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简体 | 繁体
主 页
一亿新闻
万花频道
新闻精华
中国透视
天下纵横
文汇网摘
好东东分享
注册 | 登录

一亿网主页 > 正文
标题: 赫哲人的四季渔歌 [图文]
来源: 无助之眼神/日期: 2010-12-05

“乌苏里江水长又长,蓝蓝的江水起波浪,赫哲人撒开千张网,船儿满江鱼满舱。”一曲《乌苏里船歌》将赫哲人昔日传奇般的浪漫生活唱遍了大江南北。

如今,江水的污染、生态的破坏,还有大工业时代的冲击,都正在改变着赫哲人的传统生活方式,布衣代替了鱼皮,电灯代替了鱼油灯,地窨子变成了小楼房,许多传统文化也正在逐渐消失。

由于野生动物保护政策,狩猎早已经不再继续,唯有四季不同的捕鱼方式,成为他们赖以生存的全部内容,也成为这个民族保留文化生态的一种孤独坚守。

开江祭祀:下网的祈福渔歌

4月下旬,春风吹绿了黑龙江岸边杨柳树的枝头,街津口赫哲族渔村的毕春胜望着自家菜园里渐渐绽放的花蕾,心里念叨着:“江快开了。”

在毕春胜的记忆里,自己七八岁时就听父亲说:每年春上杨柳吐叶的时候,赫哲人就该下江捕鱼了。那时候让他最惦念的是开江前父辈们祭江时的点心最后能分到自己几块?50多年过去,今年65岁的毕春胜大概忘记了当年点心的味道,但没忘记在每年春季下江开网前“祭江”的传统。

农历谷雨刚过,黑龙江上的冰面伴着咔嚓、咔嚓的声响渐渐分裂、移动。我跟着老毕爬上街津山头向下眺望,江面上流淌的冰排越来越多,一会儿聚在一起,一会儿又被江水冲得四分五裂。毕春胜告诉我:生活在黑龙江边上的人管这叫“舞开江”,已经好几年没见这样开江了。往年都是“文开江”,两天的功夫冰排就跑得差不多了,这“舞开江”怎么也得三四天才能下江。

还没等江上的冰排跑尽,毕春胜就张罗着杀鸡、收拾网具,准备着“祭江”的事情。因为还没下网捕鱼,祭祀用的鱼只好吩咐老伴孙玉琴去村里养鱼的人家买一条;点心、水果、烧酒是春节时三个儿子孝顺的;听说还缺少两挂鞭炮,我马上跑到街上买了两包500响的鞭炮送给老毕。我想,如果能让我见识这位赫哲老人“祭江”的过程,那是再好不过了。

“祭江”在赫哲人的捕鱼生活中已有700多年的历史。那时,生活在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的东海女真使犬部、鱼皮部,就是今天赫哲人的祖先。每逢两江“舞开江”的时候,江面上解冻的一层层冰排横冲直撞,冲上江滩的冰排会将赫哲人居住的马架子撞塌或掩埋。人们以为是大江的神灵在作怪,部落首领商定每年开江的季节里,全部落的捕鱼人都要祭拜“江神”。

原始的“祭江”仪式有一套复杂程序,人们将冬天狩猎捕来的野猪头、狍子肉摆在江边的石头上,部落首领点燃篝火,然后带领全族人伏地磕拜,祈求“江神”和祖先保佑他们的捕鱼生活平平安安。现在,只有生活在黑龙江下游街津口、八岔、抚远的赫哲人和生活在乌苏里江下游四排、抓吉的赫哲人仍然沿袭着古老的“祭江”传统。

毕春胜的“祭江”仪式开始了。他选个风平浪静的好天气,约上自己合伙捕鱼的搭档许传仁,在街津山下的江沿滩地上忙活开来。两人先用江水洗了手,漱漱嘴,然后将带来的鸡、鱼、水果、烧酒、供香等摆放在铺着红布的小方桌上。由于早些年野猪、狍子列入保护动物,赫哲人“祭江”的供桌上再也看不见野猪头、狍子肉。毕春胜本想用家猪头代替,可这天却没能买到,他心里多少有些缺憾。

点燃的香火在空气里缭绕,老毕与许传仁跪在供桌旁双手合十,默默祈祷着。远处,几位正在修船补网的渔民,放下手里的活计向这儿张望。我想:也许明天或者后天,他们也会在毕春胜“祭江”的地方,用祖先遗传了几百年的传统方式,向黑龙江倾诉一份企盼和祝愿。那是赫哲人在春天里对新年景的祈福,也是他们又一年捕鱼生活的开始。

安营扎寨:春季的滩地渔歌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等候在毕春胜的渔船旁,要随他去体验一下春捕的生活。

街津口渔村的码头是一条通向黑龙江的内陆河道,人们叫它莲花河。春季出航捕鱼的大小船只在莲花河汇入黑龙江的地方活动,左转驶向上游10多公里远的“墟尔古”滩地;右转驶向下游9公里远的“德力沁”滩地。千百年来,这里丰富的水产资源维系着赫哲人的捕鱼生活。

毕春胜的渔船驶出莲花河口,沿着黑龙江顺流而下,只用了40多分钟就到了“德力沁”滩地。几十条渔船早已停泊在沙滩边,船的中央也像老毕的渔船一样,搭着一个凸起的棚子。老毕在来滩地的路上跟我说过,棚子是搭在船上给渔民睡觉用的,人们习惯上称它“船子”。

毕春胜16岁上船跟父亲学打鱼的时候,常听老人们讲:满族人没进关的时候,赫哲人捕鱼是划着桦树皮做的渔船,用木叉在泡泽里捕鱼。清朝初年,开始用木船和网具捕鱼。每天捕完鱼后必须选一处水域宽阔、平稳的地方泊船,安营扎寨、晾晒渔网,早先人们称其为“网滩”。后来,赫哲人学会了汉族的拉网和淌网技术,就日夜住在“网滩”上捕鱼,便将这种能够野外生存之地叫做“滩地”。

我帮老毕把做饭家什煤气罐、炉灶、锅碗瓢盆、油盐酱醋一件件搬进去年就挖好的“地窨子”里。老毕说,赫哲人春季捕鱼到达滩地的第一件事,是要先在江沿陆地上找处背风的地方,挖一个1米多深、4米宽的方坑,用碗口粗的杨树杆做椽子搭起房脊,用柳条子盖住顶,就可以在里面生火做饭了。“地窨子”遮风避雨、冬暖夏凉的特点在赫哲人的捕鱼生活中流传甚广。

毕春胜驾着渔船按滩地上捕鱼的规矩,排号开了两次网才捕到10多斤鱼。眼看中午了,老毕便让伙计许传仁下船做饭。收鱼的贩子用每斤20元的价格,拎走了船仓里两条3斤多重的鲤鱼。买鱼人也许想不到:20年前,这样的价格能买100多斤5斤左右重的鲤鱼。

那时,毕春胜还在使用木船捕鱼,网具也没有现在的好,但是一年四季渔类资源非常丰富。3斤左右的开江鱼2元钱一斤都没人买,10多斤重的鲤鱼一天能捕到10多条。买不掉吃不了的鲜鱼就凉成鱼干,与村里的猎人换狍子、野兔、山鸡等野味。后来猎人们上交了猎枪,也与老毕一样奔波在两个滩地间捕鱼维生。再后来,尽管10斤以上的开江鱼已经涨到80元1斤,可是捕到的机会却很少了。

许传仁将船仓里剩下的三条鱼做成“刹生鱼”和“炖鱼架”,用盆子装着端到船头上。老毕将邻船的船老大老张和伙计请来一起吃午饭。从古至今,鱼是赫哲人餐桌上最好的菜。老张说自己三天吃不到鱼,就馋得心痒痒。

老张比毕春胜早来滩地两天,光想着用“淌网”去捕只有春季才从海里游来的鲟鳇鱼,谁想没有一点收获。毕春胜喜欢用“涨网”和“胶丝挂子网”捕鱼。春天黑龙江盛产鳇鱼、鲟鱼、鲤鱼、胖头、鲫鱼、鲶鱼,毕春胜的“涨网”只能捕到几种身长最多1米左右的鱼类,幸运的是每次开网都不会空手而归。

30年前的春天,毕春胜用“淌网”捕到一条600百多斤重的大鳇鱼。可惜,那时还没自由买卖的市场,毕春胜只好将鱼头割下拎回家,鳇鱼肉全部分给了村民。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鲟鳇鱼一直是黑龙江最珍稀的鱼类之一。它在春季从日本海经鞑靼海峡游入黑龙江产卵,秋天携子游回大海过冬。随着前些年的恶性捕捞和黑龙江水质的下降,鲟鳇鱼回游到黑龙江产卵的几率日益减少。

下午没看见老张和他的伙计。毕春胜说:“他今个回家拿‘涨网’去了,明天回来打杂鱼,等鲟鳇鱼怕是没戏了”。


鱼皮服饰:夏日的手艺渔歌

今年58岁的付安学,选择在街津口村的上滩——墟尔固捕渔,是因为墟尔固滩地附近容易捕到大胖头鱼。每当捕到胖头鱼时,无论鱼的个头大小他都直接用木刀将鱼皮扒下来,再用匕首一样的钢刀把鱼皮上的肉刮净,贴在“地窨子”外面的一块木板上风干着。

付安学的渔船没搭“船子”,与他捕渔的搭档是小他5岁的老伴尤文凤。在赫哲人的传统习俗中,女人可以上滩地,可以随渔船下网捕鱼,但不能男女住在船上。转眼已经到6月,眼看着黑龙江的禁捕期(6月20日~9月1日)就要到了,尤文凤查点一遍风干的胖头鱼皮才29张,对老伴说,这些鱼皮做一套成人穿的鱼皮服饰好像不太宽余。

赫哲人的鱼皮衣服,是赫哲人祖先捕鱼时用来抵挡江上风寒的衣服。清朝初年,赫哲人通过去京城护送鳇鱼的兵丁才认识布匹和食盐。由于鱼皮衣服抗风能力强、不易水湿,一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才逐渐被布衣取代。

尤文凤还没嫁到付家的时候,就跟父亲学会了缝制鱼皮服饰的绝活。她年轻时聪慧、勤快,缝制的鱼皮衣服做工精细,在当地小有名气。当时,十几条大个胖头鱼皮就够做一套鱼皮衣服,现在黑龙江很少能捕到那么大的鱼了。临撤滩的最后几天,付安学夫妻俩只捕到几条7斤左右的草鱼。尤文凤说,不够的鱼皮只能去城里买个体养鱼户饲养的胖头鱼了。

付安学没有去城里买胖头鱼,而是去村里找另两户坚持做鱼皮服饰的乡亲,说了很多好话,又花上80元钱买了4张3尺长7寸宽的干胖头鱼皮回来。前些年,付安学去乡邻家里讨要鱼皮大家都很慷慨,可现在很难捕到大个的胖头鱼了。

虽然鱼皮服饰已经退出了赫哲人的日常生活,可随着街津口赫哲族民俗旅游业的悄然兴起,做为赫哲人祖先的经典历史遗存,越来越受到国内外民俗专家和收藏人士的青睐。去年,一位日本北海道渔民的后裔,用5000元买走了尤文风仅存的一套成人鱼皮服饰。令那位日本人惊喜的是:做梦也没想到,在赫哲族渔村找到了自己祖父在北海道捕鱼时也曾穿过的鱼皮衣服。

7月,黑龙江全面禁捕,我让毕春胜领我去付安学家一探制作鱼皮服饰的秘诀。拉开付安学家的屋门,外屋的木架子上摆放着一张张已经风干的胖头鱼皮,地上放着一个北方牧民常用的小铡刀,半布袋玉米面靠在小铡刀旁边。里屋的火炕上,尤文凤正用鱼皮服的纸样裁剪皮料。付安学正准备“熟鱼皮”,毕春胜便自告奋勇提起木铡刀帮付安学。

付安学拿起一张凉干的鱼皮,放在木铡刀上让毕春胜轧压数遍,直到干硬的鱼皮能够柔软地卷起来。然后,边卷鱼皮边一层层撒上玉米面,再把捆成卷状的鱼皮放在木铡刀下,一遍遍转动、轧压,大约十几分钟的功夫,木铡刀下的鱼皮才完全松软下来。

赫哲人做鱼皮衣服要选上好的胖头鱼皮和大马哈鱼皮,这两种鱼皮经过加工以后,颜色和鱼皮纹路非常好看,皮质也很柔软。一套成人的鱼皮衣服,要用30多张鱼皮,花费20多天才能缝制完成。单就胖头鱼皮的成本最少在1200元。

付安学说,如今赫哲族的许多特有的民俗也逐渐消失,会做鱼皮服饰的也没几个人了。年轻的一代长大后有抱负的就去外面的世界闯闯,打工来改变贫困的现实,他们很多人说着慢慢变味了的赫哲话,或者根本就不再会说。赫哲族传统文化面临着现代文明的空前挑战。

尤文凤缝制的鱼皮衣服是为7月下旬的赫哲族风情旅游节准备的。还不知道能不能卖出去?或者卖出去能赚多少钱回来?她说:“我只希望能将祖先缝制鱼皮衣服的手艺传下去,不希望在我们手上消失,因为它是我们民族文化的载体”。

大马哈鱼:秋季的丰收渔歌

夏季的休渔期,对于以捕鱼维生的赫哲人来说是十分漫长的。9月,随着鲑鱼期的到来,街津口村渔民也像迁徙的候鸟一样,转场到乌苏里江的黑渔泡、白灯滩,在那儿等候回游的大马哈鱼群。

大马哈鱼属鱼纲、鲑科,溯河洄游鱼类。每年9月,生长在太平洋的大马哈鱼成群结队地由鄂霍茨克海回游进入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产卵。大马哈鱼在什么年代选择这里做繁衍后代的育床,已无从可靠。然而,流传在渔民生活中的一个神话故事,或许诠释了赫哲人与大马哈鱼相遇的传奇。

元朝时,一个名叫什尔加如的首领率部征战来到乌苏里江边,不料陷入敌兵的围困之中,正当一筹莫展之时,一批批顺江而来的鲑鱼化解了燃眉之急。人们认为马原来是不吃鱼的,可在解围的艰难时刻,马也吃鱼填饱肚子,使得兵马力量倍增,大获全胜。于是就将鲑鱼叫“大马鱼”。后来,什尔加如率部沿黑龙江、乌苏里江一带定居下来,这些人被称为“东海女真”的人就是今天赫哲人的祖先。赫哲人称“大马鱼”为“达乌依玛哈”,后经演变,就把鲑鱼叫做“大马哈鱼”。

黑渔泡、白灯滩是赫哲人世代捕鱼的滩点。从上个世纪60年代初开始,政府将两个滩地划给生活在街津口的赫哲族渔民,做为秋天捕捞大马哈鱼的滩地。我本想再搭上毕春胜的渔船去白灯滩的,可老毕在电话里说:自己老了,今年秋季让两个儿子去乌苏里江捕鱼,估计那哥俩的渔船快到地方了。

我坐收鱼人的船来到白灯滩的时候,毕春胜的两个儿子毕立群和毕立新还在江上撒网。滩地上没去开网的渔民三三两两坐在船头上聊天。看见收鱼的人来了,纷纷回到自己的船上掀开前仓的船板,等着渔贩子来讲价、过秤。

放在鱼贩子秤上的大马哈鱼,鱼嘴突出、弯曲如钳状。体侧有8-12条橙赤色的横斑条纹,脊部为青黑色或暗苍色,腹部为暗白色。我分不清大马哈鱼的雄雌,可我还是在渔民与渔贩子的讨价还价中得知:5~7斤重的雌鱼,每斤在70~90元左右;5~7斤重的雄鱼,每斤在35~40元左右。我惊叹大马哈鱼的身价,赶紧去找位老渔民问个究竟。

55岁的吴玉贵是我在街津口村认识的老渔民,秋天也赶到乌苏里江捕大马哈鱼。看见我走过来,便放下织补着的渔网,与我坐在船头甲板上聊起来。他说,自己还是小伙子的时候,从街津口到白灯滩270公里远的水路,自己划着渔船走了足足5天,现在开着机船17个小时就过来了。

吴玉贵感叹,以前街津口村在白灯滩有60多条船,开回网能打100多斤大马哈鱼,抚远县水产公司的汽船来滩上收购每斤几角钱。其实,大马哈鱼肉味鲜美,鱼籽更为名贵,色泽嫣红如琥珀一般。当年渔民也不懂它的营养价值,只知道三粒鱼籽能顶一个鸡蛋吃。渔民们干脆把卖不掉的大马哈鱼剖腹取出鱼籽,放进瓦罐里用盐腌上,再将鱼坯子凉干,待到十月初“撤滩”时带回家去。

“今年村里才来8条渔船,这些年大马哈鱼好像被捕绝了似的,开回网能打上两条就不错了。去年大马哈汛期放空网的次数太多了。再过几天鱼讯旺期,从海里游回来的大马哈鱼兴许会多一些。”吴玉贵期待今秋能多捕些大马哈鱼。

晚上,我睡在毕春胜家渔船的“船子”里,身边的毕立群早已酣声如雷,我却久久不能入睡。我在想:假如那个大马哈鱼的神话故事,再在这里重演一次,乌苏里江仅有的大马哈鱼,还能拯救什尔加如和他的部落吗?

凿冰捞鱼:冬季的赶海渔歌

冬天的太阳慢慢在街津口跳出来的时候,何光发与儿子何文富挑着冬捕的网具朝黑龙江走去。前些天,大江的冰排刚刚碴住冻实,爷俩就开始“冬捕”了。

冬季捕渔,在赫哲人的生活中已经有300多年历史。从明朝末年至民国初年,每年农历11月至春节前,赫哲人在千里冰封的黑龙江上凿冰拉网捕鱼。那时生活条件艰苦,冬捕和狩猎是赫哲人冬天主要的生活来源。后来,随着黑龙江水产资源的减少,冬季用大拉网捕渔的现象消失了,一些渔民开始使用胶丝挂子网捕渔,他们管这种冬捕的渔具叫“冬板网”。

何光发昨天刚过完60岁生日,儿子想让他在家休息,可他放心不下前天下在冰洞里的“冬板网”。今天还想再打几个冰洞,将老伴刚织完的渔网都下进去。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何光发在春、秋渔期与乡亲一起驾船捕鱼。冬季喜欢独自背上猎枪、牵上狼狗、穿上自己做的滑雪板,去山林里打狍子、撵兔子。政府禁猎以后,他也开始了冬捕生活。


冬季的黑龙江冰面上气温零下30多度,冻得我抱着相机直跺脚,何光发爷俩却忙得满头冒汗。他们在冰面上用冰钏一连钏开七八个一米见方的冰眼,将网绳栓在一根长长的木杆上,再将木杆顺着凿好的冰眼使劲向里一推,钻进冰下的木杆被江水冲向下一个冰眼。何光发的儿子在下一个冰眼处,用一根带铁钩的木棍伸进江里使劲一拔,江中的木杆又带着网绳飘向下一个冰眼……

何光发告诉我:那个栓着网绳的长木杆叫“穿线杆”。在最后一个冰眼那儿,何文富将“穿线杆”和网绳拽上来,然后顺着江水的流向,向上不停地拉着网绳,这边何光发手里的十几片“冬板网”就顺利地撒到了江水里。

老何将前天撒在冰洞中的“冬板网”一片片拽出水面,网上挂着的几十条鲫鱼和花鲶鱼还没等何文富收拾,就一个个冻成了冰棍。尽管凛冽的寒风把两人的手冻得通红,但想到刚起的几十斤冷水鱼会带来100多元的收入,父子俩还是坚持着把起出来的“冬板网”再一片片下到冰眼里……

冬季的黑龙江水域盛产鲫鱼、七星鳗、狗鱼、白鲑鱼、花鲶鱼等冷水渔类。地处黑龙江中下游的街津口江段,以七星鳗、狗鱼、白鲑鱼居多。这一天,何光发家的邻居李延德发现自己下的“铃铛网”内钻进一条4尺多长的花狗鱼,这可是冬捕中很少见到的大鱼了。

李延德的“铃铛网”下在黑龙江冰面上一座用木板搭建的“马架子”房内。他和伙计在“马架子”与江岸之间30多米长的横断面上,钏出一条“冰槽子”,然后在冰槽中用木棍插上一排网栅栏,再在“马架子”房内钏出一个1米见方的冰眼,将一种张着口的索网沉入江水中,网绳系在马架子内一个三角支架挂着的铃铛上。冬天的鱼喜欢逆水觅食,被截住的鱼就会顺着网栅栏游进张着口的索网中。摆动的鱼身会碰到吊着的网绳,连着网绳的铃铛就会叮当响起来。这时捕鱼人马上索紧网绳,进去的鱼没有一条能逃脱掉的。

在冬捕的劳作中,“冬板网”在冰眼内撒好网以后,不用人时刻守护着它,捕鱼人可以间隔几天到下网的冰洞处“溜网”(提网、起鱼);“铃铛网”可就不能那样轻松了。从在“马架子”内下好网那天起必须俩人轮流守护着渔网。稍微不留神,如果没及时将网口索紧,那么已经进到网里的鱼就跑掉了。

斗转星移、岁月如歌。一年四季,赫哲人古老而传统的捕鱼方式,已经成为这个民族保留文化生态的一种孤独坚守。当《乌苏里船歌》唱响的时候,勤劳的赫哲人又摇着船儿,撒开渔网,为幸福的生活忙碌着。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 Top30:

30. 加拿大称不会妥协 中方警告没用
29. 200公斤胖老外逼华人空姐脱裤子
28. 任正非抛弃平庸员工 华为过“苦日子”
27. 美国驻华使馆故意踩北京的痛脚 
26. 传澎拜新闻连续“严重违规和重大差错”
25. 中国经济下行 刺激乏力
24. 欧洲2巨头“围攻”中国计划生变
23. 任正非:我们若采取措施 美将陷被动
22. 挺川普的高中生 掀起排山倒海的批评
21. 台独分子有贼心 也有贼胆
20. 上海人这几天都在抓紧“囤年货”
19. 席卷整个北部 周末暴风雪来势汹汹
18. 女子搭乘顺路车一路哀求仍遭司机强奸
17. 两年政绩回顾 川普誓言护美国将拼尽全力
16. 民进党大老赞韩国瑜“厉害了”
15. “亚裔第一人”台移民之子参选美国总统
14. 女子用一堆带中文的美元!警察都傻眼了
13. 游泳时突遇海浪袭击 中国游客泰国身亡
12. 中国住房空置近30% 为何房价还在涨
11. 武统台湾 习近平还没这个胆
10. 全球最神秘的4处禁地
9. 李嘉诚“割爱”汕头码头 买家真身曝光
8. 杨利伟降职涉大老虎案 官方回应越描越黑
7. 任正非说华为迟早得倒下 网友急了
6. "客家帮最后大佬"被习近平铲除
5. 美国暴风雪一夜降至-37℃
4. 印度:授台核武 在中国肚子上插台湾刀
3. 高级特工揭中共高层混乱男女关系
2. 别在行李牌这样写 否则会致坐牢或枪毙
1. 哪种姿势最让女人高潮?AV女优解密

动态浏览线
更多>>
  • 悉尼华人家族涉嫌盗窃百万奶粉
  • 让人晕倒的对话:没眼光,看上我姐
  • 街头女孩低腰裤露毛到底霸气外/民俗文化
  • 81岁老人在温哥华住院点滴
  • 18岁百万年薪CEO:获聘做CEO第一个
  • 人体艺术----唯美的人体彩绘/民俗文化
  • 呻吟语 - 古典小说/中国文学
  • 摄影师拍摄的古典唯美人体诱惑(/民俗文化
  • Night Birds - Shakatak/乐曲
  • 赵丽蓉巩汉林金珠[小品] 打工奇遇/曲艺
  • 德德玛_美丽的草原我的家/流行专集
  • 穿着衣服也没用 艺人的红外透视/民俗文化
  • 鲁豫有约 章子怡/流行专集
  • 腊肉 (做法)/美食

  • 艳史、秘史 - 古典小说/中国文学
  • 艳情小说 - 古典小说/中国文学
  • 美确认引渡孟晚舟 中国官媒警告
  • 冯长江的国画人体欣赏/民俗文化
  • 风骚美女总爱穿挤B裤(组图)/民俗文化
  • 金瓶梅(崇祯本) - 古典小说/中国文学
  • 野外做爱方式惊险刺激-性爱知识,/养生保健
  • 实拍街头低腰裤露股沟毛无耻女//民俗文化
  • 大庆女车模脱光光走秀/民俗文化
  • 裸体婚纱照 前卫与色情的较量/民俗文化
  • 翻墙痛批领导人 多名中国网民遭
  • 溏心风暴之家好月圆 (2008)/电视剧
  • 浏阳河 (湖南民歌)/中文歌曲
  • 像雾像雨又像风 (2000)/电视剧
  • 一亿网 (原华人乐园) 1eew.com © 2001 - 2015
    关于本站

    本站指南

    会员权益

    常见问答

    诚征合作

    广告招租

    联系方式

    免责声明

    中央看台 : 一亿新闻 ; 好东东分享 ; 文汇网摘 :
    热贴 | 两性 | 趣闻 | 生活 | 职场 | 社会 | 健康 | 休闲 | 影音

    万花频道 :
    流行专集 | 中文电影 | 外国电影 | 电视剧 | 动漫画 | 戏曲歌剧 | 中文歌曲 | 外文歌曲 | 乐曲 | 旅游胜地 | 摄影图片 | 美食 | 养生| 中文文学 | 中国美术 | 世界美术 | 论坛精选 | 曲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