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简体 | 繁体
主 页
一亿新闻
万花频道
新闻精华
中国透视
天下纵横
文汇网摘
好东东分享
注册 | 登录

一亿网主页 > 正文
标题: 一野十大虎将传奇--主力军军长——中将罗元发(2)
来源: 弄月颠/日期: 2010-12-05
随即,罗元发率部向铁笼湾开进。途中,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一阵阵山风过后,下起了毛毛细雨,继而变成大雪。转眼间,地上积雪一寸多厚。上面积雪,下面泥泞,一滑一陷,十分难走。一路行军,汗水和雨雪里浸外淋,战士们的衣服全湿透了。寒风吹来,衣服上冻成一层薄冰,稍一活动,嚓嚓啦啦直响。但战士们情绪高涨,不停地前进。

与此同时,刘戡的29军先头部队已进入瓦子街以东地区,后续部队也向瓦子街开来。

瓦子街是从洛川到宜川公路中间的咽喉,由此到宜川西南的铁笼湾,大约15公里,公路狭窄,两侧山高坡陡,沟深谷狭,遍布梢林,确实是部队隐蔽集结打伏击的好地方。

29日,我西北野战军各纵队各自到达集结地域。

罗元发所部阵地在铁笼湾,主要阻击敌前锋部队90师。

战斗打响了!

刘戡这时才发现已被四面包围,钻进了我军的口袋里。听着公路两侧解放军杀声震天,看到飞来的炮弹、手榴弹在自己的队伍中炸开,心中叫苦不迭。他急忙命90师师长严明组织进攻,突破“袋口”突围。

严明也急了,指挥他的53旅向罗元发的教导旅2团阵地猛烈攻击。

罗元发指挥部队沉着应战。

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冲锋都被2团打垮了。阵地上硝烟和浓雾掺和在一起,一片昏暗,只见炮弹带着飞溅的火花在前沿炸响,枪弹像乱飞的流星从耳边掠过。

这次,敌人组织了2个团兵力向2团1营固守的两个山头冲来。两个山头失守了,敌人接着向第3个山头扑来。

罗元发急了,命令:“王团长,给我率2营上!”

王季龙团长立马率2营冲了上去,固守第3个山头。手榴弹扔完了,子弹打光了,就用身边的石头往下砸。

敌军见我阵地没有什么威胁的火器,便呼呼啦啦地喊:“抓活的呀!”

别看王团长身材不高,一副瘦巴巴的样子,当敌人一冒头的时候,他抓起一支步枪,“唆”地一声窜了出去,大喊一声:“杀啊!”战士们纷纷从战壕中跳出来,端起刺刀和敌人来了个刺刀见红。

战斗打得非常激烈,教导旅2团已打退敌人连续20多次进攻。

情况越来越紧急。罗元发命令新4旅771团立即向左边打出去,支援2团。

经过一阵猛烈的冲杀,所有的阵地全部夺了回来。

经过一天的激战。敌29军全被我军压缩在乔儿沟、任家湾。丁家湾附近只有几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带上。

刘戡绝望了。他把惟一的希望寄托在援军和飞机上。但天降大雪,飞机不能起飞。援军呢?胡宗南来电告诉刘戡:“已令裴昌会兵团星夜驰援,望兄等激励将士,苦力撑持,以建不世鸿酸。”刘戡清楚这是空话,裴昌会兵团远在豫西,赶到这里绝非三五日的易事,援军无望。

刘戡望着漆黑的夜空,不禁悲叹:“天绝我也!”说完,已是泪流满面。

但尽管如此,他仍命令部队连夜修筑工事,作最后的抗击。

3月1日拂晓,随着3发红色信号弹划破黎明的天空,我军围歼四军的总攻开始了。

罗元发所部负责攻打公路南侧大梁上敌61旅181团。

罗元发命令新4旅771团担任主攻,教导旅2团和随后从宜川调来的3团向敌侧翼迂回,攻敌侧背。

总攻打响后,战士们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冲入敌阵,和敌人搅混在一起,“嘿——杀”的吼声,夹杂着叮当叮当的拼搏声,震撼着山岗幽谷。

敌人也打疯了,组织了一批又一批敢死队反扑过来。

经2个多小时的激战,敌61旅181团全部被歼。

罗元发立即令部队向纵深发展。

下午1时,友邻4纵把敌31旅和47旅赶到紧靠公路的几个山头上,罗元发命令部队以排山倒海之势,把南边大梁子上的敌61旅也全压在李家畔、丁家湾和小白家庄的山沟里。

敌人困兽犹斗,几次反冲锋,均无效果。又经2小时激战,敌61旅大部被俘被歼。

只剩下敌90师师部和29军军部还侥幸未被摧毁。

罗元发命令部队分头出击,乘胜追敌。

新4旅771团2营连长魏书庆率领尖刀排直插敌人心脏。敌3个连拼命反扑。

魏书庆膀大腰圆,虎虎生生,指挥作战非常勇猛。

突然,他发现右侧大树下有一挺机枪,直接威胁我前进的通道,他迂回到后边,来了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上去飞起一脚踢翻那个射手,端起那挺白朗宁机枪,对敌人猛烈射击。反扑的敌人被击退了。他高声喊道:“跟我追!”一口气追到黄龙山阵地。

这一下,魏书庆更来劲了,原来这是敌人的炮兵阵地!他灵机一动,一边继续向敌人发起冲锋,一面向敌人喊话:“蒋军官兵们,再不要为胡宗南卖命了,掉转枪口吧。我们欢迎你们参加人民解放军,争取为人民立功!”

敌炮兵也别无选择,稍稍犹豫片刻,便把帽子一扔,掉转炮口,炮弹像雨点般飞落在敌群中间。这突如其来的轰击,只三五分钟,敌阵就更乱套了,喊爹喊娘真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乱窜。

下午5时,瓦子街战斗全部结束。

此战,我西北野战军全歼敌整29军,除毙伤敌5000多人外,其余近2万人做了俘虏。军长刘戡用手榴弹自毙,整90师师长严明在混乱中被我军击毙,俘虏了军参谋长刘振世及一批师、旅、团军官。只有整27师师长等几人在被俘后,趁着混乱,钻入山中,后逃回西安。

罗元发留下教导旅侦察连打扫战场,自己率部立即奔往宜川。

此时,教导旅的1团和新4旅的16团正在攻打宜川制高点风翅山。

29日和3月1日两天,曾对风翅山发起过多次攻击,由于火力组织不周,缺乏爆破经验,进攻均未奏效。

罗元发赶到后,立即和指战员们总结研究。第二天集中了旅炮兵营的火力,采取连续爆破的方法炸开口子。经一天激烈战斗,终于将红旗插上了凤翅山。

3月3日,攻城部队和3纵一鼓作气,打进城内。徘徊观望的敌27师副师长张汉初走投无路,束手被擒。经过阎锡山、胡宗南殚精竭虑筑起的关中屏障——宜川,被彻底捣毁了!

至此,宜瓦战役全部结束!

6纵,这支英雄部队,在司令员罗元发的指挥下,再次显示了能攻善守、勇猛顽强的战斗作风。

宜瓦战役,是胡宗南进攻延安以来最惨重的一次失败。被视为他左右手的主力——整1军和整29军,被我西北野战军狠狠地砍去一个。他的四大金刚之——刘戡在战斗中自毙。胡宗南痛苦不堪,自知此役之后,西北形势大为改观,他那“西北王”的宝座,已是日薄西山,名存实亡了。

3月14日,胡宗南接到蒋介石拍给他的“手启电”。蒋在电文中说:“宜川丧师,不仅为国军剿匪最大之挫折,而其为无意义之牺牲,良将阵亡,全军覆灭,悼恸悲哀,情何以堪!”

这是胡宗南第一次受到蒋介石如此严厉的训斥。

胡宗南想起,就在一年前3月14日,正是他忙于攻击延安的时候。那时他是多么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啊!光阴似箭,只经过短短的一年时间,昔日的威风便一去不复返了。

4.胡宗南调来了全战区几乎所有能调动的部队,罗元发挺身而出,筑起一道铁壁铜墙。

1948年秋,彭德怀决定发动秋季攻势,给胡宗南以更加沉重的打击,为战略决战创造条件。

9月12日,西北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在野战军司令部所在地黄龙县雷家庄举行。

会上,彭德怀部署了秋季攻势的作战计划。为配合华北野战军中原和太原战役,彭德怀把目光盯向了驻防洛河以东、大荔以北的胡宗南的整17师、整38师,决定先拿这两个师开刀。

罗元发第6纵队的任务是,首先攻打驻守在醍醐镇的敌整门师143团,然后在荔北抗击敌人增援部队和掩护野战军主力转移。

应该说,6纵的任务是相当艰巨的,特别是在胡宗南实行所谓“机动防御”的“新战术”后,阻敌增援尤为显得艰难。

但对于喜欢富有挑战性作战任务的罗元发来说,正中下怀,部队已几个月没打仗了,官兵的心里早痒得难受。

尽管如此,罗元发这次显得特别慎重。

他特意向纵队侦察科长王正臣交待了侦察任务并一起详细研究了侦察方案。

是夜,王正臣带领侦察员,摸进了敌人戒备森严的防御地带,机警地展开侦察活动,很快将敌人的工事构筑、火力配备。兵力部署以及该地区的村落、河川和道路情况弄得一清二楚。

敌整17师143团驻守的醍醐镇,除团部及1个营集中于镇上外,其全都分散在周围的源上。以1个连甚至1个排据守一个村落,虽然形成了纵深配备,但据点之间空隙较大。

根据这一情况,罗元发决定,采取大胆分割包围,插入敌人心脏,撕破其防御体系,造成攻击良机,一举歼灭该敌。

按照这一思路,罗元发分别给教导旅和新4旅下达了作战任务,并特别强调隐蔽接敌,造成攻击的突然性。

10月5日夜,部队按原定计划,分头行动,进驻攻击出发阵地。

王正臣率新4旅771团,按照他们选定的路线,神不知鬼不觉地插入了敌人的防区,很快完成了对敌军的分割包围。

6日3时,罗元发一声令下,纵队集中的火炮一齐开火,一发发炮弹准确地落在事先经多次测定的目标上,敌人一时被炸得晕头转向。

炮火一停,战士们各自按划定的区域开始向守敌突击。

新4旅771团4连排长魏书庆带一个排负责插入敌后荔家沟,截敌通路。他们摸过散兵外壕,刚走到村口时,敌哨兵问:“谁?干什么的?”

魏书庆沉着答道:“兄弟,自己人!”

哨兵便不吭气了。

魏书庆今队伍迅速展开,将敌人四面包围。

随着魏书庆一声“打”,全排武器一齐开火,打得敌人不知所措,仓皇逃窜。不到一刻钟,就结束了战斗。抓获俘虏70多人,缴获机枪2挺,还有3车弹药。

上午8时左右,771团攻击的各据点都结束了战斗,全歼守敌。

新4旅16团负责向醍醐寨攻击。敌人溃逃了,16团顺沟追击。敌人刚窜人沟内,预先置伏于石家河的新4旅3团突然杀了出来。百余名敌人,放弃抵抗做了俘虏。6时30分,就全部结束战斗。

消息传来,罗元发在电话中兴奋地对新4旅程旅长说:“部队打得好,这叫敌变我变,敌人采取防御与集中机动,这就要求我们战术上更灵活,更突然,方能保证每战必胜。”

在新4旅激战的同时,教导旅向醍醐镇发起了攻击。

先头团1团在罗少伟团长的指挥下,从镇东南发动突击,邀速攻克外围地堡,随即向村西角的敌团部发起攻击,在敌人溃进中,将其歼灭。

当教导旅2团进至醍醐镇东三里处,镇内守敌开始逃窜,王季龙团长立即令各营追击。

6日上午10时,战斗全部结束,第6纵队胜利完成围歼敌整17师143团的作战任务。

下午1时,罗元发接到彭德怀的命令,向直井方向开进,参加围歼敌38师师部的战斗。

教导旅1团再次作为纵队先头团急行军向宜井奔去。刚到宜井村外,罗少伟团长见前一部敌人处于慌乱之中,于是趁敌人立足未稳,一声高喊:“冲啊!”战士们像猛虎一样向村口扑去,闪电般地冲到前沿,随着一阵手榴弹的爆炸声,敌阵地迅速被占领。

罗团长命部队勇猛追击。1团官兵只恨自己少长了双翅膀,奋力追击,犹如秋风扫落叶,所向披靡。

已是夜晚,夜空中只有稀疏黯淡的星光闪烁。教导旅1团1营2连连长李金合走在前面,突然迎面跑来一人喊道:“副旅长在前面等你们,快跑啊!”

李连长一听,知道遇上敌人了,不觉心中暗喜。他一声不吭地跟着猛跑,跑进敌群后就喊:“副旅长在这里,你们快来集合!”

等敌人拥到一起时,他接连甩出几颗手榴弹,炸得敌人鬼哭狼嚎,喊爹叫娘……

10月6日和7日两天,西北野战军作战顺利,歼敌整17师第48旅、整38师第27旅,完全解放了黄河、洛河之间,大荔以北广大地区。

8日,罗元发奉命率6纵集结于胭脂山、乌泥庄、柳家源、汉村地区,休整待命。

10日下午,纵队指挥所里,罗元发正伏案研究作战计划,猛地响起急促的电话铃声。

罗元发拿起电话,传来了教导旅旅长陈海涵的声音:“司令员,情况紧急,刚才接2团长王季龙报告,敌人一个多团的兵力北犯,一路奔向柳池,另一路向2团正面岔口地区前进。”

“继续监视敌人,听候命令!”

放下电话,罗元发急速地思考起来:野战军主力在此,敌人仅仅这么点兵力敢冒犯吗?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对,后面一定有胡宗南主力跟进,这预示着一场大战在即。

想到这里,他立即命令部队迅速占领阵地,控制制高点,加修工事,注意警戒,准备迎接来犯之敌。

同时,他将这一情况报告给彭德怀。

原来,胡宗南获知我西北野战军发动荔北战役,如果此仗失败,则不仅整17师、38师被歼,而且解放军将打过洛河,逼近渭河,直抵西安城郊。这还了得!他急忙令第65师和第1师前往增援。

10月11日8时,敌65师先头部队向6纵的各前哨阵地发起了进攻。

罗元发下令,教导旅新4旅各前哨阵地奋力抗击,没有命令,不得后撤。同时命令纵队主力迅速占领第一线防御阵地。

敌人动用了大口径火炮、战车、飞机等,攻势十分凶猛。

罗元发感到,自延安保卫战以来。还从未遇到如此猛烈的炮火。

战斗一开始就十分激烈,敌军借助飞机的轰炸,在炮火延伸后,就咿咿呀呀地冲了过来。6纵的指战员同仇敌。汽,一次又一次地打退了敌人的攻击。

战至午后,敌人率先突破了新4旅16团柳家源及龙窝以北阵地。又迂回抢占了771团、3团背后高地。771团和3团被迫交替转移到杏子河及乌泥庄西南阵地。

下午3时,敌人又从新4旅和教导旅的结合部突破东西汉村以北第一道防御阵地,教导旅被迫退守山梁山东、西窑头第二道防御阵地抗击。

战斗一直进行到天黑,双方的枪炮声才慢慢停了下来。

这时,野司送来急电:野战军决定趁敌立足未稳,集中主力1纵、2纵、3纵和6纵攻击敌整编65师,务求全歼,定于次日拂晓总攻。

罗元发立即作了重新部署。深夜2点,他来到阵地检查。战士们不顾一整天激战的疲劳;仍在紧张地构筑工事。

12日7时,三发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教导旅率先向大壕营及东西汉村之敌进击,主要攻击目标为敌187旅560团。

敌560团在李家坡,因位置突出,迅速被教导旅1团包围。敌187旅多次增援,均被打退。战至下午1时,敌560团全部被歼,团长冯直夫被活捉。

教导旅2团,同时向东汉村的敌187旅主阵地和西汉村的敌123旅阵地发动进攻。进攻敌187旅,因该旅预备队增援,未能拿下,但进攻敌123旅,进展顺利,敌阵地被突破,此时,教导旅回团、3团占领李家坡后,乘胜从东汉村右侧插入,与2团迅速对敌123旅形成合围之势。尽管敌人派出了督战队,但终未挽回失败的命运。

与此同时,我新4旅各团作战神勇,纷纷夺回了11日失去的阵地。

战至黄昏,敌人大批增援部队不断拥过来。

原来,胡宗南先是调李日基的76军投入战斗,后又令36军、1军、17军、38军、90军赶来,顿时,在荔北,除65师外,胡宗南一下子又投入了13个师约八九万兵力。

胡宗南这次学“乖”了。与西北野战军数次交战,方才明白“集中优势兵力”的好处。胡宗南这次动用了他几乎所有能动的部队。

彭德怀见此,决定主力撤出战斗,待今后再次寻找战机。

同时,彭德怀命令,罗元发的6纵负责抗击敌人,掩护主力转移。

接到命令的罗元发,再一次感到,一场恶战在即。

罗元发作了深入动员,号召部队坚守阵地,寸土不让,坚决完成掩护野战军主力安全撤离的任务。

10月13日9时,敌人同时投入2个整编师的兵力,分别向教导旅和新4旅发动猛攻。

6纵的指战员们奋勇抗击,打退了敌人几十次进攻。战至上午11时,部队分别撤至第二道防御阵地。

中午,敌人见进攻缓慢,急了。先是十余架飞机轮番轰炸。扫射,同时,成千发炮弹向我阵地倾泻。顿时,我阵地被硝烟和尘埃所笼罩。

紧接着,敌人以装甲车开道,步兵以密集队形向我再次冲锋。

激战数小时,我第二线防御阵地有几处被敌人突破,情况十分危急。

见此,罗元发拿起电话:“陈旅长吗?野司就在我们后面2里处,你们一步也不能退!你们要坚守阵地,抗住敌人的进攻,不能随便放弃一个阵地,要坚持到黄昏,坚决保证野司首长和野战军主力的安全转移!我再重复一遍:死守阵地,一步也不能退!”

同样的命令,罗元发给新4旅同时下达。

命令下达后,部队的团、营指挥员都跑到了第一线阵地,同战士们一起,与敌人反复争夺,经2个小时的激战,阵地稳住了。

在教导旅1团1营阵地上,教导员张世平见身旁的重机枪突然不响了,问:“怎么回事?”

“机枪里的水打干了,附近又没有水,咋办呢?”

“没有水你们不会尿尿?”

张世平的一句话提醒了机枪手,不一会儿,重机枪又吐出了愤怒的火舌。

3连1排长慌慌张张地跑来了。

“教导员,我们连子弹都打光了。”

“子弹打光了,还有手榴弹,手榴弹打完了,就准备拼刺刀!”

1连巩连长带1连和2连3排组织反冲锋,他端着机枪冲在最前面。一阵阵猛烈的扫射,一颗颗手榴弹在敌阵上开了花。反冲锋成功了,失去的阵地夺了回来。

敌整编90师主攻东西窑头。距东西窑头不远处是野司和6纵的指挥所。下午2时,在敌人的一阵猛攻下,我前沿阵地被突破,东窑头阵地被敌1个营的兵力占领,敌后续部队不断跟进。

罗元发火了,“陈旅长,怎么搞的?给我把东窑头阵地夺回来。野司有什么三长二短,我拿你是问!”

陈旅长从来没见罗司令员发过这么大的火。他立即令1团组织1个营实施反击。

1团参谋长任书田自告奋勇担任突击队队长。

突击队上去了。他们兵分两路,迅速隐蔽接近东窑头。随即,他们端着刺刀,一鼓作气冲上山头,东西夹击,将山上的敌人全赶到了山下,敌人抱头逃窜,死的死,降的降。正在上山的援军也只好停止了进攻。

东窑头阵地夺了回来。野司和纵队指挥所的险情得到了缓解。

17时30分,彭总来电:野战军主力已转移完毕,命令6纵撤离战场。

罗元发接电话后,兴奋地说:“是,彭总,我们马上行动!”

正是黄昏时分,恰恰利于6纵撤退。罗元发命令教导旅3团占领韦庄、高庙一线,掩护纵队主力撤退。在给各部队下达撤退命令时,特别强调有秩序分批次实施。

19时,纵队全部撤出战斗。

10月14日晨,当朝霞染红了荔北高原的时候,6纵在罗元发的率领下,扛着战利品,押着一队队俘虏,转移到澄郃以北休整去了。

5.皋兰山上,遍地是殷红的血浆,满目是燃烧的火焰,如血的残阳里,愈显得残酷而悲壮。

兰州战役,史称第1野战军在西北的最后一战。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自1949年8月30日兰州战役之后,在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第1野战军几乎未遇到大的抵抗,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解放了大西北。

之所以这样说,还因为,兰州战役,第1野战军打得十分艰苦,历时回个多星期,曾二次攻城,马家军的疯狂抵抗,使我第1野战军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

而其中打得最苦,付出代价最大的要数第1野战军的第6军。

自1949年6月始,在西北野战军基础上成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野战军,按编制序列,原第6纵队被划为第2兵团第6军,军长是原纵队司令员罗元发。

在兰州战役中,第1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把整个战役中最艰巨、最难啃的“骨头”交给了罗元发的第6军。

这是彭德怀对第6军作战能力的信任,也是对军长罗元发指挥才能的信任。

战役的胜利再一次表明,罗元发及他的第6军没有辜负彭总的信任,第6军不愧为是野战军的第一主力,罗元发是一位能征善战、善打硬仗恶仗的虎将。

在兰州战役中,第6军负责攻打兰州的南大门——皋兰山主峰营盘岭。

兰州,古代有“金”城之称。历代为兵家必争之地,北濒黄河,三面依山,地势十分险要。环抱城垣的皋兰山,峰峦高耸,成为古城的天然屏障。

攻克兰州,必须首先攻占皋兰山这道天然屏障。

营盘岭,是皋兰山的主峰,兰州的南面屏障,从兰州内城有公路直通峰顶。各种火炮、弹药及其他作战物资,均可由汽车直接送到阵地。

山上的工事,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以1个工兵团,外加3000民工,整整修筑了半年多。尔后,马步芳又派了1个工兵营,还有数千民工,又加修了3个多月。这些永固性工事,总耗资数百万元之多。

主阵地以钢筋水泥明堡与暗堡,构成核心的集群工事。围绕主阵地三营子这个山梁,自上而下有环形峭壁3道,每道高约2至3丈,峭壁外挖有2丈多宽的外壕,外壕内外两面均设有铁丝网,并布满了小型航空炸弹,每枚炸弹重30磅。炸弹与不同型号的地雷连接成梅花或连环雷,踏响一个,连响一串,马匪称之为土飞机。整个阵地上,明堡暗堡,火力组成交叉火网,并以可容纳2个营兵力的地道相互串通,既能打,又能藏。

营盘岭左有狗娃山、沈家岭,右有马架山守敌的火力支援,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火力体系。如果我军攻占营盘岭,就可以居高临下,轻重火器可直接控制兰州整个市区和敌人惟一的退路黄河铁桥。

扼守营盘岭的是马步芳的精锐主力第248师。

负责坚守兰州、准备与我解放军决一死战的总指挥马步芳之子马继援曾公开叫嚣:“营盘岭是牢不可破的铁阵,是固守兰州的南大门,如果共产党的军队能攻破它,我便自动撤出兰州。”

对这一切,作为负责攻打营盘岭的总指挥第6军军长罗元发是再清楚不过的。尤其是对马家军的凶残、打起仗不要命的作风,罗元发也是领教过的。

攻打兰州的命令,是彭德怀在1949年8月4日下达的。并定于8月21日发起攻击。

对于攻打兰州的备战,罗元发没有丝毫的懈怠。

那天,算起来,也不知是第几次了,罗元发又来到阵地前沿。这次来,主要是最后敲定进攻营盘岭的主攻方向。

按过去的战法,大都是从敌人的侧翼实施迂回、分割和包围。

这一次呢?罗元发发现,营盘岭主阵地东西两侧都是悬崖绝壁,难以攀登,而且敌人可能料到我军善长迂回战术,特别加强了两面的火力配备。

并且,西边沈家岭和东边马架山互相衔接,互为依托,不管选哪个方向,都在敌人的火力网覆盖之中。

惟一的选择:正面强攻。

正面强攻,对进攻部队意味着什么,这一点,罗元发当然清楚。但这是出于无奈,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惟一选择。

进攻方向确定后,罗元发紧接着下达了作战命令。决定由第17师和第16师担任攻击营盘岭任务。第17师担任主攻,第16师配合。

命令下达后,罗元发特意审查了担任主攻的第17师的作战部署。

第17师师长程悦长决定:由该部第50团负责攻击敌主阵地三营子;第49团首先攻歼汤家湾和三营子上庄前沿阵地之敌,为第50团攻占三营子阵地扫清道路,而后作师的预备队,并以2个营的主力从三营子西南侧寻找突破口佯攻配合。第51团以1个营的兵力,从三营子西侧佯攻配合,另两个营作为第50团的第2梯队。

罗元发对这一作战方案是满意的。

8月20日晚,攻击部队利用夜暗,沉着机警地越过许家规汤家湾村前的蜂腰部,接近敌人阵地。

苍苍茫茫的夜,万籁俱寂。敌人做梦也不会想到,在他们阵地前沿几十米的崖坎下,潜伏着成百上千的解放军战士。

拂晓时分,3发信号弹划破长空,全线攻击开始了!

第6军的轻重火器,吐着无数火舌,向敌人阵地倾泻着。

英勇的战士们,端着上了刺刀的钢枪,与敌人反复争夺着三营子第一道阵地。

在崖坎前和崖坎上面的开阔地,敌我双方来回拼搏,激烈争夺着每一寸土地,扭成一团,咬在一起,战斗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真是难解难分。

罗元发站在指挥所,手拿话筒,大声喊着问:“你们那里情况怎么样?”

程悦长师长喊着答道:“第50团攻击受阻。”

“怎么回事?”

“刚发起攻击时,我们的炮火只摧毁了敌人的表面阵地,当炮火转移时,躲在暗堡里的敌人又钻了出来。我爆破分队难以接近崖壁,无法实施爆破,部队一开始伤亡较大,我们正重新组织火力,准备再次突击……”

罗元发又挂通了第16师的电话。16师的情况跟第17师差不多,也是进攻受阻。

罗元发大声命令:“组织部队,集中火力,坚决把敌人的嚣张气焰压下去!”

枪在响,炮在鸣。战士们怒吼着,向顽固抵抗的敌人继续发动着一次又一次的勇猛冲锋。

整整激战一天,除了第50团少部分兵力突至敌第二道防御阵地外,几乎无大的进展。

黄昏时分,彭德怀下达了全线停止攻击的命令。

原来,其他各军的攻击情况与第6军差不多。

罗元发很难受,他还从来没打过这么憋气的仗。

正在这时,彭德怀来电话:“罗元发同志吗?我是彭德怀,你们那里的情况怎么样?”

罗元发如实地报告了战斗经过和进攻受挫的原因,并作了自我批评,也准备接受彭总的批评。

未想,彭德怀却说:“这个不要紧,吃一堑,长一智嘛!今天第4军、第的军,进攻也未得手。看来野司发起总攻的时机仓促了些,使你们的准备工作受到一些限制。”

这一番话,说得罗元发心里热乎乎的。

彭德怀接着稍稍加重语气,以命令的口气说:“你们好好总结一下。我再给你3天时间,充分进行准备,争取一举攻克营盘岭!”

“彭老总,我坚决完成任务!”

“有什么困难没有?”

“别的没有什么,就是军里的炮火弱了些。”

彭德怀果断地说:“那好吧,我同司令部讲一讲,把野司炮团拨给你指挥。”

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彭总如此理解和支持,我罗元发只有拎着脑袋上了,不一举攻下营盘岭,我第6军还算得上野战军的主力吗?!

“充分进行准备,争取一举攻克营盘岭”的口号立刻在第6军喊响了。全军全力以赴投入到夜以继日的紧张的战前准备中了。

这次,罗元发着重对炮兵火力作了重新部署,吸取首攻炮火分散的教训,把全军所有的火炮集中起来,加上野司增援的炮兵团,统一指挥,并将其中的16门火炮扛到了山上,进行直瞄射击。

8月24日,全线再次进攻的前一天,罗元发来到了担负主攻的第17师第50团。

面对一张张因激战在即而变得更加严肃的指战员们的脸,罗元发说:“攻克营盘岭,是攻克兰州的关键。如果你们能先攻下皋兰山的三营子阵地,就好比一把钢刀插入敌人的心脏一样,必然会置敌人于死地。因此,你们团能担任这一任务,是你们的光荣!我们第6军全军在看着你们,参加攻打兰州的全部攻击部队在看着你们,你们有没有决心?”

“有!”全团官兵一声呐喊,如春雷滚过大地。

8月25日晨,第二次全线攻击兰州的战斗打响了!

罗元发一声令下:“开炮!”刹那间,整个营盘岭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复仇的炮火,猛烈地轰击着营盘岭。营盘岭陷入一片火海里。

半个小时后,担任正面主攻的第50团突击队第7连,在硝烟的笼罩下,像一把锋利的尖刀,直插敌人的第一道防线。

连长陈金奎、指导员曹德荣带领全连,一路冲锋在前,连续组织爆破,摧毁敌人暗堡,炸开敌人堑壕,为大部队开辟通路。

敌人开始疯狂地反扑,从正面和两翼的3个地堡里,同时猛烈地扫射着。密集的子弹飞啸着,声如阵阵风涛,突击队伤亡很大。

陈金奎立即将剩下的几十人,组成了3个班9个战斗小组,同时命令:“大家跟我上!以小组为战斗单位,拉开距离,注意隐蔽,交替吸引敌人火力,互相掩护前进!”

终于,离敌堡很近了,陈金奎趴在一个土坑里,把帽子挑在刀尖上,在空中晃了几下,只听得“哒哒哒”一阵枪响,帽子早被打飞了。

“火力掩护!”

在我一阵猛烈的扫射下,陈金奎突然猫腰冲上去,接连把两颗手榴弹塞进了敌火力孔。

“轰隆!轰隆!两声炸响,敌暗堡被炸掉了。

突击队沿着陡峭的山坡,继续往上冲。

敌人一个排从侧翼猛扑过来了,马军士兵一边抢着马刀嘶喊着往上冲,一边拼命地甩着手榴弹。

敌人冲得很近了,陈金奎喊道:“用手榴弹炸!”

成群的手榴弹,将反扑的敌人炸得死伤大半,剩下的又逃了回去。

此时,陈连长负伤了,全连也只剩下10余名战士。曹德荣挺身而出,又率领大家接连打退了敌人两次反扑。后续部队增援上来了,曹德荣带着仅存的几名战士,与冲锋部队再次冲杀上去。

当部队冲到营盘岭主阵地前沿时,被一道又高又陡的峭壁挡住了。由于土质坚硬,几次爆破,均未炸开突破口。敌人钻在钢筋水泥的暗堡里,拼命扫射。冲锋部队接连发起几次冲击,伤亡很大。运动到前沿的4个连队,一时上不去,下不来,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

站在指挥所的山头上的罗元发,从望远镜中看到这一情况,急了,拿起电话:“刘团长吗?立即组织连续爆破,坚决冲上去,占领阵地!现在,我就到你们那里去!”

就在这时,传来一声巨响,峭壁炸开了!

原来,第7连指导员曹德荣眼看3次冲上爆破的同志都牺牲了,而峭壁仍未炸开,进攻部队受到严重威胁,他当机立断,拿起了3个炸药包冲了上去,两个战士紧跟而上。可是,峭壁像一堵高墙,没有支架,无法放炸药。情况万分危急!曹德荣不由分说,高高举举起炸药包,紧紧按在峭壁上,对战士大喊一声:“快拉火!”

战士不忍心下手。

曹德荣怒吼着:“我命令你拉火!”

战士含着泪水,拉响了导火索,翻身滚下山坡。

一声震天巨响,峭壁被炸开了。

战士们高呼着曹德荣的名字,很快攻占了敌人的第一道防线。

血战已经持续了5个小时。

第50团继续与敌人激烈地拼杀,一步一步地逼近敌人的第二道防线。

在50团进攻的同时,第17师程师长指挥第51团,从营盘岭的西面发起了攻击。

与此同时,第16师的46团,从营盘岭的东面,向三营子敌阵地发起了猛攻。

面对东、南、西三面同时攻击,敌人溃退了,我一举攻占了第二道防线。

太阳已经爬上了当空,正是中午12时左右。

西面战场上,我第4军已经攻占了敌主阵地,但激战仍在进行。东面战场上,第的军正血战马架山,红旗一节一节朝着顶峰移动着。

沈家岭、马架山的守敌,已是自身难保,根本不可能用火力援助营盘岭阵地上的敌人。

营盘岭制高点敌人的主阵地,已经陷于第6军的三面攻击之中。敌人陷于一片混乱,无力组织较大规模的反扑,妄想依托坚固工事顽抗到底。

下午1时,攻击营盘岭敌人主阵地的冲锋,从三个方向上同时发起。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第16师46团和第17师51团,从东西两面发起进攻。第17师第50团,仍然从正面主攻。

这时,第门师第49团从纵深调了上来,投入战斗,加强了正面的攻击。几乎同时,第16师第48团也攻了上来。

血战进行了1个多小时,第50团首先攻入了敌人的集群工事,与守敌展开了肉搏。

不一会儿,三面红旗先后在敌阵上飘扬起来,胜利即在眼Bu。

但是,刚刚插上敌人阵地的红旗,旗杆被敌人的机枪接连打断。每次打断,每次又重新竖起。

就这样,红旗一面面地在阵地上飘扬着,营盘岭主阵地,终于被第6军全部占领了。

但是,敌人不甘心失败。敌248师师长韩有禄亲自督战,拼凑了1个营的兵力,从二营子方向反扑过来。

“天门开了……要升天了……”

疯狂的敌人,嗷嗷叫着冲到阵地前沿。

早已“迎候”的第6军官兵,先是轻重机枪的一阵“点名”,紧接着,第50团的勇士们,一齐跃出战壕,高声呼喊着冲入敌群,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

犹如猛虎扑羊,勇士们从山头上冲杀下来,直杀得敌人死伤惨重,慌忙退下二营子。

罗元发命令第16师和第17师的先头部队继续攻击,敌二营子和头营子阵地相继被占领。

营盘岭攻坚战,第6军在罗元发的指挥下,从拂晓发起进攻,一直激战到下午5时,全歼三营子主阵地守敌1725人,部队伤亡约1500人,仅第17师就付出了伤亡1235人的巨大代价,其中担任主攻的第50团牺牲668人,突击队第7连几乎无人生还。

阵地上,到处堆满了尸体,鲜血染红了山头,血水与黄土混合在一起,满山遍野都淤着一层尺把深的殷红的泥浆。残火燃烧着尸体,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硝烟味和焦臭昧。一场残酷的战争,留下的是惨不忍睹的场景。

如血的残阳,映照着红旗,映照着烈士的鲜血。皋兰山上,遍地是殷红的血浆,满目是燃烧的火焰,血与火交织在一起,愈显得残酷而悲壮。

8月26日晨,罗元发的第6军进入兰州城内,与兄弟部队第3军、第4军和第19兵团的部队胜利会师。

兰州解放了!

8月30日,彭德怀举行了隆重的入城式。

烈士的遗体刚刚掩埋,胜利的喜悦还未从指战员们的脸上消失,按照彭德怀的命令,罗元发又率领这支第1野战军的主力部队,与王震司令员的第1兵团一起,踏上了西进的征程……



本贴由[司隶校尉]最后编辑标题于: 4日/8月/9 3时13分35秒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 Top30:

30. 武汉肺炎引全球危机 中国染病者破千 当局缄默
29. 弃北京拥抱台北 捷克海盗党扭转总统亲中政策
28. 习近平成“粪坑先生” 脸书为不当英文翻译道歉
27. 世界近半国家今年不太平 中国或因香港有动乱
26. 二次炸锅 故宫撒欢女远避美国 赌城继续炫富
25. 局势失控?美三大机场今起筛查来自武汉乘客
24. 武汉肺炎感染人数恐多达1700人 英科学家这么估
23. 开奔驰进故宫的她是哥大毕业?丢人都丢到BBC了
22. "按既定方针办":毛泽东临终嘱咐真相
21. 中国女富豪拯救美国小镇 老美欢天喜地看她撒钱
20. 前美外交官爆惊人之语 中国想把缅甸纳为一省
19. 开国元勋后代故宫豪车撒欢 连胡锡进都怒了
18. 崔天凯险丢“乌纱帽” 库什纳成协议“大推手”
17. 惊爆:前欧盟驻外大使 被控是中国间谍
16. 狠批九二共识完全解释成一中 马英九要对岸负责
15. 深扒:故宫女主的八千万美国豪宅 牵出了他!
14. 女网友闭馆日开豪车进故宫惹议 自称中共红后
13. 台军“形象女主播”与同事通奸被捉奸在房
12. 关于台湾归属 缅甸这个表态很厉害
11. 陈景润45岁才遇到爱情,现今他的妻儿如何?
10. 常吃这两道家常菜,血管年轻起来
9. 川普得到了一纸协议,中国得到了胜利
8. 丧偶长媳为婆婆养老送终 婆婆遗嘱: 遗产归二儿子
7. 美总统参选人杨安泽妻子 怀孕时遭名医性侵
6. 湘妹子在埃塞俄比亚“承包”13个鱼池
5. 女子被五个壮汉锁在房间里轮流“折磨”
4. 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雄鹰沉醉 睡狮觉醒
3. 被骂成“刘鸿章”,刘鹤开口说话了
2. 中美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中国作出哪些让步?
1. 这4件事女人不拒绝你,她迟早会和你在一起

动态浏览线
更多>>
  • 英雄虎胆/中文电影
  • 文革期间的十大未知真实内幕的
  • 黑人夫妻生出双胞胎 竟然一黑一
  • 通奸还是强奸?交通局长倒在女
  • 中国特色 最漂亮的女县委书记通
  • 美摄影师恶搞:圣诞老人很色 白
  • 组图:邓小平的儿女今何在? N
  • 中国“基因编辑婴儿”案 贺建奎
  • 惊:日本女性每200人就有一人演AV
  • 苍天有眼 (2004)/电视剧
  • 五月的鮮花/流行专集
  • 四川官员裸聊记录遭曝光 内容肉
  • 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流行专集
  • 不再怼 耿爽夸了一位路透社驻华

  • 美国嬉皮运动中的放荡男女(组
  • 水浒后传 - 古典小说/中国文学
  • 梅兰妮亚新书发行,曝了这些料
  • 倪妮不穿内衣激凸清晰可见 小麻
  • 体操天才为国夺冠无数 被国家抛
  • 俄专家:中美海军若交战 将持续2
  • 变态 贪官办公室搜出一堆女内裤(
  • 习近平身边侍从披露:习早已没
  • 丘比特和普赛克/世界美术
  • 老照片背后风花雪月的香艳故事(
  • 最恶名昭彰的骗子警告:千万别
  • 干爹国拟以150亿美元 换取伊朗恢
  • 上班迟到 美国女子以轮胎破裂照
  • 普京单膝跪地,这样献上一束玫
  • 一亿网 (原华人乐园) 1eew.com © 2001 - 2015
    关于本站

    本站指南

    会员权益

    常见问答

    诚征合作

    广告招租

    联系方式

    免责声明

    中央看台 : 一亿新闻 ; 好东东分享 ; 文汇网摘 :
    热贴 | 两性 | 趣闻 | 生活 | 职场 | 社会 | 健康 | 休闲 | 影音

    万花频道 :
    流行专集 | 中文电影 | 外国电影 | 电视剧 | 动漫画 | 戏曲歌剧 | 中文歌曲 | 外文歌曲 | 乐曲 | 旅游胜地 | 摄影图片 | 美食 | 养生| 中文文学 | 中国美术 | 世界美术 | 论坛精选 | 曲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