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简体 | 繁体
主 页
一亿新闻
万花频道
新闻精华
中国透视
天下纵横
文汇网摘
好东东分享
注册 | 登录

一亿网主页 > 正文
标题: 一野十大虎将传奇--北战南征——中将刘忠(2)
来源: 评理专家啊/日期: 2010-12-05
东方露亮,尚庄两丈多高的土围墙完全暴露在人们面前。刘忠一声令下,步枪、机枪一齐开火射向碉堡,压制敌人的发射点。尚庄的土围子很高,只有用炮才能打开缺口,部队才能通过。刘忠命令各炮齐发,集中轰打一棵大榆树后面的围墙。接连几炮,就把那段围墙打矮了5尺多。就在这炮声隆隆之际,战士们扛着梯子、木板、炸药冲过了外壕。爆炸组长带着一个战士,迅速跑到围墙下,把炸药放在缺口上,“轰”的一声巨响,围墙又矮了五六尺。塌下来的墙土堆起一个大陡坡。我军突击队就像猛虎一样,翻过陡坡冲进土围子。

经过激战,尚庄敌人阵地大部被我占领,仅剩围墙门南面的一个地堡没有打下,原因是这个地堡离吊桥大近,怕打坏了吊桥,所以没向地堡开炮。而拿不下这个地堡,围墙门就炸不开。在这焦急时刻,战士们用“土坦克”掩护前进,到地堡前扔下几捆集束手榴弹,连续巨响后,地堡塌陷了。

巷战不到两小时,尚庄被我完全占领,只有一小股敌人从地道里逃了出去,最终还是被我军骑兵排追上消灭了。

第二天早晨,刘忠走进原为李正德司令部的那座院子,警卫战士押来了一个身穿烂布袍,头上没有毛的俘虏,他就是李正德。他是从地道溜走的,在我骑兵追捕时,又藏到群众中去,后来在路上经群众指点,才把他揪了出来。

刘忠看了他一眼,说道:“这回可把你请来了吧,现在你还要求什么条件吗?”

李正德垂下了脑袋。

消灭了豫北地区这两股最大的伪军后,我军声威大震,豫北根据地迅速扩大,成为大反攻的坚强基地。

3.刘忠率第62军来到西北,后来又去了西南,足迹踏遍了半个中国。

1949年5月,为了加快全国解放进程,加强西北战场解放军力量,中央军委决定调华北野战军第18和19兵团入陕,隶属西北野战军建制,参加解放大西北的作战。这样,刘忠率第62军来到西北,后来又去了西南,战场足迹踏遍了半个中国。

华北野战军2个兵团调配给西北野战军,立刻扭转了西北战场敌我力量的对比形势,彭德怀手下有兵有将,他放开手脚,痛痛快快地教训了曾经猖狂一时的西北“二马”,捎带着再猛踢一脚已被打蔫的胡宗南,几乎是所向披靡,横扫西北五省。

西北“二马”如丧家之犬逃离后,胡宗南残部还在作最后的挣扎。他收拾残部,组织了川陕甘边绥署,归拢残兵败将约30万人,分布在四川、西康两省及陇南、陕南等地。

分布于陕南的蒋军是:安康、石泉地区为第3军、第98军;川陕公路凤县至汉中为第27军、第36军;镇安、佛坪地区为第17军。

分布于陇南的蒋军是:第119军于武都,第1军、第65军、第90军于徽县、成县、两当地区。

以上敌军共15万人左右,占整个“川陕甘边绥署”兵力的一半,其目的在于阻止解放军主力南下。

11月中旬,我第2野战军由川东和贵州入川,敌害怕我第1野战军、第2野战军南北夹攻,遂决定将陕甘主力南撤成都,阻止我第2野战军入川。中共中央军委抓住战机,命令第18兵团拨归第2野战军建制,首先解放陇南、陕南地区,而后入川作战。

第18兵团以第62军由岷县向西固、武都进攻;第7军由天水以一部向武都进攻,另一部向微县、略阳、大安镇进攻;第60军由宝鸡以南沿川陕公路南下,向沔县、宁强、大安镇地区进攻;第61军南越秦岭向汉中、城固进攻;陕西军区地方兵团配合行动。

12月5日后,我各路部队依照预定计划发起进攻,11日到达指定地区。敌军主力已先行逃走,因此,一路追击无大战斗。武都之敌第119军于12月11日举行起义,至此提前两天完成了第一步追击作战计划。

第18兵团挺进陇南、陕南时,我第2野战军已占领重庆。宜宾及其间长江沿岸各要点,并向内江、乐山进攻,蒋军退路已经切断。面对大好形势,第18兵团各部队均加速向四川前进。刘忠率第62军于12月26日提前进至什邡。

还在刘忠率62军进军陇南前,胡宗南就派了他的秘书长。军统特务头子赵龙文带第338师进驻武都,妄图负隅顽抗。赵龙文一到陇南便做了三件事情:头一件是精心策划,大肆活动,组织陇南反共工作团,自任团长;第二件是举办国民党党员、三青团团员的救党签名登记,拼凑反动骨于力量;第三件是大办陇南军事政治学校和陇南民众组训讲习班,成立武郡、礼县、岷县边区游击区,收编当地土匪,妄图阻止解放大军胜利前进的步伐。

就在这时,国民党第119军残部,在王治岐和蒋云台的率领下,也逃窜到武都。

特务头子赵龙文当天晚上就将王治岐部进驻武都的情况,发电报告了胡宗南。

胡宗南立即来电指示赵龙文:“注意搜集王部情况,密切监视其动向,严防其暗中破坏。”

王治岐第119军突然来到陇南,胡宗南当然很不放心,除原驻武都的第133师外,又将第12师由成县移驻武都,加上赵龙文带来的第338师,从三个方向对王治岐的第119军实施监视和控制。

王治岐和蒋云台都看出了胡宗南的阴谋,但两个人的态度却大不相同。王治岐为了靠拢胡宗南,以释疑虑,便携眷住进武都城里,和赵龙文勾勾搭搭,打得火热。而身为119军副军长兼第244师师长的蒋云台则有意投向解放军,他面对复杂局面,心中自有算盘,说什么也不肯进城,随第244师师部驻在距城50多里的安化镇。

一天下午,卫兵报告说,有一个老百姓要见蒋云台,有事面谈。蒋云台犹豫了一下,便让卫兵将来者带进来。

这是一个陇南山区老百姓装束的中年人。蒋云台上下打量他一番,问道:“你姓什么?”

“我姓王。”来人说着,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交给蒋云台。蒋云台展开纸条,两行小字跃人眼帘:

“我已回到家乡,一切很好。——韩练成”

韩练成曾是国民党的一个军长,他很早就倾向共产党,在山东战场数次“兵败”,助解放军一臂之力,蒋介石离开南京时,韩练成在我地下党帮助下安全脱险,加入革命队伍。他是甘肃人,这次返回故乡主要是策动国民党军中的旧友投诚。

蒋云台看过短笺,将信收起来,问:“这张纸条,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来人毫不隐讳地说:“我从延安带来的。韩练成本人我没有见到。”

蒋云台闻言,半晌无语。

来人沉默了一阵,又说:“蒋先生,我们的上级希望你帮助我们,我还有事要办,马上就走。你还有什么话没有?”

蒋云台站了起来,望着窗外的天空,说:“你告诉你们的负责人,我会尽力而为之的。”

蒋云台怕当地的便衣特务把来者捉去,即令第244师军需主任马维民用吉普车将他送出境内。

这个姓王的人其实是解放军中的一个副团长,名叫王景帆。

我军在积极争取蒋云台起义,国民党特务赵龙文也在不择手段地拉拢引诱他投靠胡宗南。

一日,赵龙文派手下人专程来请蒋云台进城。赵龙文为了消除蒋云台的疑虑,命令自己指挥的第338师部队后撤,并亲率第338师师长和陇南警备司令等人,一同来到城郊,欢迎蒋云台进城。

当晚,赵龙文又请蒋云台吃饭。酒过三巡,赵龙文话中有话地对蒋云台说:“有人说你从天水撤退后向三面看:一面看汉中,一面看兰州。一面看西安。”

这里说的“汉中”指的是胡宗南;“兰州”指得是马步芳;而西安则是指西北野战军总部。

蒋云台假装品尝酒的味道,不动声色地回答:“我从天水撤退后,希望汉中给我一点补充,我不但一面看汉中,而且望眼欲穿。至于兰州与西安,我对他们不抱任何希望。”

赵龙文故意咳嗽两声,说道:“听说这次关中作战后,你对汉中绥署怨气很深,颇不高兴。”

蒋云台知道这是赵龙文在探他的底细,就叹了一口气,摊开双手,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半发牢骚半诉苦地说道:“我们是军人,谁把我们当人,我们就给谁效力,胡先生当第1师师长的时候,我就是新14旅的旅长。胡先生如今已经统大兵五六十万了,我还是过着孤臣孽子的生活。特别是这次关中失败后,陕署部队把我们军的枪支收去不少,兵接去了很多,真是阎王不嫌鬼瘦。”

赵龙文听了这话,自以为蒋云台有争取过来的希望,立即和颜悦色地说:“胡先生对你很器重,我这次来武都时,他一再嘱我转告你,第119军的损失他完全负责补充。”

蒋云台明知这是赵龙文给他使的催眠术,表面上只好伪装高兴,表示宽慰,笑着说:“胡先生对我如此器重,又肯伸出手来救援我,我当然心里就有个底儿了。”

赵龙文一听,满险堆笑地说:“只要你跟胡先生走,有你的甜头呢!”

蒋云台将计就计,也给赵龙文一颗“定心丸”,笑着说:“你放心,我心里清楚着呢!”

蒋云台一边与赵龙文周旋,一边派人与刘忠率领的第62军等部队联系,等待起义时机的成熟。就在他暗中准备之时,胡宗南突然打来电报,说:“经与中央确定,以王治岐为第5兵团副司令,仍兼任第119军军长,另成立1军由蒋云台任军长,率第244师入川,另拨两师编组成立。”

见此命令,蒋云台心中甚疑,他当着王治岐的面,接受了军长的任命,但提出要先给2个师的装备,并在甘肃成立。他知道自己若是入川,将完全置于胡宗南的控制之下,一点回旋余地也没有了,所以他找出各种借口拖延入川。

赵龙文见蒋云台拖着时日不肯入川,心中的鬼算盘一拨拉,鬼主意就打在王治岐身上了。他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请王治岐吃饭。酒宴前,他故意借酒助兴,大讲陕南城固地区电灯如何明亮,学校如何好,那里又是鱼米之乡,部队驻在那里多么好之类的鬼话,怂恿王治岐向胡宗南要求,将第119军调往城固。

王治岐被灌得酩酊大醉,东倒西歪,身子都挺不直了,喷着酒气说:“妈的!第119军我当家,我说了算!就去城固享几天福……”

赵龙文趁王治岐神志不清之时,当即亲自执笔拟好电文,双手递到王治岐面前。王治岐从赵龙文手中夺过笔,骂骂咧咧地签了名。

电报发出后,胡宗南很快复电,命令第119军即速开到陕南城固。

这时候,王治岐才有点后悔,可是嘴上却不好再说什么了。他找来蒋云台,研究部队的出发问题。

蒋云台看过电令,不以为然地说道:“胡宗南的主力即将全部入川,现在准备放弃汉中,要第119军开到那里,显然是给他们作后卫掩护,给他们充当炮灰,去作牺牲品!我看不能去。部队自关中失败后,没有得到任何补充,士兵连鞋袜都没有,现在先向胡先生要求补充被服、鞋袜后,再研究开往城固的问题。”

当日,蒋云台又直接给胡宗南发电,说明所谓王治岐要求调往城固的经过,并陈述这个部队存在的实际困难,要求暂缓行动。

胡宗南不知出于何种考虑,接蒋云台电报后,居然同意了蒋云台的请求,改令119军在汉江以南雷家坝至大船坝之间布防。

这一下把赵龙文气坏了,大骂蒋云台。

过了几天,蒋云台又得到一个消息:第90军军长陈子干率第12师由汉中南部兼程开往武都。他当即打电话问王治岐,第12师开来武都是什么任务?王治岐说他不知道。蒋云台让他问赵龙文。赵龙文谎称不知。蒋云台一听火了,在电话上对王治岐说:“赵龙文是绥署主任,胡宗南的一个军长带着一个师向我们这里开来,他会不知道?这话谁相信?你可请赵龙文通知第12师,叫他们的部队经甘泉取道汉王寺再进武都,如果要经过第244师驻地,部队发生冲突我不负责!”

王治岐随即去见赵龙文,把蒋云台在电话中对他讲的话,全都说给了赵龙文。赵龙文气得拍着桌子,大骂一通,最后他问王治岐:“119军到底是谁当家?你就不能下个命令?全由了蒋云台,这样下去还了得?”

王治岐尴尬地说:“蒋云台手中有个第244师,他又是副军长,我也有难言之苦啊!何况在当前的局势下,该忍让处还得忍让几分。”

赵龙文气咻咻地骂道:“妈的!再这么忍让下去,我们总有一天会被蒋云台卖到共军手里去!”

赵龙文骂归骂,但又怕来硬的万一扩大事态不好收场,只得暂时忍下这口气,通知第12师经甘泉进驻汉王寺。

尽管赵龙文向蒋云台作了一些让步,但他掌握的第12师和第338师,却明目张胆地对着蒋云台第244师驻地方向筑起了工事。赵龙文也在寻找机会置蒋云台于死地。

这天,赵龙文得到一个报告,当即来找王治岐,见面就来了个先发制人:“我刚接到陇南绥署侦察台的报告,发现在蒋云台第W师驻地安化附近,有一架电台与共产党联络发报,电文一刻尚未破获。此事关系到党国利益,必须从严查处!”

王治岐一听,大吃一惊,当着赵龙文的面,慌忙打电话问蒋云台是怎么一回事情?

蒋云台冷淡地说:“安化附近当然包括我们阵地的前沿,如有电台,可能是解放军侦察部队带的。”

王治岐把蒋云台的回答讲给赵龙文听,赵龙文一时手中没有确凿证据,只是乱骂了几句后走了。他回到陇南绥署后,马上叫来十几名特务,吩咐道:“你们立即化装潜入安化蒋云台第244师驻地,务必查清电台一案,并收集蒋云台的一切活动情报,如有可疑人员来往,设法抓一两个来,我要亲自审问!”

特务化装出发后,赵龙文又下令侦察台必须尽快破译电文。同时,他给第12师和第338师下了一道密令:

“严密监视并控制第244师,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命令发出后,赵龙文得意地自语:“蒋云台,你等着瞧!”

再说蒋云台在电话上把王治岐的质问搪塞过去后,心中警觉起来,深感无线电最不保密,于是密令部下尽量压缩与一野总部之间的电讯联系。

赵龙文派出的特务和侦察台一时抓不到蒋云台什么把柄,赵龙文只好忍下这口气。这时,西北战场形势已经完全明朗,青海省和甘肃河西地区即将全部解放,赵龙文见国民党大势已去,王治岐和蒋云台的第119军也拉不到陕南去,自知再赖在陇南也没什么意思,弄不好还会落入共产党手里,便逃到陕南汉中去了。

赵龙文将手下人马撤出陇南后,蒋云台抓住时机,适时发动了武都起义。

王治岐被起义的枪声惊得从床上跳下来,他只穿着一条裤衩,满屋子打转转。起初他没有想到是蒋云台发动了起义,以为是解放军攻进了武都城,吓得六神无主,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当他从卫兵的嘴里得知是蒋云台发动了起义,浑身一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嘴里含含糊糊地骂道:“妈的!让赵龙文给说准了,我真的被蒋云台卖给共产党了!”

他这才想起抓枪,歇斯底里地跳起来,朝卫兵吼道:“妈的!老子的手枪哪去啦?”

卫兵揉着发红的眼,只好老老实实地对他说:“半夜里,蒋副军长亲自跑来,下命令让把你的枪藏起来!我就藏起来了……”

这话把王治岐气得半死,蒋云台半夜里居然来过,自己一点也没察觉,他雷霆大发地叫骂:“妈的,你们这些狗杂种!全都吃里扒外!把枪给老子拿来,老子死给你们看!”说完,朝卫兵扑去。卫兵的脸上又挨了几巴掌,身体被打得失去了平衡,差点儿一头栽倒在地。

正在这时,蒋云台带着几个人,笑嘻嘻地进来了。

“军长,让你受惊了!我已经起草了一份起义通电,请你领衔签字吧!”

蒋云台给王治岐的面子够大的了。国民党第119军在武都起义后,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军区独立第3军,蒋云台担任军长。

随后,刘忠率领第62军,开进了武都。至此,陇南宣告全部解放。

占领武都后,刘忠率领第62军继续前进,挺进川西。

1949年11月30日,蒋介石由重庆跑到成都。毛泽东立刻向贺龙发出率部由北入川的号令。贺龙随即率领第18兵团和第7军19师分三路由陕入川,急速南下。

这三路部队是:

右翼为刘忠率领的第62军。向四川江油、绵阳攻击前进;

中路为张祖谅率领的第60军,由宝鸡、天水向沔县、略阳地区进发,然后沿川陕公路向梓潼、绵阳攻击前进;

左翼为韦杰率领的第61军,由宝鸡东南向汉中、城固地区进发,到达汉中后,经南江、巴中向盐亭、三台稳步前进。

当年两把菜刀闹革命的贺龙,如今担负起指挥千军万马由北入川直戳蒋介石、胡宗南国民党军屁股的重任,他把部队化成三把利刀,直向川中杀去。

在留坝,贺龙特约请一些军以上高级指挥员和随行人员,来到了附近的韩信庙观光。这是一座风景幽雅、雕梁画栋的古建筑群,遮掩在一片绿荫荫的森林中。殿堂内,身着戎装的韩信塑像,手扶宝剑,目光炯炯地望着远方的来客。

贺龙一边兴致勃勃地观看,一边向身旁的指挥员和随行人员讲着历史上的那段“萧何月下追韩信”的引后人深思的故事。众人津津有味地听着,也有人在想,贺龙司令员今天把大家请到这里来旅游,并不完全是为了讲古吧?

众人围着大殿转了一圈后,贺龙挥动着手中的大烟斗指点着庙宇内的建筑,深有感触地说道:“此地就是萧何月下追韩信的地方。但是,我们今天可不是在追韩信,而追的是胡宗南。我们更不是把他请回来,而是坚决彻底地消灭他。我们现在绝不能做萧何!”

贺龙他那特有的爽朗笑声,在韩信庙中回荡。到这时,大家方明白今天此行的真正意义所在。

刘忠指挥的第62军率先行动了。他们在突破国民党军防线后,向南疾进。12月3日,第185师、186师由漳县、盐井镇地区出发,经西和、望子关等地,于9日进至武都东南的甘泉、杨家坝,控制了由武都入川的主要交通要道。第184师同日由岷县出发,进至西固,击溃敌第739团。该师不顾一切疲劳,继而翻越云雾弥漫、终年积雪的安紫岭,忍饥受冻,不分昼夜地跟踪追击,于10日追上敌人,俘敌2000余人后,解放了汶县。

进至汉县后,正面摩天岭的道路已是冰封雪盖,很难通行,在此情况下,刘忠决定第184师、185师主力改道经碧口、青川向绵阳进军。

第185师于11日由武都出发沿白龙江南下,13日抵近玉垒关。此地是由陇南入川的要道,白龙江和汶河汇流于此,周围全是悬崖峭壁,一道铁索桥连通两岸,地势非常险要。国民党军在撤退时已将铁索桥炸毁。第185师部队进至玉垒关后,一面组织部队赶做木筏子日夜抢渡,一面组织工兵架桥,但因水流湍急,架设点在开始选择也不当,连架4次都未成功。

全师官兵在深山峡谷中,已是露营5昼夜了,所携带的粮食全部耗尽,到了第5天只好是“人吃马料,马吃野草”了。

此时,最艰苦的还是工兵部队,他们不但同样饿肚子,而且还要架桥铺路,有10多人体力不支被急流卷走,英勇牺牲,其他人仍不顾艰险,冒着刺骨的寒风,赤身下水与急流搏斗,扶木打桩,终于在16日将浮桥架通。17日,185师顺利过江,18日进占碧口。刘忠率军直机关也由浮桥通过,随第185师前进,进至碧口。

担负由摩天岭进川的先头部队,是62军184师550团3营。部队出发前,师长林彬专门赶到营里,对全营官兵作动员:“从这里往南500里,是横贯四川、甘肃两省的摩天岭,你们必须在那里截住敌人,阻止敌人进入川西平原与胡宗南的主力汇合。这一仗打好了,就为我军从西路进入四川,完成对胡宗南军队的合围打开了通道。你们要发扬打太原悼马山时连续打退敌人8次冲锋的勇猛顽强精神,紧紧咬住敌人,将敌人歼灭在摩天岭!”

3营连夜出发了,由一个回族老大爷带路,踏上了南进的征程。

天上下着毛毛细雨,道路泥泞,行军很困难。部队一走就是几天,沿途又找不到食物,但大家仍是把裤腰带紧了又紧,坚持急行军。教导员和营长二人跑到队伍的最前面,站在一个高坡上,打起了快板:

战士面前无难关,

越是困难越向前;

不怕山高路又远,

不怕敌人多凶顽;

迈开大步追上去,

捉住痛打胡宗南!”

在这种勇敢顽强精神的鼓舞下,3营一口气追了两天两夜,第三天黄昏时,终于赶到了摩天岭下。

这时侦察排长赶来报告,说前面河滩上发现埋锅做饭的痕迹,估计敌人刚离开这里不久,可能正在翻越摩天岭。

一听这话,全营上下立即来了精神,连续行军的疲劳顿时抛至脑后,纷纷说我们累,敌人此时比我们还困难,还要累!在天已全黑的情况下,敌人不会再向前走了,肯定要停下来宿营。这正是我们出击的好时机!

向导莫大爷听说今晚就要过摩天岭,好心地劝阻说:“山上悬崖陡壁,过去我们上山都要选好天气。眼下大雪封山,天黑路滑,危险啊!”

3营长回答道:“放心吧,大爷!我们解放军战士都有一副铁翅膀呀!”

部队稍事休息后,便沿着一条羊肠小道艰难地向白雪皑皑的摩天岭攀登而去。

寒风呼叫,雪越下越大,山势越来越陡,空气越来越稀薄。直到次日凌晨3时,3营才登上山项,然后迅速向下滑行。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部队下山时,一个个脚下像抹了油,走几步就要摔一跤。这时天已渐渐发亮,敌人可能就住在前面不远处的村子里,时间显得更加紧迫。尖刀排长王彦斌带着两个战土索性把枪朝怀里一抱,朝山下滚去……

过了一会儿,山下传来了三下击掌声。

“行!他们还活着!”山上的战士们也拍起巴掌。众人摹仿王排长他们滚下山的方法,也都一缩脖子,蹲下身子,朝山下滚去。

山下,是一个名叫底儿坎的小山村,国民党军溃退部队一个警戒排住在这里,几个哨兵踩着厚厚的积雪,来回巡逻着。其他的敌人还在睡梦中。敌人团的主力部队驻在不远处的上底儿坎村,敌师部住在1公里外的下底儿坎村。

3营长观察了一遍周围的地形,让9连连长带领3排先除掉面前的这个障碍。9班长带着一个战斗小组,悄悄地摸上前去。在敌哨兵转身的一瞬间,突然扑上去卡住了他的脖子。9连长带着战士们迅速冲进房间内,满屋敌人躺在床上乖乖当了俘虏。

解决了敌警戒排后,3营立即兵分两路,7连和师侦察排分工打下底儿坎的敌团主力,9连分工打上底儿坎的敌师部,机枪连分别配属给两个方向的连队。

枪声大作,正在睡梦中的敌人不知解放军究竟来了多少部队,早已吓得晕头转向。企图顽抗的敌人被当场击毙,1400多名俘虏在天破晓时被押出了村庄。

天险摩天岭就这样被突破了。

184师主力开始下山了。山脚下,一条水面宽约20米的河流横在面前,湍急的河水在冰雪中哗哗作响。此时无法架桥也没有时间架桥,前卫连连长朝河水中间扔了一块石块,测定水深不会没顶后,大手一挥:“趟过去!”

战士们立即行动,踏破岸边浅水处的薄冰,从齐腰的冰水中涉过。

上岸后,被呼啸的冷风一吹,滴着水的棉裤很快就被冻得硬邦邦的,走路两腿打弯都困难。战士们用劲地又跺脚又蹦跳,棉裤上的冰块经不住这折腾,僻哩啪啦纷纷落地,空野里传出一片清脆的响声。

突然,有人发现枪已经拉不开栓了,手榴弹也被冻得拧不开盖,这可是大事啊!万一遇到敌情可怎么办?

一个老战士灵机一动,嚷道:“你们嚷嚷啥,快往枪栓上尿尿!”

一句话提醒了大家,行进中的队伍顿时都停下来撒尿,空野里又泛起一股股白雾。这个办法还真灵,枪栓拉开了,手榴弹盖也揭开了,爽朗的笑声回荡在秦岭雪原。

“快擦干!防止再冻上了。”那位老战士又大声建议道。于是,大家擦干了枪上的尿水,继续向前猛进。

184师一路夺关斩隘,于18日进至青川,20日解放江油。中坝。第185师、独立1师及军直机关部队于18日由碧口出发,经青川、江油、德阳,于27日进至广汉。

再向前,就是成都了。

刘忠率领第62军进入四川后,先后解放了雅安、康定、西昌,歼敌1万余人。解放了当时的西康省。刘忠担任司令员。1950年7月又担任川西军区司令员,1955年他被授予中将军衔。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 Top30:

30. 广东18岁高中生迎娶14岁初中生 官方:自由恋爱
29. 拜登提名国安顾问誓言将就疫情问题告诫中国
28. “把五花肉切成女朋友的样子"广告惹议 网批变态
27. 突发:拜登滑倒受伤 健康状况引人担忧
26. 内阁只敢推安全牌 民主党人忧拜登太软弱
25. 卧薪尝胆三十载:阿塞拜疆何以一雪前耻
24. 港特首因美制裁家藏现金 中资银行为何爱莫能助
23. 第一宅女:富可敌国却宅家几十年
22. "小马云"爆红后被带走 疑辍学沦为摇钱树
21. 郑永年:勿对拜登抱幻想 中国要对美单边开放
20. 全球首次!英试推抽血查验50种癌症
19. 传中情局和国防部为争夺服务器发生激烈火拼
18. 女大学生承认援交2年 男友回答让她大哭
17. 心梗前兆!经常有这种表情的人危险了
16. 暗杀行动后七个最新进展 最后一个让人长叹一声
15. 俗语“好马不吃回头草” 另一句更显智慧
14. "金砖四国"之父:对北京而言 拜登比川普更麻烦
13. 不能同意更多 女人容易变炮友6大特征
12. 交警车祸现场拍照取证 肇事女司机大摆性感Pose
11. 红旗全新纯电轿车E111路试谍照曝光
10. 猝死为何集中在夜间发生?注意这3个高危时段
9. 55岁英国超模晒辣照 让网友全跪了
8. 福兮祸兮?今年冬至将现800年来罕见天象
7. 习近平发贺电 拜登受不起
6. 胡锦涛军中大秘突然不知去向
5. 男人最能打动女人不是金钱 而是这些
4. 女人也好色!瞧她们见到男神的眼神 (组图)
3. 男子昏倒送医宣布死 3小时后停尸间惊传诡异哭声
2. 解放军能否打赢现代战争 习的期望和实际有落差
1. 现在的1000万人民币相当于20年前多少钱

动态浏览线
更多>>
  • 国际独立报告:川普称选举舞弊
  • 野鹅敢死队/外国电影
  • 中医治疗小儿过敏性咳嗽/养生保健
  • 气功修炼前的几个问题/养生保健
  • 继承房产要死亡证明 他尴尬:阿
  • Touch My Body - Mariah Carey/外文歌曲
  • 实拍中国人到越南找小姐 不堪
  • 中国让人无语的现状:别挤了,
  • 木兰奇女传 - 古典小说/中国文学
  • 逮捕令/动漫画
  • 望指纹/养生保健
  • 滋肾养心春寿酒/美食
  • 根在中原 (2008)/电视剧
  • 济南猪肉松 (做法)/美食

  • 论语之公冶长第五/中国文学
  • 余秋雨 - 中国知名作家/中国文学
  • 炖二宝腰花可润燥嫩肤/养生保健
  • 楚辞精选(之二)屈原九章之七:</中国文学
  • 润肤方八/养生保健
  • Jay-Z/外文歌曲
  • 一個六○後的革命回憶·紅小兵/好东东
  • 涎石/养生保健
  • 孔繁森 -- 第16届/电视剧
  • I Heard A Rumor - Bananarama/外文歌曲
  • 白居易诗全集 - 古典诗词/中国文学
  • 王晶/中文电影
  • Eugne Delacroix è尤金德拉克罗瓦/世界美术
  • 北京小吃-黄糕/美食
  • 一亿网 (原华人乐园) 1eew.com © 2001 - 2015
    关于本站

    本站指南

    会员权益

    常见问答

    诚征合作

    广告招租

    联系方式

    免责声明

    中央看台 : 一亿新闻 ; 好东东分享 ; 文汇网摘 :
    热贴 | 两性 | 趣闻 | 生活 | 职场 | 社会 | 健康 | 休闲 | 影音

    万花频道 :
    流行专集 | 中文电影 | 外国电影 | 电视剧 | 动漫画 | 戏曲歌剧 | 中文歌曲 | 外文歌曲 | 乐曲 | 旅游胜地 | 摄影图片 | 美食 | 养生| 中文文学 | 中国美术 | 世界美术 | 论坛精选 | 曲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