇有不同。

  据说,董希文的草图中有两个创造性的突破:一是除毛泽东侧身站在靠近中间的位置外,其他领导人都站在左边三分之一的画面里,右边则是民众。另外一个是,按实景,在毛泽东的右侧应有一根大红柱子,作品中将其抽掉了,这样广场显得更为开阔。梁思成这样评价此举:“画面右方有一个柱子没有画上去……这在建筑学上是一个大错误,但在绘画艺术上却是一个大成功。”这幅画没有局限于人眼所看到的实际场面,而是采取了从天安门城楼向南看的角度,使得天安门广场和大片碧蓝的天空展现在观众面前。抽掉一根廊柱则使画面更为敞亮,展现出一个泱泱大国的气象。

  1953年9月27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发表这幅《开国大典》。人民美术出版社立即把它印成挂图和各种美术图片大量发行,印数达100多万张,并收入当时的中小学课本。

  然而,一年之后,革命博物馆便通知董希文:把画面上的高岗去掉。

  一抹蓝天,不露痕迹地隐去了《开国大典》中站在前排最边上的高岗。

  “文革”期间,革命博物馆又通知董希文在画面上去掉刘少奇。这项修改工程比去掉高岗要难得多。因为不是简单去掉一个人,而是得另外补上一个人,还要牵动旁边的人物。董希文此时已得了癌症刚动完手术,他抱病到革命博物馆去修改《开国大典》,几经琢磨尝试,在刘少奇位置上改画了董必武的全身像。

  在董希文患癌症到了晚期的1972年,中央文革小组为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30周年而筹办纪念美展,他们把董希文从干校调回北京,要求他重画《开国大典》。

  “文革”后期,又有人想抹掉画面中的林伯渠,因为林在延安时曾反对毛泽东和江青结婚。但此时董已去世,于是就命靳尚谊来修改。靳不忍修改原作,就重新复制了一幅,这已是此画的第四稿。

  “文革”结束后的1979年,中国革命博物馆又决定将《开国大典》恢复原貌。

  董希文家属不同意在原作上改动,博物馆就委托靳尚谊修改。当时靳尚谊忙于其他事情,便推荐了北京青年画家阎振铎、叶武林。他们在《开国大典》的复制品上,恢复了刘少奇和高岗的形象。

  这就是我们今天在中国革命博物馆展览厅里所见到的复制品《开国大典》油画。

  原作呢?几经修改的作品呢?

  那几稿《开国大典》,比现在这个复制品,更有价值!更能反映历史的原貌——历史风诡云谲、跌宕起伏的进程!

  (《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未完待续)

========================================================
陈大蒙、刘史《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邓小平有言:回顾历史宜粗不宜细。因为他知道,魔鬼都藏在细节里。

  所以,在《开国大典》复制品上恢复的,只是高岗的形象,而高岗的所作所为,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包括他邓小平和陈云等人对高岗的所作所为,都是不宜再论的“细节”。

  可历史,是后人写的。

  我们要做的是:把藏在细节里的魔鬼找出来。

  细节在什么地方呢?有一位研究者这样说:50多年过去了,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高岗事件”依然是个问号。了解事件的当事人有的早已作古,有的无处寻踪,有的被踏破铁鞋找到了,却沉默不语,讳莫如深;能够说明事件真象的文件档案或被深锁或被销毁,即便留下官方的只言片语,平头百姓也无法涉猎。风风雨雨的50多年,知道的人永远说不知道,不知道的人永远不知道,连猜想也日益褪色、消散。

  有些历史变成传说,有些传说变成历史,有些传说比真相更像真的,而有些真相却更像谎言。我们找不到多少能被来自权威来源、被确凿证实的细节,即使找到了一些当事人,即使接触了一些史料,我们不能说这些回忆和记录完全可信——因为整个中共党史体系来说,没有坚实可靠的研究基础,无论是野史、官史,都只是说法中的一种。

  我们能做的只是,呈现更多的说法——更多的细节。

第一次在高岗名字后加上“同志”二字

  中共历史上的“鬼”,一个又一个地被还原成了“人”: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刘少奇,彭德怀……甚至张国焘和林彪,其早年的功绩也被中共决策者有限度地、有保留地承认。

  只有高岗,这个中共建政之后第一个倒下的领导层成员,却似乎没有人提起,彷佛被人遗忘,更没有人为之翻案。相反,倒是闪烁隐约地流传着这样的说法:谁的案都可以翻,只有高岗的案翻不了!

  实际上,高岗的案,早就悄悄有所松动。

  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重大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抹去了这一事件的“集团”“联盟”字样,但两个“司令”,“反党、篡权”的罪名依然存在;当年被列为集团的成员,在职务上基本上都重新做了安排,但是迄今没有正式恢复名誉。

  高岗的家属和受株连的部下,一直没有停止向中央的申诉。“文革”过后,他们一次又一次向邓小平申诉,向胡耀邦申诉,向赵紫阳申诉,向江泽民申诉,向胡锦涛申诉……

  最近一次松动,是2004年。据美国之音2007年12月在采访高岗遗孀李力群的报导中披露:在江泽民还担任总书记的2001年,中共中央就对高岗案进行了复查;2004年6月,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赵洪祝等人到李力群家里向她宣布了复查结论。

  美国之音引述李力群的话说:“胡锦涛上任以后对高岗的问题很重视。赵洪祝2004年6月来跟我谈话,说中央领导同志胡锦涛、尉建行、曾庆红叫组织人力,经过三年的调查,看了500份档案,对于高岗同志在西北、东北创建根据地和抗美援朝对国家、对党做了许多的贡献。但是,1955年党代会通过的决议现在还不宜纠正。假使是现在,就不会那样处理他了。”

  这是高岗自杀、中央做了结论之后,官方第一次在他的名字后面加上了“同志”二字。两个字非同小可,着实让这些家属、部下兴奋,唤起了希望。随后,中央又同意高岗的亲属修复他在“文革”中被破坏的墓碑的要求。

  然而,中共中央的复查结论,毕竟仍然是维持不为高岗案平反。对这一事件的探讨,依然被列为禁区。

  李力群不服。她继续向中共中央写信,要求平反高岗案。

  李力群对美国之音记者说:“我现在又写了信,我就问,究竟为什么那个文化大革命大小错案都能平反,叛徒集团也能平反,甚至(19)54年胡风反党集团都能平反,就是54年的高岗不能,这究竟是为什么?……我也经过延安的整风,我也在东北经过了高岗的艰辛,也经过胜利的心情。但是高岗这个问题53年了,你们不能平反,我不理解。”(《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未完待续)

《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多少魔鬼藏于细节(2)

  陈大蒙、刘史《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邓小平有言:回顾历史宜粗不宜细。因为他知道,魔鬼都藏在细节里。

  所以,在《开国大典》复制品上恢复的,只是高岗的形象,而高岗的所作所为,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包括他邓小平和陈云等人对高岗的所作所为,都是不宜再论的“细节”。

  可历史,是后人写的。

  我们要做的是:把藏在细节里的魔鬼找出来。

  细节在什么地方呢?有一位研究者这样说:50多年过去了,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高岗事件”依然是个问号。了解事件的当事人有的早已作古,有的无处寻踪,有的被踏破铁鞋找到了,却沉默不语,讳莫如深;能够说明事件真象的文件档案或被深锁或被销毁,即便留下官方的只言片语,平头百姓也无法涉猎。风风雨雨的50多年,知道的人永远说不知道,不知道的人永远不知道,连猜想也日益褪色、消散。

  有些历史变成传说,有些传说变成历史,有些传说比真相更像真的,而有些真相却更像谎言。我们找不到多少能被来自权威来源、被确凿证实的细节,即使找到了一些当事人,即使接触了一些史料,我们不能说这些回忆和记录完全可信——因为整个中共党史体系来说,没有坚实可靠的研究基础,无论是野史、官史,都只是说法中的一种。

  我们能做的只是,呈现更多的说法——更多的细节。

第一次在高岗名字后加上“同志”二字

  中共历史上的“鬼”,一个又一个地被还原成了“人”: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刘少奇,彭德怀……甚至张国焘和林彪,其早年的功绩也被中共决策者有限度地、有保留地承认。

  只有高岗,这个中共建政之后第一个倒下的领导层成员,却似乎没有人提起,彷佛被人遗忘,更没有人为之翻案。相反,倒是闪烁隐约地流传着这样的说法:谁的案都可以翻,只有高岗的案翻不了!

  实际上,高岗的案,早就悄悄有所松动。

  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重大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抹去了这一事件的“集团”“联盟”字样,但两个“司令”,“反党、篡权”的罪名依然存在;当年被列为集团的成员,在职务上基本上都重新做了安排,但是迄今没有正式恢复名誉。

  高岗的家属和受株连的部下,一直没有停止向中央的申诉。“文革”过后,他们一次又一次向邓小平申诉,向胡耀邦申诉,向赵紫阳申诉,向江泽民申诉,向胡锦涛申诉……

  最近一次松动,是2004年。据美国之音2007年12月在采访高岗遗孀李力群的报导中披露:在江泽民还担任总书记的2001年,中共中央就对高岗案进行了复查;2004年6月,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赵洪祝等人到李力群家里向她宣布了复查结论。

  美国之音引述李力群的话说:“胡锦涛上任以后对高岗的问题很重视。赵洪祝2004年6月来跟我谈话,说中央领导同志胡锦涛、尉建行、曾庆红叫组织人力,经过三年的调查,看了500份档案,对于高岗同志在西北、东北创建根据地和抗美援朝对国家、对党做了许多的贡献。但是,1955年党代会通过的决议现在还不宜纠正。假使是现在,就不会那样处理他了。”

  这是高岗自杀、中央做了结论之后,官方第一次在他的名字后面加上了“同志”二字。两个字非同小可,着实让这些家属、部下兴奋,唤起了希望。随后,中央又同意高岗的亲属修复他在“文革”中被破坏的墓碑的要求。

  然而,中共中央的复查结论,毕竟仍然是维持不为高岗案平反。对这一事件的探讨,依然被列为禁区。

  李力群不服。她继续向中共中央写信,要求平反高岗案。

  李力群对美国之音记者说:“我现在又写了信,我就问,究竟为什么那个文化大革命大小错案都能平反,叛徒集团也能平反,甚至(19)54年胡风反党集团都能平反,就是54年的高岗不能,这究竟是为什么?……我也经过延安的整风,我也在东北经过了高岗的艰辛,也经过胜利的心情。但是高岗这个问题53年了,你们不能平反,我不理解。”(《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未完待续)

======================================

陈大蒙、刘史《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续前)不过,高岗没有被人遗忘。

  2006年6月,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了《高岗饶漱石事件始末》(马畏安着),2007年8月,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了《死亡联盟——高饶事件始末》(张聿温着),虽然完全是恪守官方的口径,继续将高岗涂抹成妖魔,但是毕竟重新提起了这个被尘封的名字,而重新提起这个名字,也是因为读者们对这个名字有兴趣。

  一旦开闸,就未必能完全控制得住了。《中国老年》2007年6月号发表了卓成华、西川的报导《李力群:我只想有一个安稳的家》,讲述高岗的遗孀前后数次搬迁背后的人生浮沉,代她发出了拒绝搬迁的呼吁。这篇文章虽然对高岗问题的定性不置一词,但是同情时年86岁的李力群的笔调是显而易见的。

  随后,海外媒体如路透社、美国之音等,纷纷采访、报导高岗的故事,掀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热潮。这或许是年事已高的李力群在向党内高层多年申诉无果之后,鉴于自己来日无多,索性撇开顾忌,放言大吐苦水吧。

  2007年12月,美国之音播送系列深度采访,请高岗的遗孀李力群讲述往事,请独立学者高瑜、宋永毅等人发表看法;随后,香港出版了高岗当年秘书赵家梁和高岗当年部下张明远的女儿张晓霁合著的《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岗在北京》(大风出版社),史鉴主编的《高岗“反党”真相》(香港文化艺术出版社)等。这一切,唤起了人们关注高岗(以及饶漱石)的功过曲直,高饶联盟的真伪是非。

妻子眼中的高岗问题真相

  高岗的故事从哪里讲起呢?

  高饶反党联盟的当事人多已作古。健在者中关系最近的,无疑应属1920年出生的李力群。她的回忆虽然比较零碎和粗疏,但却勾勒了认识高岗,被毛泽东等中共高层包办嫁给高岗之后共同生活的经历,高岗获罪于毛泽东的全过程,以及高岗与中共权贵的错综复杂的关系。我们不妨将李力群的回忆,当作开启历史迷阵之门的钥匙。

  2007年12月28日,美国之音播发了记者李肃的专题报导《1949之后:高岗遗孀喊冤》,写道:

  李力群1937年10月到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1938年加入中共,在陕甘宁边区中央局秘书处工作。当时高岗是中共陕甘宁边区中央局书记。他显然看中了李力群。

  李力群说:“高岗要带我去上杨家岭去看毛主席,我就跟他去了。毛主席请我吃饭,问我谁介绍来延安的,是哪里的人,多大岁数了。我都跟他说了。然后他就说,高岗是陕北人民的领袖,和刘志丹创造(建)了陕甘宁边区,使我们中央长征过来有个落脚点。你和他好好相处,跟他一块生活,是很幸福的,向他学习。

  “我当时也莫名其妙。怎么我和他能相处?和他干什么?过了几天,王明、王若飞、柯庆施,习仲勋也在。(19)40年跟高岗结婚。我那时才18、9岁。”

  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高岗被毛泽东派往东北。高岗和当时中共东北局第一书记林彪配合默契。后来朝鲜战争期间,高岗和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配合得也非常好,与彭德怀个人关系密切。高岗自杀以后,李力群带着四个孩子被赶出(北京)原来的住处。彭德怀偷偷地叫警卫员去看他,问有什么困难。

  高岗在东北期间还同陈云发展了密切的个人友谊。李力群说:“高岗不是把陈云当成圣人了嘛,结果就被出卖了嘛。

  “所以毛主席跟高岗说,陈云这个人是不可靠的,形势好了他就出来;形势不好他就有病了。到后来,(19)54年,陈云一下变了。所以高岗说:‘我看错了你陈云了!’”

  李力群还说:“后来习仲勋因为李建彤‘反党小说’的问题(挨整),又把我关起来了,问我习仲勋和高岗的关系,和彭德怀的关系。我说,习仲勋和高岗是老战友嘛。陕北人,一块受过‘肃反’嘛。这个谁都知道嘛。习仲勋是高岗的部下嘛,后来做过地委书记嘛。……说习仲勋写刘志丹反党小说是为高岗翻案的。我说,我不知道,我也没有看过这个《刘志丹》反党小说。”

  李力群表示,高岗一直说他没有反对周恩来;看来周恩来对这一点还是心中有数,高岗死后,周恩来多次关照李力群。李力群回忆,“周恩来对高岗,那的确还是好,在高岗死后对我们,对我几个孩子管了,这点我感激。”

  李力群说:“总理就不让我去教育部了,叫我生完孩子到劳动部。为什么到劳动部工作?因为劳动部长是马文瑞,是西北人,是高岗的部下。总理认为他能照顾我。实际上他敢照顾我吗?”

  劳动部部长马文瑞不仅没有关照李力群,而且为了显示和她划清界限,把李力群的行政级别从11级降为13级。文革开始以后,周恩来对李力群有过特别交待,“周恩来让专案组跟我说,关于高饶事件,彭德怀、陈云的事情,千万不要说,就说你以前不知道。”1969年,周恩来亲自指示将李力群下放到教育部“五七干校”。

  还是毛泽东最关心自己亲信高岗的遗孀。李力群说:“高岗死以后,应该说毛主席对我和几个孩子很照顾了。”毛泽东规定每一个孩子一个月要给40元生活费。在当时,这比一般干部都高。还给一个炊事员、一个司机、一个四合院。

  1971年,毛泽东指示将李力群从“五七干校”接回北京,予以工作和生活照顾。(《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未完待续)
《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多少魔鬼藏于细节(3)

  陈大蒙、刘史《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续前)不过,高岗没有被人遗忘。

  2006年6月,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了《高岗饶漱石事件始末》(马畏安着),2007年8月,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了《死亡联盟——高饶事件始末》(张聿温着),虽然完全是恪守官方的口径,继续将高岗涂抹成妖魔,但是毕竟重新提起了这个被尘封的名字,而重新提起这个名字,也是因为读者们对这个名字有兴趣。

  一旦开闸,就未必能完全控制得住了。《中国老年》2007年6月号发表了卓成华、西川的报导《李力群:我只想有一个安稳的家》,讲述高岗的遗孀前后数次搬迁背后的人生浮沉,代她发出了拒绝搬迁的呼吁。这篇文章虽然对高岗问题的定性不置一词,但是同情时年86岁的李力群的笔调是显而易见的。

  随后,海外媒体如路透社、美国之音等,纷纷采访、报导高岗的故事,掀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热潮。这或许是年事已高的李力群在向党内高层多年申诉无果之后,鉴于自己来日无多,索性撇开顾忌,放言大吐苦水吧。

  2007年12月,美国之音播送系列深度采访,请高岗的遗孀李力群讲述往事,请独立学者高瑜、宋永毅等人发表看法;随后,香港出版了高岗当年秘书赵家梁和高岗当年部下张明远的女儿张晓霁合著的《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岗在北京》(大风出版社),史鉴主编的《高岗“反党”真相》(香港文化艺术出版社)等。这一切,唤起了人们关注高岗(以及饶漱石)的功过曲直,高饶联盟的真伪是非。

妻子眼中的高岗问题真相

  高岗的故事从哪里讲起呢?

  高饶反党联盟的当事人多已作古。健在者中关系最近的,无疑应属1920年出生的李力群。她的回忆虽然比较零碎和粗疏,但却勾勒了认识高岗,被毛泽东等中共高层包办嫁给高岗之后共同生活的经历,高岗获罪于毛泽东的全过程,以及高岗与中共权贵的错综复杂的关系。我们不妨将李力群的回忆,当作开启历史迷阵之门的钥匙。

  2007年12月28日,美国之音播发了记者李肃的专题报导《1949之后:高岗遗孀喊冤》,写道:

  李力群1937年10月到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1938年加入中共,在陕甘宁边区中央局秘书处工作。当时高岗是中共陕甘宁边区中央局书记。他显然看中了李力群。

  李力群说:“高岗要带我去上杨家岭去看毛主席,我就跟他去了。毛主席请我吃饭,问我谁介绍来延安的,是哪里的人,多大岁数了。我都跟他说了。然后他就说,高岗是陕北人民的领袖,和刘志丹创造(建)了陕甘宁边区,使我们中央长征过来有个落脚点。你和他好好相处,跟他一块生活,是很幸福的,向他学习。

  “我当时也莫名其妙。怎么我和他能相处?和他干什么?过了几天,王明、王若飞、柯庆施,习仲勋也在。(19)40年跟高岗结婚。我那时才18、9岁。”

  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高岗被毛泽东派往东北。高岗和当时中共东北局第一书记林彪配合默契。后来朝鲜战争期间,高岗和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配合得也非常好,与彭德怀个人关系密切。高岗自杀以后,李力群带着四个孩子被赶出(北京)原来的住处。彭德怀偷偷地叫警卫员去看他,问有什么困难。

  高岗在东北期间还同陈云发展了密切的个人友谊。李力群说:“高岗不是把陈云当成圣人了嘛,结果就被出卖了嘛。

  “所以毛主席跟高岗说,陈云这个人是不可靠的,形势好了他就出来;形势不好他就有病了。到后来,(19)54年,陈云一下变了。所以高岗说:‘我看错了你陈云了!’”

  李力群还说:“后来习仲勋因为李建彤‘反党小说’的问题(挨整),又把我关起来了,问我习仲勋和高岗的关系,和彭德怀的关系。我说,习仲勋和高岗是老战友嘛。陕北人,一块受过‘肃反’嘛。这个谁都知道嘛。习仲勋是高岗的部下嘛,后来做过地委书记嘛。……说习仲勋写刘志丹反党小说是为高岗翻案的。我说,我不知道,我也没有看过这个《刘志丹》反党小说。”

  李力群表示,高岗一直说他没有反对周恩来;看来周恩来对这一点还是心中有数,高岗死后,周恩来多次关照李力群。李力群回忆,“周恩来对高岗,那的确还是好,在高岗死后对我们,对我几个孩子管了,这点我感激。”

  李力群说:“总理就不让我去教育部了,叫我生完孩子到劳动部。为什么到劳动部工作?因为劳动部长是马文瑞,是西北人,是高岗的部下。总理认为他能照顾我。实际上他敢照顾我吗?”

  劳动部部长马文瑞不仅没有关照李力群,而且为了显示和她划清界限,把李力群的行政级别从11级降为13级。文革开始以后,周恩来对李力群有过特别交待,“周恩来让专案组跟我说,关于高饶事件,彭德怀、陈云的事情,千万不要说,就说你以前不知道。”1969年,周恩来亲自指示将李力群下放到教育部“五七干校”。

  还是毛泽东最关心自己亲信高岗的遗孀。李力群说:“高岗死以后,应该说毛主席对我和几个孩子很照顾了。”毛泽东规定每一个孩子一个月要给40元生活费。在当时,这比一般干部都高。还给一个炊事员、一个司机、一个四合院。

  1971年,毛泽东指示将李力群从“五七干校”接回北京,予以工作和生活照顾。(《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未完待续)

========================================================

陈大蒙、刘史《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续前)1971年,毛泽东指示将李力群从“五七干校”接回北京,安排在教育部当学生司司长,任命我为第四届人大代表,第五届政协委员。

  周恩来找她谈话,把几个孩子接回来,补发生活费一万多块钱。在当年一万多块钱是很多了。

  后来由国务院给她找房子,看了好多处,包括当年邵力子的房子,北京军区司令员的房子。那都是当年还是政治局,党中央副主席那类人住的院子,是按高岗当年的级别。但李力群不敢去住。后来找到的房子,是外交部副部长吴学谦住过的房子。

  李力群对毛泽东怎么看呢?美国之音记者问:“您认为毛主席是好人吗?”

  李力群说:“我不是那样(看)。他也看见刘邓的势力大,他们团结刘邓周陈,他(毛)也害怕。可是后来,他(毛)又后悔。我得说明白,他对高岗还是很亲密的,他也不是想把高岗整死。从他的一些言论,从他后来,从他高岗死了以后,他跟周恩来发脾气,说你把高岗整死了,把问题复杂化了,扩大化了。

  “在北戴河,他从杭州回来,跟周恩来发脾气。从后来他在政治局在十三陵开会时说,有人想把高岗整死,灭他的口。从他后来在庐山会议,他说,对高岗的问题,我迟了一步,我要习仲勋(跟高岗)谈话,结果我迟了一步,结果他死了。过去叶子龙(注:毛泽东秘书)也说嘛,高岗死了以后,毛主席是一个多月显得心里沉重。”

  李力群在1971年从周恩来那里得知毛泽东曾经想保护高岗的情况。

  李力群说: “这是总理跟我说的,(主席)叫习仲勋去跟高岗讲,保留他的中央委员,要他回西北当省长,开发西北嘛。这是总理把我从教育部干校接回来,找我谈话。他问我,习仲勋去讲了没有?我说,没有,因为刘邓把高岗软禁起来就不准西北人去了。谁也进不了了。不准见。我说,我还是有自由的。我知道,(习仲勋)没有去。”

  李力群说:“东北高岗案抓了‘五虎上将’,根本没有事实。人家‘五虎上将’说,我们不是为高某人工作,我们是为党工作的。所以过去郭峰(注:中共东北局组织部长)跟我说,高岗和张秀山是傻,到底是陕北土包子出来的,傻。人家叫你去查敌伪档案,你就去查。

  “所以我给中央写信也是说,毛主席有责任。高岗那些东西,对刘少奇的意见,一方面是工作的事,另外嘛,也是毛主席跟他讲的。你比如说,毛主席跟高岗讲,说刘少奇‘七大’当了二把手以后就拉派,重用地下党的人,如彭真、薄一波、安子文等等。另外,说六十一个(人)是刘少奇让张闻天写的信,叫叛变自首出来。以后就讲刘少奇到北京去,找了多少老婆,找了资本家的女儿了,在天津讲话了,说资本家剥削越多越好了,都是毛主席提出来的嘛,大家都觉得刘少奇……

  “我的信上,我说,高岗认为刘少奇不适合当毛泽东的助手,那也有好多人同意高岗在中央会议上讲。就是因为毛泽东对高岗信任,什么话都跟他说。

  “但是后来毛主席却离开那里,而且就听邓小平、刘少奇的汇报,结果就追问,你这些反刘少奇的言论是哪儿来的?毛主席跟你说了什么?高岗死也不说,他要去见毛主席,结果刘少奇、邓小平、周恩来不准他见,不准他去杭州,他当然心里就不满意,他说,高岗就跟我说,他说,我上当了,他妈这些人都准备好了,一致对我的,实际上是对着毛主席的。我死,我生命可以不要,我要保住毛的威信。”

  李力群和高岗显然都不知道,不让高岗去杭州见毛泽东的并不是刘邓周,而是毛泽东本人。高岗在1954年1月19日写信给毛泽东,要求到杭州去见毛。刘邓随即将信转交给毛。毛泽东在1月22日写信给刘少奇说:“高岗同志不宜来此,他所要商量的问题,请你和恩来同志或再加上小平同志和他商量就可以了。”(《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未完待续)
《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多少魔鬼藏于细节(4)

  陈大蒙、刘史《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续前)1971年,毛泽东指示将李力群从“五七干校”接回北京,安排在教育部当学生司司长,任命我为第四届人大代表,第五届政协委员。

  周恩来找她谈话,把几个孩子接回来,补发生活费一万多块钱。在当年一万多块钱是很多了。

  后来由国务院给她找房子,看了好多处,包括当年邵力子的房子,北京军区司令员的房子。那都是当年还是政治局,党中央副主席那类人住的院子,是按高岗当年的级别。但李力群不敢去住。后来找到的房子,是外交部副部长吴学谦住过的房子。

  李力群对毛泽东怎么看呢?美国之音记者问:“您认为毛主席是好人吗?”

  李力群说:“我不是那样(看)。他也看见刘邓的势力大,他们团结刘邓周陈,他(毛)也害怕。可是后来,他(毛)又后悔。我得说明白,他对高岗还是很亲密的,他也不是想把高岗整死。从他的一些言论,从他后来,从他高岗死了以后,他跟周恩来发脾气,说你把高岗整死了,把问题复杂化了,扩大化了。

  “在北戴河,他从杭州回来,跟周恩来发脾气。从后来他在政治局在十三陵开会时说,有人想把高岗整死,灭他的口。从他后来在庐山会议,他说,对高岗的问题,我迟了一步,我要习仲勋(跟高岗)谈话,结果我迟了一步,结果他死了。过去叶子龙(注:毛泽东秘书)也说嘛,高岗死了以后,毛主席是一个多月显得心里沉重。”

  李力群在1971年从周恩来那里得知毛泽东曾经想保护高岗的情况。

  李力群说: “这是总理跟我说的,(主席)叫习仲勋去跟高岗讲,保留他的中央委员,要他回西北当省长,开发西北嘛。这是总理把我从教育部干校接回来,找我谈话。他问我,习仲勋去讲了没有?我说,没有,因为刘邓把高岗软禁起来就不准西北人去了。谁也进不了了。不准见。我说,我还是有自由的。我知道,(习仲勋)没有去。”

  李力群说:“东北高岗案抓了‘五虎上将’,根本没有事实。人家‘五虎上将’说,我们不是为高某人工作,我们是为党工作的。所以过去郭峰(注:中共东北局组织部长)跟我说,高岗和张秀山是傻,到底是陕北土包子出来的,傻。人家叫你去查敌伪档案,你就去查。

  “所以我给中央写信也是说,毛主席有责任。高岗那些东西,对刘少奇的意见,一方面是工作的事,另外嘛,也是毛主席跟他讲的。你比如说,毛主席跟高岗讲,说刘少奇‘七大’当了二把手以后就拉派,重用地下党的人,如彭真、薄一波、安子文等等。另外,说六十一个(人)是刘少奇让张闻天写的信,叫叛变自首出来。以后就讲刘少奇到北京去,找了多少老婆,找了资本家的女儿了,在天津讲话了,说资本家剥削越多越好了,都是毛主席提出来的嘛,大家都觉得刘少奇……

  “我的信上,我说,高岗认为刘少奇不适合当毛泽东的助手,那也有好多人同意高岗在中央会议上讲。就是因为毛泽东对高岗信任,什么话都跟他说。

  “但是后来毛主席却离开那里,而且就听邓小平、刘少奇的汇报,结果就追问,你这些反刘少奇的言论是哪儿来的?毛主席跟你说了什么?高岗死也不说,他要去见毛主席,结果刘少奇、邓小平、周恩来不准他见,不准他去杭州,他当然心里就不满意,他说,高岗就跟我说,他说,我上当了,他妈这些人都准备好了,一致对我的,实际上是对着毛主席的。我死,我生命可以不要,我要保住毛的威信。”

  李力群和高岗显然都不知道,不让高岗去杭州见毛泽东的并不是刘邓周,而是毛泽东本人。高岗在1954年1月19日写信给毛泽东,要求到杭州去见毛。刘邓随即将信转交给毛。毛泽东在1月22日写信给刘少奇说:“高岗同志不宜来此,他所要商量的问题,请你和恩来同志或再加上小平同志和他商量就可以了。”(《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未完待续)

==============================================


陈大蒙、刘史《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续前)在2001年9月发表的《杨尚昆日记》记录了1954年1月28日毛泽东同杨尚昆谈中共七届四中全会处理高岗问题的方法。从杨尚昆记录中可以看出,毛泽东当时要“极力避免”、“力求避免”自己从杭州返回北京参加会议。毛泽东当时是想避免和高岗见面,避免给高岗直接对质的机会。

  毛泽东对高岗还不乏落井下石的举动。周恩来在高岗问题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中有一段话说:“高岗的这种黑暗面的发展,使他一步一步地变成为资产阶级在我们党内的实际代理人。同时也就是资产阶级在过渡时期企图分裂、破坏和腐化我们党的一种反映。”这段话是毛泽东亲笔加上的。

  高岗不堪巨大的精神压力,自杀身亡。李力群谈到高岗自杀的原因。李力群说:

  “高岗这个人个性很强,但是座谈会上不准他讲话。安他那些罪名根本不是事实。像陈云讲的,‘你一个,我一个’,是毛主席说将来他到二线,是不是中央可以轮流值班。高岗回来就跟陈云商量,陈云问,可以你一个,我一个,林彪也可以算一个,陈云表示支持这个轮流,支持‘你一个,我一个’。结果,座谈会上不准高岗讲话,四中全会以后,只准他们揭发。陈云就起来说,‘你一个,我一个’是你说的。高岗说,你怎么能……你没有脸面,是你说的,怎么能说是我说的?

  “四中全会根本不准他说话。他说,他妈的,我们共产党实事求是,现在没有真实性了,怎么能够这样对我?他个性很强的,他受不了这个,回来情绪很坏,说怎么你座谈会一直对着我,都是莫须有的事。但是,有些事情对刘少奇有意见,也不是我一个人。他就觉得共产党揭发的事情就没有真实性了,哪里是实事求是?都是莫须有的事情,没有的事情。”

  文革以后,胡耀邦考虑要为高岗平反,但为邓小平阻止。李力群对胡耀邦很感激,对当年向毛泽东告密的邓小平极为反感。

  李力群说:“胡耀邦说,高岗不是反党,他是毛主席过去让大家向他学习的,表扬他为革命,为西北、东北建设是有功之臣,要我们全国人民向他学习的。可是你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人家不能让你说,不能让你公开嘛。胡耀邦为什么倒下了?至少其中有要为高岗平反(的因素)。”

  李力群说:“邓小平认为高岗不能平反,而且81年大家讨论历史决议的问题,邓小平说,处理高岗还是对的嘛,虽然他不是路线斗争,也不是什么野心家,也没有什么路线问题,但是对高岗的处理还是正确的。邓小平到处讲嘛。大会小会总是要提出高岗的处理还是对的。”

  李力群认为,邓小平称“处理正确”“就是怕暴露你这个暴君”,邓小平“比毛泽东还暴”“还霸道”。

  文革以后的几十年里,屡遭挫折的李力群仍然在不断向中共领导层写信,为高岗喊冤。

  李力群说:“我现在也可以说思想解放,我跟你说,但是我也给中央写了(信)。我不知道写了多少信。我现在倒不是因为现在吹捧刘少奇、邓小平、陈云等人。我把他们怎么搞的阴谋,怎么搞的手段,我都写出来给中央。我也不怕它再把我整死。”

  李力群说:“我多活几年,我要把高岗的问题弄清楚,我非得要把它弄清楚。”(《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未完待续)
《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多少魔鬼藏于细节(5)

  陈大蒙、刘史《落井下石:重查高岗案》/(续前)在2001年9月发表的《杨尚昆日记》记录了1954年1月28日毛泽东同杨尚昆谈中共七届四中全会处理高岗问题的方法。从杨尚昆记录中可以看出,毛泽东当时要“极力避免”、“力求避免”自己从杭州返回北京参加会议。毛泽东当时是想避免和高岗见面,避免给高岗直接对质的机会。

  毛泽东对高岗还不乏落井下石的举动。周恩来在高岗问题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中有一段话说:“高岗的这种黑暗面的发展,使他一步一步地变成为资产阶级在我们党内的实际代理人。同时也就是资产阶级在过渡时期企图分裂、破坏和腐化我们党的一种反映。”这段话是毛泽东亲笔加上的。

  高岗不堪巨大的精神压力,自杀身亡。李力群谈到高岗自杀的原因。李力群说:

  “高岗这个人个性很强,但是座谈会上不准他讲话。安他那些罪名根本不是事实。像陈云讲的,‘你一个,我一个’,是毛主席说将来他到二线,是不是中央可以轮流值班。高岗回来就跟陈云商量,陈云问,可以你一个,我一个,林彪也可以算一个,陈云表示支持这个轮流,支持‘你一个,我一个’。结果,座谈会上不准高岗讲话,四中全会以后,只准他们揭发。陈云就起来说,‘你一个,我一个’是你说的。高岗说,你怎么能……你没有脸面,是你说的,怎么能说是我说的?

  “四中全会根本不准他说话。他说,他妈的,我们共产党实事求是,现在没有真实性了,怎么能够这样对我?他个性很强的,他受不了这个,回来情绪很坏,说怎么你座谈会一直对着我,都是莫须有的事。但是,有些事情对刘少奇有意见,也不是我一个人。他就觉得共产党揭发的事情就没有真实性了,哪里是实事求是?都是莫须有的事情,没有的事情。”

  文革以后,胡耀邦考虑要为高岗平反,但为邓小平阻止。李力群对胡耀邦很感激,对当年向毛泽东告密的邓小平极为反感。

  李力群说:“胡耀邦说,高岗不是反党,他是毛主席过去让大家向他学习的,表扬他为革命,为西北、东北建设是有功之臣,要我们全国人民向他学习的。可是你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人家不能让你说,不能让你公开嘛。胡耀邦为什么倒下了?至少其中有要为高岗平反(的因素)。”

  李力群说:“邓小平认为高岗不能平反,而且81年大家讨论历史决议的问题,邓小平说,处理高岗还是对的嘛,虽然他不是路线斗争,也不是什么野心家,也没有什么路线问题,但是对高岗的处理还是正确的。邓小平到处讲嘛。大会小会总是要提出高岗的处理还是对的。”

  李力群认为,邓小平称“处理正确”“就是怕暴露你这个暴君”,邓小平“比毛泽东还暴”“还霸道”。

  文革以后的几十年里,屡遭挫折的李力群仍然在不断向中共领导层写信,为高岗喊冤。

  李力群说:“我现在也可以说思想解放,我跟你说,但是我也给中央写了(信)。我不知道写了多少信。我现在倒不是因为现在吹捧刘少奇、邓小平、陈云等人。我把他们怎么搞的阴谋,怎么搞的手段,我都写出来给中央。我也不怕它再把我整死。”

  李力群说:“我多活几年,我要把高岗的问题弄清楚,我非得要把它弄清楚。”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 Top30:

30. 一个中国人在莫斯科悲惨遭此凶险
29. 对男友说不舒服被空姐听到 遭赶下飞机
28. 女子飞机上高举“湿内裤”所有人看傻眼
27. 2华女去存钱 突被警察包围!摊上大祸事
26. “强奸机器人等于犯罪?”人类麻烦了
25. 紧急!昆明山火逼近市区
24. 没有党内职务的王歧山到底应该算老几?
23. 扫黑除恶一出,山东干掉了60大恶人
22. 解放军少将痛批国民党“骗吃骗喝 ”
21. 不注销中国户口护照后果严重,百万人悲催
20. 习近平政治宣言可怕:斗字当头 又要革命
19. 美国高估了自己 对中国如意算盘落空
18. 王岐山或出任正国级高官 同赵乐际搭档
17. 没那么简单!欧美排着队轮番狂怼中国
16. 中美互殴!中国保安出手凶狠并非首次
15. 千万要小心!4种蔬菜常吃会“激活”癌细胞
14. 刚刚!中国对这个几百年的老中药开炮了
13. 春晚一年比一年烂!终于找到原因了 竟是
12. 重建处女膜15次 少女狂卖初夜给富豪
11. 25岁女孩靠裸照吸粉70万,但没一张是色情
10. 其母被活活砸死 中国特种兵除夕杀3人
9. 辣眼睛的冰舞动作 不是夫妻怕跳不了(多图)
8. E罩杯蜜桃臀,这个亚洲妞引发舔屏潮
7. 冬奥意外走光露点 美女运动员含泪完赛(图/视频)
6. 中国一再让步 印度步步紧逼
5. 丢脸丢到台湾!无耻大陆夫妇带幼儿干这
4. 回国带东西不小心 下飞机就面临死刑
3. 满屏力挺复仇犯张扣扣 打了谁的脸
2. 鲁炜罪大恶极,恐怕难逃一死
1. 美国特工将中国警卫打倒在地

动态浏览线
更多>>
  • 您会使用中成药吗/养生保健
  • 红楼遗秘/中国文学
  • “强奸机器人等于犯罪?”人类
  • 敢教日月换新天/中文歌曲
  • 一朵鲜花鲜又鲜-阿诗玛/中文歌曲
  • 关于寒热/养生保健
  • 天朝悲歌——石达开(寒波)/中国文学
  • 标本概念及治病求本/养生保健
  • 东北小吃-得莫利炖鱼/美食
  • 五行的生克乘侮/养生保健
  • 整体观是中医的灵魂/养生保健
  • 拔罐时注意事项/养生保健
  • 何谓针灸中的定穴取穴/养生保健
  • 药酒的制作方法/美食

  • 两会接近中,北京不得不再次高
  • 藏历新年到,达赖喇嘛画像遭严
  • 浴室春情/外国电影
  • 这东西太“邪恶” 美国阻止中国
  • “忘不了他们是怎么把我妈妈打
  • 房中性事 Sexual.Life (2005)/外国电影
  • 文学理论常识·以意逆志/中国文学
  •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动漫画
  • 亲家 (2007)/电视剧
  • 夜幕下的哈尔滨 (1982)/电视剧
  • 节操已尽:C字裤出现/民俗文化
  • 腰肌劳损/养生保健
  • 中国交响世纪(六) 128K MP3
  • 男人装极限全裸/民俗文化
  • 一亿网 (原华人乐园) 1eew.com © 2001 - 2015
    关于本站

    本站指南

    会员权益

    常见问答

    诚征合作

    广告招租

    联系方式

    免责声明

    中央看台 : 一亿新闻 ; 好东东分享 ; 文汇网摘 :
    热贴 | 两性 | 趣闻 | 生活 | 职场 | 社会 | 健康 | 休闲 | 影音

    万花频道 :
    流行专集 | 中文电影 | 外国电影 | 电视剧 | 动漫画 | 戏曲歌剧 | 中文歌曲 | 外文歌曲 | 乐曲 | 旅游胜地 | 摄影图片 | 美食 | 养生| 中文文学 | 中国美术 | 世界美术 | 论坛精选 | 曲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