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简体 | 繁体
主 页
一亿新闻
万花频道
新闻精华
中国透视
天下纵横
文汇网摘
好东东分享
注册 | 登录

一亿网主页 > 正文
标题: 一野十大虎将传奇--北战南征——中将刘忠(1)
来源: 神州跨/日期: 2010-12-05

北战南征——中将刘忠

刘忠福建上杭人。1929年参加红军。解放战争时期任太岳军区司令员,一野第62军军长,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1.此时的刘忠,心中非常清楚:即将来临的是一场艰苦的堵击战,能不能歼灭北逃之敌,关键在于手中的这一个团能不能堵住敌人。

1945年8月,历时8年的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了,中国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国内阶级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蒋介石在积极准备发动内战的同时,又顾虑到解放区力量的强大及国内外人民的反对,便采用和平谈判的欺骗手段,企图先诱骗共产党交出军队和解放区的政权,如果谈判不成,就把破坏和平的罪名加到中国共产党的身上,并以此作为发动内战的借口。因此,他于8月14日至23日,三次电请毛泽东主席到重庆进行“和平谈判”。

为了挽救和平,避免战争,或推迟战争爆发,揭露美蒋阴谋,团结教育全国人民,毛泽东决定亲赴重庆同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8月28日,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等人到达重庆。我党的这一行动,表明了我党的和平诚意,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和拥护。

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最高决策人,毛泽东当时头脑是十分清醒的,和谈只是一种手段,和谈需要有实力做后盾,“谈”与“打”不可分离,以打促谈,才能谈好。为此,他要求解放区部队对蒋军的进攻给予粉碎性的打击,迫使蒋介石集团老老实实坐在谈判桌边。

毛泽东等人在重庆谈判期间,中国共产党的军队在上党、察绥、邯郸、津浦路等地相继粉碎了蒋军的进犯。尤其在上党地区,我军狠狠教训了国民党军,一举歼灭其2个军,直接支援了我党在重庆的谈判,迫使蒋介石不得不与我党签订了和平协定。

上党大捷,是中国共产党武装在解放战争初期的一次辉煌胜利,受到了毛泽东的表彰。

上党战役是晋冀鲁豫解放军打的,是刘伯承、邓小平亲自指挥的。一线指挥官是一位猛将,名叫刘忠。

刘忠是福建上杭人,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红军。参加了红军一至五次“反围剿”和万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先后任抗大6分校校长、晋豫联防军司令员、太岳军区386旅旅长。上党战役后,他任晋冀鲁豫军区第4纵队参谋长、太岳军区司令员、华北野战军第1兵团第15纵队司令员。第18兵团第62军军长。后来18兵团调归第1野战军领导,刘忠又接受了解放大西北、进军大西南的作战任务。建国后,他任西康军区司令员,后来调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当院务部部长。

上党战役打响时,刘忠是386旅旅长。

1945年8月下旬,蒋介石邀请毛泽东到重庆谈判的同时,继续派遣军队经同蒲、平汉、津浦三路向我解放区进攻,其主要力量有:

国民党第1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率2个军,经风陵渡北渡黄河,侵入晋南运城地区;

第11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率3个军,向河南郑州集中;

第10战区司令长官李品仙率3个军,向苏北的徐州前进;

第12战区傅作义部进占归绥、集宁西城后向察哈尔进攻;

第2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以主力进占太原,同时以其第37师、第68师、第69师,挺进第2、第6纵队,保安第5、第9团等部,共1.7万余人,由第19军军长史泽波指挥,在日军第14独立旅团掩护下,从临汾、浮山以南地区,向我晋冀鲁豫心腹地带上党地区发起大规模进攻。

在上述诸路敌人中,可以说以阎锡山之敌对我威胁最大。这是因为上党地区东控太行,西据太岳,南有黄河屏障,地位居中原之犄角,晋冀之脊梁,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从当时的全国战局看,蒋军占领上党地区,即可与企图打通同蒲路的胡宗南串通一气,继续东进夺取平、津,占领华北;从当时局部看,阎锡山占据了上党,就可分割我太行、太岳两地区,然后逼我主力决战。

所以毛泽东一眼就看穿了敌人的阴谋,在他赴重庆谈判之前就说道:“晋冀鲁豫军区的任务,首先是消灭进攻上党之敌,除去心腹之患。只有打得好,才能谈得好,你们仗打得越好,我就回来的越快。”

晋冀鲁豫军区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坚决执行毛泽东的指示,决心集中太行、太岳、冀南三区主力及地方兵团一部共约3万余人,于1945年9月上旬,组织上党战役。

1945年9月初的一个晴朗的日子,刘伯承、邓小平在山西潞城以西的黄碾村,召开旅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中央作战部署。

刘伯承司令员先谈了全国的战局形势,接着指出,“上党战役很重要,关系全国的战局。党中央、毛主席命令我们必须把插进来的阎锡山军消灭,保卫上党。这次战役在战术上要有新的转变,即从分散到集中,从游击战到运动战、攻坚战。”刘伯承的几句话,把关系全战役的最根本问题讲得清清楚楚。会议确定先打长治外围各县城,吸引敌人出长治,消灭敌人于运动之中,然后攻占长治。

刘伯承讲完后,季达参谋长分配备军区的任务,刘忠的386旅的任务是攻打长子县城。

会后,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对攻打长子县城又作了具体部署,并把决死第1旅的第38团配属给第386旅。

陈赓问刘忠:“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刘忠斩钉截铁地回答:“坚决执行命令!保证完成上级首长交给我们旅的任务!”

刘忠和旅政委张祖谅回到了旅部驻地。刘忠知道这次任务的担子不轻,对于如何带好部队,圆满完成艰巨的作战任务,不辜负上级对本旅的信任,必须认真对待。刘忠深知,上党战役是晋冀鲁豫军区部队在抗日战争胜利后对国民党军队作战的第一次大战役,也是晋冀鲁豫军区部队由分散的游击战向集中的运动战转变过程中,初次集中三个区主力作战的第一次大战役。参战部队编制仍不充实,多数在千人以下,装备很差,新参军的战士多数使用大刀、长矛,弹药奇缺,不少步枪仅有子弹数发。而作战对象却是阎锡山的基干部队,装备齐全,长于防御,且据守着日军多年修筑的工事。在这种情况下,要战胜敌人,取得战役的胜利,必须进行充分的战前动员和严格的训练以及发动群众等准备工作。

刘忠一方面对部队进行深入细致的动员教育;另一方面加紧组织战前训练。在此基础上,又召集了全旅营以上干部会,布置各团的战斗任务:

第772团先夺取长子城北关,而后在北关登城;

士敏独立团佯攻东门,吸引与牵制敌人;

第20团、第38团首先攻占长子城的西关,而后在西门发起攻城战斗。第20团是登城的主要部队,集中全旅的炮火掩护该团登城。

长子城位于长治的西面,相距长治50华里。城虽不太,但工事坚固,城墙有2.5丈高,城门外有石碉堡,城角四周有砖碉堡,城角外面设有低碉堡,每个低碉堡还设有一道3米多宽、2米多深的护城壕,墙外还有1米多高的铁丝网,主要地段设有地雷,城墙垛上放有许多手雷,一碰就会爆炸。在交通要道上设有拒马,这是日本鬼子构筑的,阎锡山部队又加以改造,整个防御阵地相当坚固。

9月13日黄昏,第772团首先与敌打响,向敌进攻时,被前面一座孤陡的小山挡住了去路。这座小山名叫北高庙,筑有坚固的碉堡,是长子守敌的重要屏障,好比一个乌龟头,站在庙上用肉眼能看清城内的来往行人,炮火可以直射到大街上。守敌凭借北高庙的工事顽固死守,我772团发起了4次冲击,都未攻下来,形成对峙的局面。

第772团团长周学义很焦急,也很不服气,喊道:“难道我们要在长子城下丢脸?决不!无论如何都要把它攻下来!”

面对胶着局面,刘忠不断地思考着如何打破敌我对峙局面。第772团是支老红军部队,勇敢果断,屡次战斗中能攻善守,并特别擅长夜战,被称为“夜老虎团”。夜战,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对,用夜战消灭敌人!想到这里,刘忠果断指示周团长:实行夜战!

周团长当即在全团选出了一个排,亲自交待任务,实施“夜摸”。说来也巧,恰好那天晚上天特别黑,这就为我军的“夜摸”成功提供了又一有利条件。

夜里,炮火停息了,只听见秋虫唧唧地低鸣。上弦月刚从太行山那边升起,又被一朵朵的薄云遮住了。“夜老虎团”的孤胆英雄们一个个匍匐前进,悄悄地逼近敌人。第772团攻了两天没有成功,守在庙里的敌人便疏忽大意起来。他们做梦也没想到第772团会在夜间从背后包抄上来。

随着突然而至的机关枪的扫射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敌人被惊醒了。没等反应过来,我军勇士已冲到敌人面前:

“缴枪不杀!”

敌人只有举起了双手。

第772团攻下了北高庙,砍断了敌人的“龟头”。接着立即攻击北关,敌人慌忙退入城内。

就在第772团攻击北高庙时,第20团以迅猛的动作攻占了长子城西关。第38团紧随第20团开进至城下。早在红军时期,刘忠就养成了冲锋在前、指挥靠前的作风,这次也不例外。他率第20团团长楚大明等人冒着敌人不间断的炮火,进到第20团前沿观察所,一同研究登城的方案。

观察所设在老乡家的屋脊下,是从屋脊下挖了一个小洞,非常隐蔽,敌人根本发现不了,而观察视线很宽阔,可以清楚地看清城墙上敌人活动的情况。我20团擅长平原作战,挖洞、爬墙是它的特殊本领之一。此时他们利用村落的房屋挖洞,每个洞直径1公尺,战士可以带武器、弹药从洞内钻过去,自西向东隐蔽接近到城壕边沿。敌人监视着道路、桥头和开阔地,没有想到监视村落的房屋,更没有想到我军会钻洞秘密地把登城部队运到了城墙下。

因为弹药有限,严密的战斗组织工作十分重要。刘忠加重语气对90团团长楚大明说:“炮火准备只能进行10分钟,并且要一次成功。我们只有‘一瓢水’!”

“一瓢水”要能浇死敌人,那必须是烧开了的热水才行。根据刘忠的指示和决策,第90团的登城突击队分成了5个组,即火力组、梯子组、跳板组、投弹组和登城突击组。刘忠连夜到各处检查,并组织所属干部制订具体计划。他还深入到战士中间召开军事民主会,听取意见。“一瓢水”“十分钟”,成了登城战斗的有力动员口号,人人表决心,个个在挑战,战斗情绪十分高涨,恨不得马上打下长子城。

9月18日19时,总攻长子城的战斗打响了。随着刘忠一声令下,两发红色信号弹划过天空。顿时炮声隆隆,震耳欲聋。我军山炮集中火力攻打一点,把城墙打开了一个缺口。轻重机枪密集的火力,压射住了敌人的火力点。战士门抬着云梯,冒着弹雨,朝城墙根冲去。一个战士倒下去,另一个战士上来抬着云梯继续冲。在震耳欲聋的炮火声中,在刺鼻障眼的硝烟中,云梯架在了被山炮打陷的缺口上。

挂满手榴弹、手提机枪的战士,像猛虎般地扑过去,登上云梯。当第一个手举红旗的勇士爬上城垛时,我炮火立刻停止射击。勇士们用手提机枪向城里的敌人猛烈扫射,后续部队接着登城。敌人吓破了胆,顾头不顾尾地乱钻。有的神志尚未清醒过来就成了俘虏。

“十分钟”,“一瓢水”成功了!第20团胜利登城,第772团、第38团在北门和东门也相继登城成功。城里的敌人妄图作最后的挣扎,组织了数次反冲击,结果都被我军打退了。第90团进展最快,迅速占领了钟鼓楼制高点,以这个制高点控制着全城。部队不走大街而在房屋内挖洞钻过,这样既隐蔽,又可避免被敌人杀伤。就这样我军很快地接近了敌人最后顽抗的据点县政府。战士们先甩上一阵手榴弹,然后乘着硝烟,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冲杀上去。敌人顶不住了,纷纷缴械。阎锡山的挺进第2纵队司令白映瞻也被我第20团活捉了。

这一仗,第386旅共俘敌官兵1500余人,击毙敌官兵500多人,缴获敌全部枪炮、弹药和大量辎重。在第386旅攻克长子城的同时,兄弟部队也先后攻占了壶关、潞城、屯留、襄垣,各路部队均向长治前进,如洪流漫卷,扫清了沿途障碍,直逼长治城下。

根据刘、邓首长的部署,刘忠的第386旅配置在长治城北面,任务是攻打北关。部队正在修筑交通壕隐蔽接近城墙时,天上忽然下起了滂论大雨,挖成的交通壕全都变成了水沟。因此,登城的准备不得不暂时停下来,众人十分焦急。

就在心急火燎时,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打来电话,对刘忠说:“阎锡山派来援兵2万人,在其第7集团军副司令彭毓斌的指挥下,从太原出发,已经到了沁县,现正日夜兼程向长治急进,企图解救长治的史泽波,与我军决战。”

情况突变,形势紧张。如继续攻城,很就可能在城未攻克之前,敌援兵就会赶到,对我军形成两面夹击,而我北面阻敌前进的部队力量较弱,有可能抵挡不住;如果放弃攻占长治城,那么上党地区就会依然被阎锡山控制着,就完不成党中央赋予晋冀鲁豫军区的任务。在这刻不容缓的关键时刻,刘、邓首长决定:围城打援。以少数兵力继续围攻长治,主力部队分东西两路立即北上,先歼灭敌援兵,然后攻占长治。

386旅接到命令:立即撤离长治北关,速向老爷岭前进,抢占老爷岭阵地,参加歼灭敌人援兵的战斗。

刘忠率领部队从长治北关泥泞的工事里撤下来,战士们穿着被雨淋湿的衣服,冷风一吹,寒气刺骨。但战士们听说要打大仗,一个个士气很高,早已忘掉了寒冷。

10月3日,第386旅到达壶关北的余吾镇。刘忠命令第772团控制东梓,第20团控制从岳地村到余吾镇的公路,士敏独立团进到草滩集结待命。

前方就是老爷岭,它是由四个山梁构成的,主峰顶上有座庙,居高临下地控制着白晋公路。它与白晋路东的磨盘脑相对应,是长治以北惟一的险要地段。我军原打算先敌占领老爷岭,但敌人来得很快。在刘忠带着各团干部去察看地形时,我侦察部队已与敌第47师先头部队打响了,敌人抢先占领了老爷岭。

刘忠当即指挥部队向占领老爷岭之敌发起攻击,第772团从西面攻了几次都没攻上去,第20团和士敏独立团从东面攻了几次也没攻上去;太行部队的第14团从正面攻击了几次还是没攻上去。各团都有伤亡。

刘忠一见强攻不行,便决定改为夜袭,以智取胜。又是第20团团长楚大明,带了一个连悄悄地迂回到敌人侧后,以突然动作占领了老爷岭东北角的两个小山梁,切断了敌第74师与其北面主力的联系,并控制了老爷岭的水源。

敌人被包围孤立,饮水被切断,便拼命向我军进行反扑,均被第386旅打退。几个回合下来,敌人军心开始动摇。10月6日,就在刘忠重新组织兵力准备再次发起攻击时,老爷岭上的敌人怕被我军歼灭,放弃了阵地,向东逃窜了。

第386旅占领老爷岭后,旅指挥所立即移至老爷岭。刘忠站在老爷岭的制高点上观察,远闻东面磨盘脑炮声隆隆,轻重机枪和手榴弹就像热锅炒黄豆,“卡巴卡巴”地响个不停。磨盘脑一带被弥天的硝烟遮住。刘忠在望远镜里看见敌人大队沿着公路向南运动。突然,东北方向的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刺着他的眼睛,使他警觉起来,从望远镜中仔细观察,发现一小股敌人正在向北移动,亮点是太阳照射在敌人身上背的洋油桶而发出的闪光。

“奇怪,大队向南,为什么有小队反而向北走?敌人在耍什么花招?”曾在红军长征中担任过红1军团侦察科长的刘忠在心中自问。一系列的疑问,使刘忠紧张地思考着。他立即派出侦察部队插到北面去查明情况,同时反复地想敌人是否要向北撤退,“佯南而实北”。他分析这三天的战斗,看来敌人无力再向长治前进,解不了史泽波的围,彭毓斌不会跟着史泽波一块送命的。事不宜迟,他立即给陈赓司令员打去电话:“报告司令员,敌人企图向北逃跑。”

“什么?逃跑?有根据吗?”陈赓司令员反问道。

刘忠说:“我亲自观察的,敌人正在向北移动。”

陈赓说:“你把情况确实弄清楚了,我马上到你那里去。部队准备行动。”

这时是10月7日下午3时。下午5时,陈赓司令员、王近山副司令员带着参谋人员来到老爷岭。刘忠将敌人的动向—一指给陈赓看。侦察分队这时也回来了,报告说:“已查清北面是小股敌人掩护着行李、担子向北走。”

陈赓听完情况汇报后,停了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在紧急关头,他的沉着、果断是令人钦佩的。大约过了20分钟,陈赓才说:“好!刘忠,敌人是开始返了。你马上率20团沿公路左侧北进,插入敌后,堵住敌人。你们要赶到敌人的前头,迫使北退之敌停滞于囗亭以南地区,以利于我集中全军的主力部队,彻底歼灭敌人。”

刘忠带着20团立即出发了。这是10月7日的黄昏。部队在白晋公路的西面,沿着姬家沟、河口、白家山向北急进。黑夜行军,人不歇脚,马不停蹄,一路队形与敌并行前进。敌人走公路,我军走山路。我们的部队虽然连续打了半个月的仗,但全旅指战员的战斗情绪非常高涨。战士们懂得,打运动战,大踏步地前进,是去消灭退却逃窜之敌,所以劲头特别大。他们要赶上敌人,他们要超过敌人,跑到敌人前面去堵住敌人!

追呀!追呀!追上了敌人就是胜利。刘忠率领部队从黄昏前出发,经过40多里的夜行军、急行军,而且是山路行军,到达漳河西岸的土落村时,已是晚10时了。这一带是太岳老根据地,群众基础很好,刘忠派参谋人员赶紧找来老乡问情况。老乡说:刚才有100多名白狗子骑兵慌里慌张地渡过漳河,向沁县跑了。

一听这话,刘忠心里很着急,他分析逃跑的很可能是敌人的指挥机关,于是赶紧布置部队进入阵地,控制河岸,切断公路,堵住后续之敌。

这时,在土落村口放哨的战士抓到了敌人一个逃兵,刘忠亲自进行审问,才得知敌人的大队人马尚未过去,现正由南面开来,企图北窜撤回沁县。情况弄清楚了,刘忠稍稍放下心来。他命令楚大明立即派1个营渡过漳河把住河岸;另2个营和团直属部队占领阵地,连夜抢修工事。

此时的刘忠,心中非常清楚,即将来临的是一场艰苦的堵击战,能不能歼灭北逃之敌,关键在于手中的这一个团能不能堵住敌人。因此,一定要堵好,打好,不惜任何代价,坚决完成堵住北退敌人的战斗任务,以保证整个战役取得全胜。

10月8日,东方发白天刚明的时候,只见大批的敌人从南拥来,一队一队地向北进,有的还集结在小山前公路两侧的洼地上,在很小的一块地方竟聚拢了2万多敌人,就像大雨前的蚂蚁,一群群在路上乱窜,挤挤嚷嚷,不顾首尾,其密集的程度和混乱的状况令人眩目。

遭到我军的堵截后,敌人狗急跳墙,在密集的炮火掩护下,拼命地向20团的阵地进攻,炮弹雨点般地落到20团的阵地上。20团在刘忠的指挥下,一次又一次地打垮了敌人,并组织了反冲击,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敌人被我军战士英勇顽强的精神吓住了,常常是进到距第20团阵地前沿三四十米处,就匍倒在地上,不敢前进了。

从早晨到中午,从中午到下午,一次、二次、三次……敌人连续发动了8次进攻,都被我军打退了。敌人开始混乱动摇了,其炮兵不顾指挥官的威逼和吼叫,把山炮撤出了阵地,推到了河里去,人随即逃走了;其步兵再也不敢向前冲了,一个个趴在地上不起来。

刘忠亲率1个团阻住了超出自己10倍的敌人,为整个战役赢得了时间。当天傍晚,我太行、太岳和冀南各军区的部队都赶到了,分别从左右两翼包围了残敌。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阎锡山部第7集团军副司令彭毓斌被击毙,其第23军、83军全部被我军歼灭。

土落村的阻击战一结束,刘忠便指示部队赶紧打扫战场。战士们从漳河里面打捞出敌人丢弃的10余门山炮,又归拢了所缴获的武器弹药。全旅指战员个个忙得不亦乐乎。连日来,紧张的战斗吸引着他们,使他们忘记了饥饿。如今战斗结束了,才觉得肚子里空了,真想赶快饱吃一顿后好好休息一下。

就在这时,军区又下达了新的作战任务:长治守敌史泽波部已放弃长治向西逃跑了。各部立即追击撤退之敌。386旅沿张店、马壁向翼城方向追歼之。必须在半途追上,把该敌歼灭。

尽管部队渴望休息一下,但接到任务以后,官兵们立即将疲惫抛至脑后,纷纷抖起精神。刘忠迅速作了分工,旅里各领导分别下到各团作政治动员,边动员边出发,趁着朦胧的月色,直向西南挺进。

10月10日早晨,部队到达一个陡峭的山谷中。这里有一条湍急的小河,秋天的河水已经很冷了,部队又没有吃饭,身上穿着单衣。淌过河后,有不少战士手脚都被划破了,流出鲜红的血,但仍然坚持着行军,不肯停一步。当刘忠率领着部队进到东西峪时,敌人已先过去了。部队来不及喘上口气,又继续追击敌人。此时,不用说人已经累得几乎要倒下,就是骡马也饿得走不动了。当地人民群众看到后,纷纷端出热饭热水送到战士手中,主动帮助部队解决了吃饭、喂牲口问题。

离开了东西峪,刘忠带着部队直奔桃川。前出的侦察员赶回来报告:前方佛庙岭、将军岭一带发现敌人行军大队。

听到这消息,刘忠心头上的石头放下了。他自言自语地说:“史泽波呀史泽波,可把你抓到手了!”

逃跑的敌人走了4天,才从长治走到横水、东西峪。不是他们不想走快,而是因为一路上不断遭到我民兵游击队的袭击。这些惊慌失措的敌人,一听枪声便把部队停下,侦察清楚后才敢前进,难免就像乌龟爬沙了。

黄昏前,刘忠给3个团部署了作战任务,下达了战斗命令。刘忠命令各团12日拂晓在桃川一带利用有利地形,彻底消灭阎匪第19军。具体战斗部署是20团担任正面攻击,对团在左翼,38团在右翼,从两翼包围敌人,旅指挥所随20团前进。

10月12日的早晨,东方刚亮,刘忠便站在桃川东面的山头上观察敌情。回回日的晚上,第772团在将军岭就与敌人交上了火,把逃敌的道路完全隔断了。拂晓时分,20团、21团和38团从佛庙岭方向加入了战斗,尾追敌人的太行部队的1个团也紧紧地扭住了敌人,对敌包围圈越缩越小。

12日早晨6时,我军发起总攻击。战斗持续了2个多小时。到上午8点半,战斗胜利结束了。阎锡山的19军的1万多人绝大部分被歼,共俘敌官兵5400余人,军长史泽波被活捉。至此,追歼长治逃敌的战斗任务胜利地完成了。

在上党的整个战役中,我军共歼敌第19军、23军、83军等11个师约3.5万人。俘敌副总指挥胡三余以下将官27名,缴获山炮24门,轻重机枪2000余挺、长短枪1.6万余支。上党战役歼灭的阎锡山部队占其总兵力的三分之一。

刘忠在回忆上党战役胜利时说:“这是一个干净、彻底、战果辉煌的大歼灭战。”

上党战役,打乱了国民党整个内战日程,打破了蒋介石、阎锡山迅速占领全华北的野心,使华北解放区赢得了时间,能充分发动群众,进行土地革命,并为以后的粉碎国民党军的进攻做好了准备。

上党战役结束后,为适应新的形势,冀鲁豫、冀南、太行。太岳各军区主力依次编为第1、第2、第3、第4纵队,作为晋冀鲁豫军区野战军。刘忠在上党战役胜利结束后,在第4纵队第10旅任政治委员,1946年4月晋升为第4纵队参谋长。后来,又当上了第62军军长。

2.刘忠命令各炮齐发,集中轰炸一棵大榆树后面的围墙。接连几炮,就把那段围墙打矮了五尺多。

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刘忠就是一位令敌伪胆寒的战将。

1945年春天,各解放区的部队向敌占区先后发起了强大的攻势。3月底,刘忠率领386旅结束冬季整训以后,奉军区首长命令,和4分区的部队一起接受了开辟豫北的作战任务。

豫北地区有许多股伪军,最大的有两股,一股头目叫李正德,一股头目叫张伯华。他们都有千余武装。

李正德原是豫北一个占山为王的大土匪,抗战初期,收买了一些地痞流氓,集拢成股,伪装抗日,不久又叛国投敌,当上了济源皇协军的司令,盘踞在紧挨太行山南麓的尚庄。张伯华则盘踞尚庄以南七八十里的杨庄、毛庄,这家伙阴险狡诈,也是一名铁杆汉奸。

这两大股伪军虽有不少矛盾,但都是日寇的凶恶爪牙,为鬼子把守着豫北“治安区”的大门,扼住我太岳部队进出豫北的咽喉地带,使我豫北敌占区工作难以开展。我军曾组织力量三次攻打尚庄,均因其据守顽抗和我各方面条件不够成熟而未打下,于是李匪就更加猖狂起来。

刘忠受领了开辟豫北的任务后,面对豫北的敌情,先从何处开刀为好呢?刘忠进行了仔细研究后认为,张伯华、李正德虽并称豫北伪军中的两霸,但在日本人和汪精卫的面前,张伯华是汪记国民党的正统,又是伪政府的县长,李正德不如张伯华得宠;而论实力,张伯华又不如李正德雄厚。因此两人一直勾心斗角,争权夺利,谁都想找机会整倒对方。只要枪弹打不到他们自己头上,都会隔岸观火保存实力的。敌人内部的这个矛盾,正是我军可以利用的。

擒贼先擒王,刘忠决定先打张伯华。

决定作出以后,刘忠故意派人将打张伯华的消息透露给李正德。李正德听说要打张伯华,正中下怀。他认为八路军不打自己盘踞的尚庄,才去打张伯华的杨庄、毛庄,这一仗不管谁胜谁负,必然会消耗双方的实力,对他大有好处。因此在我出发之前,他就对其部下发出命令:“此次八路军南下,意图不明,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开枪。”

而张伯华也在做着美梦,心想前面有李正德挡着,两边有日本人抗着,我这杨庄、毛庄你八路军可来不了。”因此他又疏于防范。

4月上旬的一个夜晚,星星不明月光暗,正是部队隐蔽行动的好时机。刘忠率领20团、772团第3营、晋南独立营和分区的骑兵排、山炮连,由沁水县出发。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沿着尚庄外围东侧急进。李正德果然佯装不睬。我军当夜渡过沁河,在杨庄、毛庄外围与4分区的部队会合。

两区部队在刘忠和4分区司令员陈赓的统一指挥下,同时行动,黎明前接敌,拂晓发起攻击。这是部队整训后的第一仗,战士们格外勇猛,激战不到1小时,就一举将张伯华部歼灭,拿下了杨庄、毛庄。

初战告捷,部队情绪更加高昂,“拿下杨庄、毛庄,趁热打尚庄!”不少同志纷纷向刘忠和陈赓建议。

的确,凭着当时部队的锐气,立即去打尚庄也未尝不可。但刘忠考虑到尚庄的设防情况还没有完全侦察清楚,若盲目去硬啃,必将花费很大力气。必须善于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因此决定先把尚庄外围的小股伪军肃清,以孤立李正德,待确实摸清他的底细,再决定下一步对策。

在这一部署下,4分区部队挥戈西进,将尚庄西南的伪军据点一扫而净,直逼济源城下,监视着城里鬼子的行动。刘忠带着2分区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北渡沁河,突然来到尚庄东南的西向、义庄,消灭了盘踞在那里的一股伪军。为了造成更大声势,刘忠又派出一支部队到西万庄接应已被我争取的董学义部起义。接着,部队又迅速进驻到尚庄东北20来里的紫陵。此时,尚庄周围的伪军大部被歼灭,一部投诚,大小据点均被我军占领,早已退缩进城的鬼子,慑于我军声威,也不敢轻举妄动。李正德已完全处于孤立境地。

我军刚消灭张伯华时,李正德确实高兴了几天,以为这一下他可以独霸一方了。刘忠曾通过董学义捎信给他,让他反正,他哪里听得进去?悍然回答说:“我可不是张伯华!”可是当刘忠率领部队进至西向、义庄时,李正德沉不住气了,急忙派人来探听八路军的意图。

一天上午,一个自称是李正德的政训处长的人要求见刘忠。刘忠特意在主攻部队20团的指挥所里接见了他。这个人油腔滑调,满险奸笑,很像一个“说客”。刘忠对他说:日寇已经日薄西山,你们要考虑后路,现在反正还来得及,我们可以给你们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

“政训处长”对刘忠这些开导并不感兴趣,“嘿嘿啊啊”了半天,才推说回去一定向李正德转达。

刘忠严厉地说:“我们对你们李司令的历史非常清楚。只要他诚心改过,我们可以既往不咎,但如果坚决与人民为敌,那是不能宽容的!”

李正德派此人来的目的是想了解八路军是不是打尚庄,刘忠明确地表示,打不打,选择的权力在李正德自己。“政训处长”自以为弄清楚了,一溜烟回去了。

根据这种情况,刘忠知道不狠狠教训李正德一下他是不会老实的,政治上仍应继续争取;军事上则应做好一切准备,隐蔽实力,麻痹敌人,加强侦察,摸清底细,政治上争取无效就坚决彻底消灭他。

于是,刘忠命令隐蔽所有的重武器,附近的部队就地构筑防御工事,又组织了一部分民兵北上,并在群众中散布我军即将北返的消息,一切都表现出既不是一支强大的部队,也丝毫没有进攻尚庄的样子。

过了两天,那个“政训处长”又来了。不出刘忠所料,他除了还是支支吾吾地说了些不着边际的话以外,一双贼眼四处乱瞅。刘忠佯装不觉,主动请他到附近驻地参观。这位“政训处长”真像“蒋干过江”一样,时而惊喜,时而狐疑,时而指东划西,时而沉默不语。最后,大概他认为已偷到了什么“机密”,竟匆匆忙忙不辞而别。

隔了两天,李正德派人送来一封亲笔信,要求八路军派人到他那里去谈判。看样子,李正德并不完全满足他那位处长的报告,决心亲自出马。他自以为得意,通过谈判,既可以进一步试探我军动向;又能在尚庄显点威风,讨价还价。

刘忠决定将计就计,派分区敌工科长雷起云和分区直属队总支书记范离二人为代表到尚庄与李正德面谈。随行的警卫员是侦察股长王传训和突击连长陈梦华,还有参谋长的警卫员王英士。

临行前,几个代表装扮整齐来见刘忠。刘忠对他们说:“这次谈判,对敌人反正的可能性不可作过高的估计。我们可以进一步晓以大义,严肃地向他们指出,只有投诚才是生路。敌人若是真有诚意改邪归正,那我们一定表示欢迎。但我们对敌人不能太老实了,李正德想方设法打探我们的虚实,我们也要趁此机会把尚庄的情况进一步摸透,尽可能记下他的布防情况,不过一定要机智灵活,不能让他有所警觉。敌人提出的要求不要轻易答应,但也不能断然拒绝。”

几个代表到了尚庄。果然,李正德在我方代表经过的路旁排列着各种轻重武器,耀武扬威,煞有介事。而我方的“警卫员”王传训和陈梦华却故意装得土里土气,装成什么都没见过似的,什么都去看,其实他们感兴趣的倒不在于敌人故意摆设的那些武器,而在于察看敌人的设防和选择我们进攻的道路。

正如刘忠等人所估计的那样,李正德提出了四个自相矛盾的条件。头两条说可以声明脱离伪军,换成八路军的旗号,听八路军的指挥;后两条却说不能将他调离尚庄,不准八路军派人进去。李正德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已经一目了然了。

为了最后给李正德一个自新的机会,刘忠亲自给李正德写了封信,要李亲自来与我方商谈,会见的时间、地点可由李决定。李正德回信表示同意,会面的地点商定在敌我对峙中间地带的一所学校里,双方互派代表和相应的卫队,时间是4月23日中午12时。

我方准备了两套方案:如果谈成了,就进驻尚庄,进行改编,召开群众庆祝大会;如果谈不成,坚决打。因此刘忠要求部队做好一切战斗准备。

23日中午12点到了,双方代表准时来到会场,只有李正德迟迟不来。他的代表说:“李司令正在处理一件事情,随后就到。”

一直等到下午2点,李正德还是没有来。回去传活的人也是一去不来了。最后李正德叫人带来一张纸条,说今天有事,改天再议。

显然,李正德把我军的宽宏大量当作软弱可欺。刘忠不再与他啰嗦,决定立即攻打尚庄,当时就在会场召开了连以上干部会议,布置攻打尚庄的战斗行动。

当天夜里,刘忠带着20团1营秘密接敌。进至尚庄东面的一个村子,敌哨兵刚问了一声口令,就被我尖刀班的战士砍倒了。接着,尖刀班旋风一般扑上桥头,炸掉了地堡。这时,曾经当过谈判代表“警卫员”的陈梦华带着他的突击连,避开敌人火力,掏墙越院进了村子,机枪、迫击炮、山炮都架了起来,只待天亮发起攻击。

敌人以为我军拂晓前会退却,一面盲目射击,一面狂妄叫喊:“天快亮了,你们还不走,等一会儿皇军来了,你们就当俘虏了!”愚蠢的敌人还以为我军像过去打游击一样,夜间攻击,拂晓前撤退。他们哪里知道就在刘忠率领部队进攻尚庄的同时,4分区的部队也发起了对济源日军的攻击。此时的八路军部队,已不是当年以游击战为主,而是要集中兵力攻打据点,开辟大片解放区了。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 Top30:

30. 川普做出重大决定 中美贸易战缓和迹象
29. 2018兵败如山 苹果最大规模优惠
28. 中国吃货战斗力太强 全球恐慌
27. 刘强东案背后:明大的摇钱树和性丑闻
26. 孟宏伟妻子受恐吓调查结束 法国警方说
25. 中国被川普击中要害 或会空前大让步
24. 紧跟习近平 前总理李鹏儿女 现况如何
23. 全球最大烂尾工程耗资800亿 买主自杀
22. 被揭享人奶宴的鲁炜忏悔:妻对我完全绝望
21. 郭文贵爆高盛替上海帮洗钱 帮海航上市
20. 北京雾霾六级严重污染 能见度不到50米
19. 办公室王祖贤爆红 网友看傻了
18. 克林顿纪录片将播出 莱文斯基爆火辣细节
17. 海底捞员工偷拍女客如厕 被抓住
16. 美国副总统为美中谈判开出强硬条件
15. 外籍华人上海开餐厅惨败 申请低保遭拒
14. 习近平超过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总和
13. “美国在这对中国动手,那真是疯了”
12. 中国歼-20与美国F-22比一比
11. 李克强新加坡英文脱稿讲话 掌声热烈
10. 彭斯提6道底线 要中国让步
9. 中国的这一技术 美国10年追赶不上
8. 川普屡质疑奥巴马这事儿 米歇尔怒了
7. 讨好华人捡大便宜 他顺利当选州长
6. 中国发展引起美国严重不安 但为时已晚
5. 川普在同中国打3场仗 这才是真正较量
4. 江泽民十分心慌 暂时接受习近平
3. 网红变女企业家 赴美上市 一天收入1.7亿
2. 楼市泡沫一旦破裂 中国恐爆金融危机
1. 刚刚发生的一幕 江泽民被记头功

动态浏览线
更多>>
  • 中年妇女遭小伙袭击 被推倒方知
  • (图文)殉情自杀 苏州大学一对男
  • 开封组织部长竟收藏三百多名“
  • 被踩一下竟勒索千元 还遭对方捅2
  • 百年前中国大镇压 死了上亿人
  • 她不穿内裤表演 网友惊呼看到私
  • 惊曝罗京死于艾滋病 起因双胞胎
  • 恐怖的吃人史:齐桓公称小孩肉
  • 武汉一对青年男女横卧马路中央
  • 92岁女王给70岁查尔斯祝寿 说了这
  • 中国第一次出现舞台人体艺术/民俗文化
  • 双屏壁纸世界风光[唯美]
  • 太香艳了!一对情侣在张家界拍裸/民俗文化
  • 风骚美女总爱穿挤B裤(组图)/民俗文化

  • 生黑发方九/养生保健
  • 手脚动动失眠拜拜/养生保健
  • 日本老伯吓呆 刚停车就被迫击炮
  • 宝葫芦的秘密/中文电影
  • 雾霾严重睁眼瞎 北京你来了就走
  • 赵本山小品集之红高粱模特队/曲艺
  • 副总统彭斯迟到15分钟,文在寅等
  • 瞠目结舌 媒体曝中国十大最缺“
  • 乌龙山剿匪记/电视剧
  • 热帖:出国好久猛回国,发现自
  • 壹周立波秀2010年04月30日:《阿凡/流行专集
  • 上海张江高科园区图片3/摄影图片
  • 飞机紧急备降救人 竟有人吐槽耽
  • 孟宏伟妻子受恐吓调查结束 法国
  • 一亿网 (原华人乐园) 1eew.com © 2001 - 2015
    关于本站

    本站指南

    会员权益

    常见问答

    诚征合作

    广告招租

    联系方式

    免责声明

    中央看台 : 一亿新闻 ; 好东东分享 ; 文汇网摘 :
    热贴 | 两性 | 趣闻 | 生活 | 职场 | 社会 | 健康 | 休闲 | 影音

    万花频道 :
    流行专集 | 中文电影 | 外国电影 | 电视剧 | 动漫画 | 戏曲歌剧 | 中文歌曲 | 外文歌曲 | 乐曲 | 旅游胜地 | 摄影图片 | 美食 | 养生| 中文文学 | 中国美术 | 世界美术 | 论坛精选 | 曲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