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简体 | 繁体
主 页
一亿新闻
万花频道
新闻精华
中国透视
天下纵横
文汇网摘
好东东分享
注册 | 登录

一亿网主页 > 正文
标题: 慈禧太后情史:秘密招幸外交官 一夜欢好五次
来源: 太后与我/日期: 2012-01-15

  核心提示:比起她用在我的无能之身之上——大约更大的激情爱抚他(彼时她未及五十岁),使他勉为其难,一夜与她交欢(按照李所说)五次。

  本文摘自《太后与我》 作者:[英]埃蒙德·特拉内·巴恪思爵士 出版社:云南人民出版社

  新净浴室位于后门大街东边的一条胡同里,曾是满族贵族之时髦去处,今日久已关闭。对于皇亲国戚,此处并非寻常的会聚之所,实为男妓之馆。老板与寻常浴室一样,亦是定兴直隶省(今河北)的一个县,在京师西南约九十公里。人氏,但其家族在乾隆朝已经迁入京师。侍者全系直隶本地人,就像我所见过的那个叫荣的男子,面容姣好,忠诚不贰。雅座需预定,大堂上通常的节目是沏茶敬烟、飞短流长。热汤池中,侍者各尽所能。若客人没有其他约会,侍者亦可与之云雨(通常是被动角色)。费用固定为五十两,侍者与老板分得。沐浴及精心薰香之后,我们与事先定好的伙伴尽情缠绵,有时是三人爱得难解难分。通常互有往来,各种花样一一行过。此后,欲望得偿、爱火渐熄,大家在大堂休息,赌博、下棋或者说笑男女情事,尤喜后者。长夜之中,常有按摩和畅饮。此地直似一俱乐部,我想,若无熟人引入,不知端地的客人恐难进入。与淑春堂相比,此处的侍者出身低贱,然而个个招人喜爱。他们善于为客人带来久违的激情,恰如当年庆亲王(奕??沉睡的身体被热吻唤醒,得其所欲。

  这本充满性事的编年之史,其作者乃是一个异于常人的性至上主义者,他被一种无情的本能驱使,奉献了前半生。此种本能是反常的“双性”尽管这个词似乎是作者的杜撰,但其意可知。希腊语中的didymium意为“双元素”。译者注:“这个词”是didymism,文中译为“双性”。从形式上看,这个词由 didymium派生而来。,或者更应该说,乃是致命的二元主义。这像是一种不为人知的疾病,双重困扰带来的苦痛占据了他的心灵,恰如一个夜贼,行窃路上面临歧途,无所适从。以我之见,任何人细读过此书,都不会为如下事实感到吃惊:在芸芸老少浪子之中,吾之放荡无人可敌。关于此身,倒也并非全无文采诗情。对于不了解维多利亚时代社会之人,此事或者可怪。而我不禁想到另外一所浴室。它距离圣詹姆斯的皮卡迪利大街将近一百英里。在十九世纪早期,该地有一同人圈子(与这里的满族人一样,既有美妙的鱼水之欢,也有放荡的淫行),聚集了奥斯卡·王尔德、阿尔弗雷德·道格拉斯爵士、亨利·哈兰、德穆兰里格 (Drumlanrig)爵士(他是道格拉斯的兄弟,罗斯百利(Rosebery)爵士的秘书。约一年之后,他饮弹自尽,引起轩然大波,他的长官时任首相,被迫在那不勒斯的别墅暂时退隐。根据其遗嘱,此别墅后来赠予意大利政府)、奥布里·比尔兹利(AubreyBeardsley)、诗人莱昂内尔·詹森 (LionelJohnson,他是我的老校友,虔诚的天主教徒,喜食鸦片,热爱美人)、威利·伊登(WillieEden,安东尼之父)亦是常客。对于同人们的交际,文雅而玩世不恭的亨利·詹姆斯是身在事外的思考者和观众,他的所作所为完全符合其人生哲学。常客还有诗人亨里(Henley)、伯查 (Beauchamp)爵士和贝卡里斯(Balcarres)爵士,后者是优雅、热情的同性恋。其后的变故中,王尔德成为“替罪羊”;其主要原因是德穆兰里格自杀之后,罗斯百利爵士深觉内疚,希望找到方法转移公众的注意,逮捕、起诉王尔德即为此法。我认为此种相似值得一提。单调乏味的维多利亚时代在埃蒙德·巴恪思爵士第二本自传性作品《往日已逝》之中,对这些人物中的大多数有鲜明的描写。此书的内容即其去往中国之前的生活。这些历史上的名人,巴恪斯是否真正全部或部分认识,则属未知。的拘谨伪善,与没落帝制下的贵族对于生命的不加掩饰的态度,这二者颇有值得一提的相似之处,用克罗默爵士的话说,这相似非常“明显”。我也知道Mathurius第九大街18号浴室或CardinalLemoine大街63号浴室的故事,蓝色灯上印着白字,表示“野浴”是附加节目。荣禄的不肖养子良奎,废太子溥俊(如《麦瑟琳娜的游憩时光》一章所载,我与慈禧说及他被鞭责之事),荒淫的大学士荣庆,内务府的几个总管,肃亲王的次子(后来,在一个日式温泉浴场,他被某个中国将军射杀。此事或为意外),恭亲王及其妒忌的太监,这些人都是此中常客。庆亲王的幼子载伦亦会出现,但要小心不会被乃父发现其暧昧的卧姿。许多著名的太监常来常往,如果确实已经“净身”,自会小心将那部位隐藏。李莲英温和多礼,广受欢迎。我们的圈子之中,还有许多旗人都统、副都统,包括吾友巴哈布(被动行事的热爱者、慈禧的宠臣)、张勋将军、身材高大的姜桂题(此人亦是慈禧宠臣。如果坊间传闻可信,他和我一样,亦与她关系亲密)、溥伦及其兄弟、载瀛(我的旧相识载澜的兄弟,载澜是桂花的情人)。人数之多,以至于某些晚上,我能一次结识四十余名皇亲国戚、军人和太监,因此浴室的生意红火。乾隆朝中,皇上微服治游,其生意之盛况亦不过如此。

  彼时京师的内勤兵相当无能,对我们的活动视而不见。据我所知,在门口等候主子的差役们之间常有打斗,他们对此也从不干涉。然而我想,浴室主必定向检查机构和北衙门供奉甚多。客人通常的费用是一次十两银子,若是客人自行云雨之事,加二十五两。如上所述,浴室男妓的服务另行收费。若三人行事,费用增至四十两,每方各付三分之一,而恭亲王总是为其太监支付。李莲英可称为贵客,从不付费,因其在老佛爷面前的地位独一无二,一句话即可关闭浴室。

  庆亲王数次欲与我亲近,我总是说:如此荣耀闻所未闻,我无能承受。

  亲王问:“倘官高于我,是不是就有求必应?”

  “大人,不过是本于五伦这五种关系及其正确的状态如下:君臣有义,父子有亲,长幼有序,夫妇有别,朋友有信。。我并非您的臣子、儿子、妻子或兄弟,至于朋友关系,我不敢高攀。此如同家雀与凤凰竞飞。但是,您屈尊欲与我亲近,令我深感荣耀。其他事项,若能服侍大人,当至死方止。”故而,庆亲王不得不与浴室中的其他侍者、按摩者厮混求欢。他欲望难足却无能纵欲,殊为可怜。他的身子甚为不洁,与如此放浪之老朽的唇、肛厮磨,染恙之险恐难避免。

  某晚(我想是甲辰年十二月二十七,大约是1905年2月1日)我早早到了浴室,仅有一位客人,即李莲英,他看来甚是心不在焉。我与他密谈,问他老佛爷先前的情事。他提到一个欧洲人,明显托庇于法国使馆,其名似为瓦伦。彼时此人大约23岁,曾在宫中的老天主教堂北堂工作,后来一直在中海工作。彼时李亦是青年,常与太后在湖区闲游。她看到瓦伦,喜其端正的五官、暗送秋波的双眼和魅惑的唇。于是,其后某夜,李安排他到紫禁城的长春宫见驾(太后彼时并未住在颐和园)。此次相会自然机密。太后和瓦伦所为,与她对我的期待、和我的所为相当一致,不过只有我得享那神奇的“结果”:她命他展示裸体,以——比起她用在我的无能之身之上——大约更大的激情爱抚他(彼时她未及五十岁),使他勉为其难,一夜与她交欢(按照李所说)五次。离开之前,她为他准备了“提神”之药(结果他服下了),以备下次相见。不知是由于性事过度还是媚药之功效,瓦伦几小时后死去,公使馆医生给出的死因是热中风。李说,他并不认为是太后下毒。我想,即使是她,也当不会在情事初起之时就毒杀他。李还直率地说及,太后如此评价我:“他也许不如瓦伦好看,但是绝对更加迷人,亦颇有口才。”至于太后的其他情人,数目众多:那些下贱的,蒙老佛爷宠爱之后必被灭口,或者禁止张扬此事;这些面点师傅、侍者、剃头师、商人的信使,无论其是身在宫中或者刚刚出宫,均是突然被劫走。如此事件渐多,遂有污言秽语流传。最后,有一谏官上书,指责太后荒淫。此大胆之人被授予官职,太后并表彰其敢言,当然,她并不承认种种指责实有其事。太后谕称:“我之责任,乃是今后愈加谨慎。有过,则吾愿改之;无过,则吾必加勉。吾愿倾听忠言,于谏官之直言深致赞誉。”此言冠冕堂皇,而我能想见,她向军机处发布上谕之时,必满脸嘲讽笑容。对于此勇敢之谏官,不知她是否找到机会以牙还牙。

  提及荣禄,李缄口不言,要我自行判断;他承认将军张勋与她关系厚密,还有已故大学士额落哈布以及一个名唤从印之人,我并不相识。他证实了光绪执政早年(我在别处写过此人)参见《太后治下的中国》,1910年与布兰德合著。,关于假太监安德海的谣言。她爱与俊美的太监“玩耍”。她对珍妃恨之入骨还有个原因,就是据说珍妃在很不适宜的时候去拜见老佛爷,看到了她不该看的事情,从而招致不幸。珍妃之事在前面章节已有记述。但这说法来自巴恪思早期一本书《太后统治下的中国》其中一份伪造的文件,因此珍妃之死依然是待证实的谜。

  李继而告退,去与浴室经理商谈,他负责向宁寿宫汇报(无法猜测汇报什么)。据惯例,老佛爷要在宁寿宫过年,新年中许多祭祀典礼都须在紫禁城举行,她必须出席,满朝文武是在皇极殿拜见太后。他猜太后会在年前召见我,现在距新年只有几天,他提醒我要“日夜准备”,随时候命。正月里忌性交,此单指与外人性交,夫妻间行房事我猜是不禁止的。事实上,淑春堂在义和团举事前,还有新净浴室,都有意限制上茶、交谈、打牌、赌博、抽烟及饮酒的服务,性服务是完全禁止的:因为于礼不合。

  九点钟时,李返回宫中。我们同道中人陆续露面,在我记忆中少见如此济济一堂,大约因为临近年关,此类场所从正月初一到十六都歇业,而其他生意场所如古董店、茶庄、珠宝店、正常浴室和店铺通常初六便开张。晚上十点半,大约有四五十个客人,其中一些我素未谋面:庆亲王未到,但他两个不成器的儿子,照样是其余人的眼中钉,狐假虎威,日本人称纨绔子弟。已故大学士启秀之子恒虞那晚也来了,很是吸引我;1901年1月,当时在西安的老佛爷迫于西方压力,下令将其父作为义和团首脑处死。我亲眼看着他被斩首,洋人军队在旁监督!他死时相当硬朗,问是否确是老佛爷之命,当被告知确实如此,他叹道:“罢了,太后既下令如此!”他两个儿子与李姓刽子手通融,砍下头颅希望立时缝在身上,须臾不得迟延,李轻车熟路照此做了。恒虞是少见的迷人。我很庆幸和他同浴,浴后我二人做了爱,一番厮磨,都是深感畅快。他声称这是他第一次,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但他猜我不会相信。

  缠绵甚久之后,我们去了会客室;我感觉经理看上去十分急切,似乎有事发生;他进来数次,观察内间这些明显的同性恋者,年轻人聚集一起,必然会寻欢作乐。我们都未穿外衣,有人甚至几乎赤裸的。我与恭亲王及其侍宠聊叙起来,恭亲王建议年前专为同道者安排一日聚会。

  突然从台阶下传来一声断喝:“跪下。”声音威严,令人不敢不从,但庆亲王之子载扶任性惯了,回道:“放你的屁。”

  我本能意识到何人前来,便听命跪倒,恭亲王及其男侍还有屋里一干人等也跪下。(后来听说是一名侍卫喝令的。)进来的正是太后,以风领遮头,穿了件黄色骑服,男式长裤和高底鞋!李莲英和崔德隆搀扶着她,只是象征性的,因她步履稳健。她相当恼怒:“谁竟敢出言不逊?”

  载扶吓得魂不附体,其余几人代他答道:“是载扶,老佛爷,饶了他吧。”

  他不停磕头,老佛爷斥骂他自负妄为。“你骄纵无礼,尔父必也听闻:跟你兄长离开这里,外头冷,先穿了衣服吧。下流东西,太不成事体。”

  我素知老佛爷喜怒无常,看得出她此刻的怒火有一大半是做作,载扶的确出言不敬,冒犯凤仪,实际是她一向对庆亲王一家无甚好感,趁机责难。我们依然跪着,太后坐在矮轿上,让我们平身,与我谈了几句话,显是偏爱有加,我虽身份不如恭亲王高,但当时独享恩泽:“来,巴侯,你来告诉我这个‘雅’处是怎么一回事!我猜,都是断袖、馀桃吧。”

  “是的,太后陛下;确是于礼法不合,但却乐在其中。”

  “今晚我禁止你与任何人行乐,也不许任何人和你行乐:你若不从,我就要李莲英当我和其余人的面揍你,‘从后面’。”再转向恭亲王:“你和你这可人儿又搂在一起啦。”

  亲王道:“回老佛爷,他不过是洗浴之时在旁伺候。”

  “我自然知道他正合你的特殊口味。不过别过度。你妻子会如何讲?”

  此刻有人为老佛爷奉上茶。她赏我们坐下。又道:“我到这儿可不是执行礼法来啦,我想开开眼:你们这同性调情是如何做法?你们都该当去阉了,或者将屁股眼儿堵了,断其迎送之路;不过这既无可能,你们,至少是你们其中几人,须得给我好好演示一番。”

  李叫来其中一个美貌的侍浴仆人荣吉:“老佛爷赏了你们一百两银子,要你们陪那年轻太监玩儿。”这不是恭亲王最宠之人,但我后来发现,他大约二十岁上下,颇为俊美,是服侍已废大阿哥溥俊的,看上去谨小慎微,显是侍奉老佛爷已久,想必忆起了从前挨过的鞭子。我十分佩服双方的沉着,也很欣慰她未将这荣幸之差交与我,尤其是在我刚和恒虞亲密一番之后。我们向老佛爷解释道,在行事中有一些行话的,这些话老佛爷口中不言,或许心中了然。

  以上种种老佛爷听得饶有兴致,李莲英也频频点头,仿佛他是绝对的行家或个中人,不过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他确是如此。

  溥俊的太监名唤茹席,被选出来“撅屁股”,将他曲线玲珑的臀部呈给侍浴小厮,后者行起事来,举止优雅,沉着之极,丝毫不因有凤仪在侧而感觉尴尬,老佛爷贪婪地盯着他,看得兴味盎然(我知太后的脾性,此人以后的遭际实堪忧)。一番事做得如鱼得水,时间也拿得恰到好处。完事之后,两人起来向太后叩头,太后大悦,厚赏了一百两银子给茹席;溥俊也给了封赏,他一力叩谢,感激老佛爷对他的“小价”的慷慨之赐,受之有愧。

  停得片刻,老佛爷如我所料,命再演示一遍;这次她叫了伦贝子和一个年轻爵爷,是毓字辈,名字我忘记了(可能是?K):“做个‘掏窟窿’,我想看两种方法真真切切地做。”毓爵爷也是经过事儿的,远非新手,他俯下身,略栽歪着,溥伦纵欲过度,颇耗元气,他那话儿不大,但还硬挺,呈给老佛爷看(后者慈爱地把玩片刻),然后向毓插去,显是费了许多力气,终于达到目的。老佛爷看了十分欢喜,吩咐一名仆从:“给他拿手巾把儿,把他后面擦干。”伦贝子和爵爷谢了太后,她对前者道:“有劳无功。”对后者道:“我猜你没什么兴头吧,溥伦的巧子可远不是赳赳武夫。”

  接着问我:“我猜你们那些王子会更了不得?”我答道我颇怀疑,但无法验证。“但有一人是酷爱?屁股的,是不是?”

  “太后,我并无资格回答,但据说已故的艾迪王子(克拉伦斯公爵,卒于1892年),日后可能成为国王的,确有此癖,五十余年前卷进伦敦(克利夫兰 ClevelandSt。)一宗丑闻“克利夫兰大街事件”发生在一家上流男妓院,1889年被伦敦警察搜查,客人中据说包括阿尔伯特·艾迪·维克多王子 (AlbertEddieVictor)。,但我们遮掩了此事,未采取什么行动。太后无疑知道,根据我英吉利的法令,倘鸡奸导致‘擢通’(刺穿),令对方肛肠受损,将会被判入狱二十年,不足百年前,会被判处绞刑。男子之间面对面交合或肛交,也是要受罚的,一旦发现则要入狱两年。”

  “那可奇了,”老佛爷道,“人家喜欢?屁股,就让他们去好了。夫妇之间便当如何?”

  “这不得而知,但我猜处罚不似如此严苛:其中有宗教方面的缘由,部分是出自我们西方人的虚伪。”

  从表面上看,太后的热情一直没有平息,目睹这一番放浪形迹之后,更被迅速挑逗起来。因此,当李莲英将我叫至一旁,嘱我:“此间约莫丑时(凌晨1点)结束,老佛爷召你至宁寿宫一叙。你整夜陪她吧。”我丝毫不觉惊奇。

  我躬身领命,思忖不知我的体力在今晚早些时候的欢快之后,是否还足以应付;要拒绝或建议改期也不可能,尤其在年关之时,“男人都不干活了”;在这种事上找借口,总是不能被接受的,就仿佛我们鄙陋的西方人说,“很遗憾我不能不拒绝您的好意”一样不能被谅解。

  接着老佛爷又叫了两个标致的爵爷,我不大知道名字,只晓得其中一位是亨字辈另一位是启字辈,她要他们露出阳具,形状可人,颇为伟岸,她则盯着他们珍珠般莹白的臀部。其中一名青年(我猜都是大约二十岁的年纪)名唤?辏?艟粢??剖怯淘テ??可怜,他尚未婚配,不习惯此等淫事,没那个福气,(自然,他们都仔细地涂了薰香);无论怎样,他必须服从,在所指部位,行起“桃汁儿”之事。不巧,这快意的搔抚令亨将精遗在了地上,就如从前的俄南一般。《创世纪》中,俄南被命与其寡嫂行房事以留后代,但每次都将精射在地上。上帝重罚了他。“跑空啦,”老佛爷道,接着对下人说,“把他的狗?擦净了。”这是中文里相当粗俗的讲法。

  亨请了他的不敬之罪,老佛爷好脾气地答道:“不得已的事真保不济。”

  启爵爷于是跪求老佛爷:“陛下,能否允我与亨骑小驴儿?”

  “只要他同意便可,你就把他刚才遗的东西,从后面还了他吧。”

  李莲英对主子的机智鼓掌而赞:“老祖宗门清。”于是启堪堪爬上亨高翘的臀部,畅畅快快做了一番。

  “到了儿你是个炉子。”太后对先前不济遗精在地上的爵爷说(汉语里的白炉子,通常是颤巍巍地箍着,令人联想起从身后性交)。此刻已近午夜,我设法背着老佛爷告诉李莲英,我到宫里时请他再为我准备一剂媚药,否则我是肯定不中用的。

  太后道:“好了!要看的都看了,横竖这是顺你们的心事;不过可别忘了你们的夫妻之责。你们的眼儿生的这么大,我猜搔弄起来一定难熬。套车。”(她只乘了辆普通的红托泥布车过来,我也提到,只带了一名侍卫。)“你们谁也别送:徒然引人注目。都待在宫里辞旧迎新吧。就到此了,再见。”她朝我意味深长地点点头,披上那件遮了脸的风领,像来时一样由李崔二人陪着离开。她给浴所留了100两银子做压岁红包。我们又待了一会儿,恭亲王问我,我国女王是否会微服出访到这样的地方!我答道习俗各异,尽管伦敦和巴黎有同样猥亵的事情,但必然也是瞒着公众的。继而我们各自家去;这些显贵都未带扈从,连恭亲王也是只有车夫候着。我匆匆回府,未将我的行踪告知其余人等,还要准备赴下一个约。自然,如此深夜去叫我的轿子必会引起怀疑,我叫了辆马车,托我御赐金牌之便,长驱直入进了我上文提到的宁寿宫。正是凌晨一时,李莲英拿了媚药给我服下。太后还没有准备停当,等得越久,我就越性欲澎湃。

  好像是1894年,我和莫里斯·巴雷斯(MauriceBarres)有一次在在蓝色茶花盛开的美丽的爱普朗街道花园(Rued’Eperon)聚会,他说过这样一句话:“每个人都有阿喀琉斯的脚踵,每个人都有无趣的时候。”对于巴雷斯而言,个人之信仰,神圣之自我最为重要:他高贵执著,仿佛在宣告:“方外世界只是我抽的鸦片颗粒,我展示于你的才是我的梦想气息。”他强调,没有什么比重复一个淫秽故事更无聊,除非是关于伟人。巴雷斯是我最熟悉不过之人,除了他,还有迷人的科学家加斯通·布瓦希埃(GastonBoissier),我曾经就像塔索斯(Tarsus)城所罗(Saul)拜服在迦玛列脚下一样崇拜他;以及性格温柔的同性恋和享乐主义者华特·佩特(WalterPater),我牛津大学的导师,一生挚爱希腊和拉丁艺术。这些人物在巴恪思另一著作《往日已逝》中也有描述。引用巴雷斯的话,并不是想一遍遍宣告我对慈禧之爱,不过希望(如果可能)略微揭开这谜一般的人物的面纱,她罪过不可谓小,亦不可谓少,但恰似俄国之凯瑟琳,治国有道,魅力无匹,历史上恐怕有一大半男子或女子都远远不及。即便在我前文所述的浴室中,在那样的淫秽猥亵之下,在她直视着——什么?——那些荒淫无度的纨绔子弟在彼此下体之间亲吻抚慰之时,她的高贵威严也是纹丝不减。

  李莲英告诉我,贴身女婢服侍太后躺下后,就在相邻的房里候着,直到她呼吸均匀已经睡着之后才离开:“老佛爷睡着啦,咱们走吧。”然后都退下休息。

  经过相当长的等待,媚药有足够功夫将我那塔挑逗成新的高度,充满淫欲,李进去禀报主人我已经按时到了,回来后急切地道:“快点!她正等得心焦。别耽误啦,不必通传了。”

  夜甚凉,但宁寿宫下有地窖,保持温暖;电灯大放光亮,似新婚夜。我猜我二人的来往此刻已是公开之秘,再无须遮掩。穿过冰冷的露天长廊,到了里面的厢房,如今,那里陈列着太后的筷子和化妆饰物,哀婉地(对于满人而言)纪念着一个被埋葬的时代。我按李的指示除去衣衫,赤条条站着,直到我听到那个熟悉的假声:“你快来,等着干么!我急啦。”

  我并不尴尬,只觉欲火焚心——怎会如此?三十二岁的男子在七十岁的老妇面前!!——我进了内间,里面可能(确实是)相当隔音,但显然不十分通风。我跪在新制的凤榻前,那床按的是“皇上”的式样:“奴才在此,随时效命于太后陛下之需。”

  “很好,”太后说,“你有情欲,我也高兴。我说得对不对:我猜我去新净之前你已经走身子啦?”

  “是的陛下,我不能说瞎话。今晚早先时候我与已故军机大臣启秀之子恒虞相处甚欢。”

  “你们洋人逼我下令处死乃父,照理他该当你是仇人,不共戴天。”

  “他对我倒并无恶意,仁慈的太后,他非常迷人。”

  “好吧好吧,你自然不知我会来,也……”(狡黠地)“没想到我今晚会召见你。”

  “没想到,陛下:再斗胆也猜不到您在新年将至,万务缠身之时还愿意召见在下。”

  我全心感激总管太监李莲英以及他那万能的春药,我感觉自己能排山倒海,就好像朝中饱马一样。当太后陛下“攀”在我身上时,就像娜娜在同名小说中所说,我感觉一种欢悦的(似雪莱的《云雀颂》中:“最初的、美好而不经意的狂喜”)狂喜,无法言喻。她无数次吻我的唇,像所有情人一样,温存地说些并无意义的话。“永远你是我所有;你会似野兽一般徘徊情海,性爱无数,但我是独一无二的,是不是?”

  “永远永远,你是唯一,我仁慈的陛下,我的爱神。”

  一番彻底的放浪之后(我想不出其他词汇来形容这肆意的快感),事到极点,她第一次主动行了交媾,费时极长(靠药力之助),但最后我两人都是酣畅淋漓。

  此时已近三点,李进来,他想是一夜未眠,为太后奉茶,为我带来第二剂媚药。“我们在一起很是喜乐。”太后言道,李答:“我看得出,老佛爷,看到侯爷能令您满意,我也喜欢。且等这药力发作,他好再显威武,慰藉慈怀。”

  我再次在寝宫缓缓走动,巧子安静地垂着。太后啜着茉莉花茶。李一定是给了我双倍的剂量,因药效发作十分之快(不到半小时),我向太后提了不情之请: “奴才有尚武之精神,为太后效命。”李告退去抽一口烟,我们再亲密一番,比上次更狂热——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老佛爷对情欲永无满足:据我所知,她白日里已经做过几次事,不过她和其他女性一样,声称对我一心一意。

  太后房里数不清的钟都敲了六点,崔太监进来,为太后奉茶,一碗燕窝汤是我的,太后慈爱地让我在她面前享用。“如果巴侯爷的事算完啦,马上就是会见军机处的时辰了,太后的轿子已经照例备好,抬您去乾清宫。”

  “好的,”太后道,“我们待了一整夜,虽然没睡,但委实心满意足。你怎么样?”

  “回太后,我简直是在人间天堂,从未有过的至乐。”

  “今年的最后一晚你不用侍奉了,去辞岁吧,但正月初一要过来拜年:记得穿了盛装,坐轿子来。”

  又对崔道:“跟李莲英讲把他的衣裳带来,至少带几件,他此刻赤裸着,兴是相当不安;我对他加恩,允他在外间穿衣。他最好等在此地,待军机大臣都乘轿来之后,你到他府上传话,叫他的轿夫即刻带了轿子到宁寿宫正门候着。我不想让他在光天化日下丢脸,坐着辆破旧马车回府。必定招人口舌,不过倘谁敢说对我或他不敬的话,传到我耳中,可要仔细些。让李莲英送一千两银子过去,算是给巴侯爷的下人和轿夫的新年礼。”对我言道:“再见:正月完了之后我再单独召见你,正月里我要去中海。”

  分手之前,太后怜爱地吻我的唇,然后恋恋不舍地道别。而我已经是精疲力竭,蹒跚着爬上我的轿子,就如拉辛(Racine)笔下的马略(Marius)在迦太基城墙下:“这两样伟大的崩溃面面相对。”不过,恢复得非常迅速。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 Top30:

30. “上帝拣选”对付中国?川普这下尴尬了
29. "110 我在嫖娼!" 深圳男我这事报警自首
28. 关税、香港之后 美国又向中国打出这张牌
27. 中国再向加拿大撂狠话 要求释放孟晚舟
26. 加拿大夫妇中大奖后决定留在“天堂”
25. 经济衰退警讯 …美股泄恐怖走势
24. 香港主持人发言:宁愿做英国狗屎上的苍蝇
23. 受不了了 香港500名出租车司机挂红旗绕岛
22. 女示威者警局被下令脱光 门外十多个港警
21. ​高新:香港之乱与习近平的国庆阅兵
20. 川普彻底翻脸称习近平为敌人 原因曝光
19. 1夜2次郎…上海小伙求富婆包养 结果惨了
18. 苹果在越南试产耳机后 突然后悔了...
17. 要反了?王沪宁向习近平突然下手?
16. 政庇绿卡华人回中国后返美 卡遭没收人被抓
15. 国旗被丢入海 大陆网民要包玉刚女婿"跪玻璃"
14. 中国少女留学疯狂约炮 怀孩不知爹是谁
13. 中国女CEO花50万买精子 生5国混血娃
12. 又一日本巨头将部分生产线撤出中国
11. 在毗邻香港的深圳 人们对抗议者几无同情
10. 空前激烈 川普发十多条推文怒撕中国
9. 少儿不宜! 剑桥评"最美屁屁"尺度爆表(组图)
8. 朱镕基女婿是如何取代邓小平女婿的
7. “妈,我被卖了!”
6. 彻底翻脸了 川普首次称习近平是“敌人”
5. 重磅!白宫拟取消对中国加征关税
4. 解放军可摧毁美军设施?川普给出答案
3. 上海女大学生卖淫日记 白天上课晚上接客
2. 两应召女被抢 裸体豪放上街追匪(图)
1. 震惊!英驻港领馆职员“嫖娼”照片曝光

动态浏览线
更多>>
  • 玉罗刹/中国文学
  • 拒绝川普 美联储将7月降息视为“
  • 深圳沙井黑老大生活奢华:被捕
  • 发展深圳 废掉香港?中共真实目
  • 侮辱国旗5嫌犯全“放了”!香港
  • 少女被扒衣服拍裸照逼游街 大群
  • 中国再传噩耗:又垮了一座高架桥
  • 和高中生谈性开放,妈妈们差点
  • 广州 中国大酒店/摄影图片
  • 习近平大秘李强欺上瞒下 上海滩
  • 疳气 (西医病名:小儿轻度营养不/养生保健
  • 关税、香港之后 美国又向中国
  • "110 我在嫖娼!" 深圳男我这事报
  • 17岁少女卖淫 为38岁男友挣钱

  • 一家美国公司从中国撤回本土的
  • Scherzo In B Flat Major - Schubert/乐曲
  • 慎入!5岁女童遭狗吓跌入油锅
  • 夫唱妻和 (1997年) 第二十届百花奖/中文电影
  • 40年前避雨吃了个玉米棒 现赠恩
  • 中国官场淫人辈出 深入“裙中”
  • 女色狼与女流氓三大区别 (ZT)
  • ​亓乐义:解读美国售台F-16V
  • 川普手中有这3张牌 可以逼美企
  • 刚宣布退休 马云又出手扔了个重
  • 在上海的一场春梦/好东东
  • 世界十大禁止开放的神秘地方的
  • 中国警报 转基因婴儿背后失控的
  • 这些不是春宫画 记录性奴被扒光
  • 一亿网 (原华人乐园) 1eew.com © 2001 - 2015
    关于本站

    本站指南

    会员权益

    常见问答

    诚征合作

    广告招租

    联系方式

    免责声明

    中央看台 : 一亿新闻 ; 好东东分享 ; 文汇网摘 :
    热贴 | 两性 | 趣闻 | 生活 | 职场 | 社会 | 健康 | 休闲 | 影音

    万花频道 :
    流行专集 | 中文电影 | 外国电影 | 电视剧 | 动漫画 | 戏曲歌剧 | 中文歌曲 | 外文歌曲 | 乐曲 | 旅游胜地 | 摄影图片 | 美食 | 养生| 中文文学 | 中国美术 | 世界美术 | 论坛精选 | 曲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