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简体 | 繁体
主 页
一亿新闻
万花频道
新闻精华
中国透视
天下纵横
文汇网摘
好东东分享
注册 | 登录

一亿网主页 > 正文
标题: 一野十大虎将传奇--横戈马上——上将杨得志(1)
来源: 梦甜缘圆/日期: 2010-12-05

横戈马上——上将杨得志

杨得志湖南醴陵人。1928年参加革命。曾任晋察冀野战军司令员,华北野战军第19兵团司令员,一野第19兵团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1.杨得志提着那支土枪,迅速朝山上跑去,到跟前才看清:班长躺倒在地,被子弹打穿的肠子流了一地。

“叫什么名字?”

“杨得志。”

“多大啦?”

“十七。”

“家住哪儿?”

“湖南醴陵南阳桥村。”

“哦,家里还有什么人呀?”

“有爸爸、姐姐,还有刚才叫杨海堂的就是我哥。”

“行,就留下来当红军吧!”

“是!”那个自称“杨得志”的人,立刻喜上眉梢,高兴地跳了起来。

这是杨得志报名参加红军时的情景。

杨得志怎么也忘不掉这一幕情景,也正是从那一刻起开始了他漫长的军旅生涯。

这是1928年1月。

杨得志是随他哥哥一起来报名参军的。在这之前,他和他的哥哥在衡阳修路工地当“挑脚”。也许是从小吃苦经受了锻炼,小小的年纪,160多斤的担子,杨得志应付自如。只是工头太刁,常常克扣工钱。杨得志兄弟俩合计了一下,觉得比以前在安源煤矿挑煤还稍强些,便坚持了下来。

现在红军来了,路也不修了,他便和哥哥一起投奔红军来了。他哥杨海堂先报的名,被分在师属特务连。

杨得志被留在师部当了一名通信员。以后才知道,他们投奔的是红7师,是朱德、陈毅领导湘南起义时建立的一支队伍。

当了红军的杨得志,一切都感到那么新鲜,他不怕吃苦,干什么都很卖力,脑子又很灵亮,干什么都干得很漂亮。

只是有一点,他感到不满意,他想得到一支枪;在他看来,没有枪,怎么能算个兵呢?可是,当通信员,给他的仅仅是一杆梭镖,甚至连军装也不发,穿的还是原来的破棉袄,盖的还是带来的破棉被,惟一能证明和老百姓区别的,就是一个土布做的红袖章。

杨得志很羡慕那些背着枪的士兵,他想:哪一天,我也像他们一样该多好啊!

他听人说,只有战斗连队,才能享受到有枪的待遇。

于是,他盼望有一天能被分配到战斗连队。

一天,杨得志接到命令,让他到师属特务连去当战士。刚听到这个消息时,他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这样,他可以领到一支枪了!

杨得志来到了特务连3排7班。7班长热情地迎了上来:“你是杨得志同志吗?”

“是的!”杨得志回答。

班长接过杨得志手中的行李,说:“我是7班的班长,我代表全班欢迎你2”

“我一定和同志们一起多打胜仗。”杨得志说完,跟着班长走进了屋内。

班长把杨得志的行李放在稻草铺上,顺手从稻草下边摸出一个梭镖头,对他说:“去找根木棍砍砍,把它装好。”

“这是什么?”杨得志感到不解。

“你的武器,以后用它的地方多着呢!”

杨得志愣住了。原想来连队能领到一支枪,没想还是梭镖,而且梭镖头都快磨平了,还不如他在师部当通信员时用的那个呢,便愤愤地说:“我不要!”

“你说什么?”班长压住心头的不悦问。

“我不要!我要一支汉阳造。”杨得志毫不示弱地说,还是没有去接梭镖头。

班长火了,提高了嗓门:“杨得志同志,我再说一遍,去找根木棍砍砍,把它装好!”

杨得志心里虽然感到震惊,可仍站着没动。

班长显然是强忍着,把梭镖头放在地上,猛地转过身,大声喊道:“全班带武器集合!”

随着班长的一声命令,全班迅速集合了起来。杨得志这才发现,从班长到班里每个人手里拿的武器都是梭镖或者大刀。他默然了,悄悄地拣起了留给自己的梭镖头。

“想要汉阳造,”班长对杨得志,也是对着全班战士说:“好呀,打仗的时候自己从白匪手里夺吧,解散!”

“是呀,不要一来就要这要那的,有本事自己去夺嘛!”有个老兵一边说,一边擦着自己手里的梭镖。

杨得志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梭镖头,又看了看老兵手里的梭镖,久久说不出话来。

那个老兵发现杨得志在看他,又说:“看什么,全班都是这样用农友那里送来的武器,班长早说过,要想换好武器,就得靠自己打仗的时候去夺。小兄弟,今天算你走运,班长没用皮带抽你,他可是干过旧军队呢!”

杨得志不愿要梭镖的事,很快被他在2排当班长的哥哥杨海堂知道了,他找到弟弟,说:“那梭镖头是农友们打土豪得来送给红军的,不容易哩,你怎么可以不要呢?”

杨得志本来想向哥哥诉一诉心中委屈的,听哥哥这么说,便说道:“他那么凶,简直像个工头。”

“怎么可以这么讲?他是红军的班长,是我们的亲兄弟!”杨海堂生气了。

杨得志一看哥哥这副模样,知道自己错了,忙说:“等打仗的时候我拼命夺两支枪,送给班长一支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哥哥点点头,笑了。

没几天,这样的机会来了。

那天,部队打土家归来的途中,班长问杨得志:“今天要是碰上敌人,你怎么办?”

杨得志举着擦得雪亮的梭镖说:“用它夺汉阳造!”

“好!”班长说。

也真让班长说着了。当他们走到一个山梁上,太阳已经落下了地平线,四周一片寂静,忽听得队伍中有人惊呼:“敌人!”

果然,山梁下走着一队敌人。

敌人也发现了红军,开始猛烈地射击,子弹“嗖嗖”地从杨得志他们的头顶、身旁穿过。

“卧倒!”连长喊道。

杨得志就势往地上一趴。他想抬头看一看山下的敌人,在他身边的班长猛地一把将他按在地上,厉声说:“身子再低点,否则,要吃亏的。”

“班长,我想夺两支汉阳造,一支送给你。”

“好,这个礼物我收下了!”

“轰!轰!”两声炮响,炮弹在连队的周围炸开了,班长对杨得志悄声地说:“别怕,这只是小炮,没有瞄准镜的,吓唬人而已,准备冲锋。”

敌人在几声炮响后,壮着胆,开始慢慢地向山上攻来。敌人愈来愈近了,透过夜色,杨得志清楚地看到敌兵们打的青天白日旗,还有胳膊上的白袖章。

只听得连长大喊一声:“上!”

班长随即在杨得志背上猛拍一下,说:“快,去夺他们的汉阳造!”

战斗开始了。这是一场白刃格斗。黑暗中,战友们只能从对方的白袖章上去辨认敌人。年轻的杨得志犹如下山的小老虎,在敌军的队伍中冲来冲去,在他闪亮的梭镖下面,敌人乖乖地举手投降。

这是一场小小的遭遇战。战斗很快结束了,杨得志站在那儿发愣。那个老兵走过来问道:“怎么啦,杨得志,吓坏了吧?”

“谁说的,我答应给班长一支汉阳造的,可现在只夺了一支杂牌枪,这可怎么办?”

正说着,只听一个声音从山坡上传来:“快来呀,班长不行啦!”

杨得志提着那支杂牌枪,迅速往山坡上跑去,到跟前才看清,班长仰卧在那里,被敌人子弹打穿的肠子流了一地。

“班长!”杨得志趴下身子,对班长喊道。

班长朝杨得志笑了一下,用手轻轻地指了指身边的一支真正的汉阳造,就停止了呼吸。

杨得志轻轻地拿起班长留给他的那支汉阳造,抚去枪上的灰尘,把它背在肩上,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对着班长的遗体说:“班长,我会用这支汉阳造,去狠狠地痛打白匪,为你报仇!”

算起来,这是杨得志参军后参加的第一次战斗。第一次参加战斗,就实现了他梦寐以求的愿望——拥有一支汉阳造步枪,而这支枪却来得不易,是他的班长用生命换来的。

这也是他军旅生涯所接受的第一课。

那时的杨得志自然没有想到,他扛起这支枪,伴随着人民军队的发展壮大,伴随着人民解放事业的伟大胜利,伴随着年轻的共和国军队现代化建设的步伐,走过了他辉煌的一生。

他更没想到,他从此转战南北,身经百战,为人民解放事业,为共和国军队现代化建设贡献了他毕生的经历,成了一名功勋卓著、彪炳千秋的共和国高级军事将领。他那富有传奇色彩的战争经历,至今仍让人们津津乐道。

就是他,成为共和国国防部副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后,当他回忆起自己的革命生涯时,首先想到的是他获得第。一支枪的经历,想到的是他军事生涯中的这一终身难忘的第一课。

2.红1团团长杨得志回头看了看苍苍茫茫的大渡河,脸上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1934年春,杨得志担任了红军第1军团第1师1团团长。从那时起,杨得志率领这支具有光荣战史的英雄部队,参加了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和著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打了不少硬仗、恶仗、苦仗,初步显示出他优秀的军事指挥才能。

强渡大渡河,就是他指挥的著名的战斗之一。

那是1935年5月。

我工农红军渡过金沙江,经会理、德昌、泸沽,来到冕宁。红1团继续担任先遣任务。

当时,为了加强领导,充实力量,军委特派刘伯承、聂荣臻分别担任先遣司令员和政委,1军团把直属的工兵连、炮兵连交给杨得志指挥。

那天,刘伯承、聂荣臻一齐来到了红1团驻地。

刘伯承向杨得志和政委黎林明确了强渡大渡河的任务。

从刘伯承和聂荣臻的谈话中,杨得志知道目前红军的处境极为险恶:后有薛岳、周浑元、吴奇伟10万大军追赶,前有四川军阀刘湘、刘文辉的部队扼守于天险大渡河所有的渡口。

刘伯承说:“你们可知道石达开?此人为太平天国的高级将领,刀多年前,石达开率数万人在清军追击下,就是在大渡河畔全军覆没的。现在蒋介石叫嚣,前有大渡河,后有金沙江,几十万大军前后夹击,共军插翅难飞,必成为‘石达开第二’。”

杨得志顿时感到身上的担子特别沉重。

当夜,红1团冒雨开进。

5月24日黄昏,红1团经过一天一夜急行军到达了距安顺场约15里的一个小村。杨得志命令部队休息,他自己与政委黎林马不停蹄地忙开了。

杨得志找来了几个当地的老乡。他了解到前面的安顺场,是个近百户人家的小镇,有敌人两个连防守。所有的船只都已被抢走、毁坏,只留一只船供守军使用。安顺场对岸有守敌1个团。

看来,要渡过大渡河,只有首先抢占安顺场,夺取惟一的一条船。

这时,军委总部来了命令,命令杨得志连夜强渡大渡河,确保后续部队尽早开始渡河。

就在这时,刘伯承、聂荣臻又一次赶来了。

刘伯承说:“这次渡河,关系着数万红军的生命,一定要战胜一切困难,完成任务,为全军打开一条胜利的道路!”

杨得志再次感到事态危急,当即表示:“我们不是石达开,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在我们面前,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没有突不破的天险。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打好这一仗!”

刻不容缓,偷袭安顺场的战斗立即打响了。

按照杨得志的分工,政委黎林带2营至安顺场下游渡口佯攻,以牵制敌杨森的2个团;3营长尹国赤带3营担任后卫;他自己率1营袭击安顺场。

天漆黑,雨,下个不停。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战士们,又踏着泥泞的小路急进。

此时,安顺场的守敌已经进入梦乡。他们哪里想到红军已出现在他们面前。

“哪一部分的?”1营的尖兵排与敌人的哨兵接触了。

“我们是红军!缴枪不杀!”战士们高喊着,冲向敌人。

“砰!”敌人开火了。

战士们的枪支一齐吐出了火舌,顽抗的敌人纷纷倒下,活着的当了俘虏,还有的没命逃窜,不到30分钟,敌人2个连全部被歼。

枪声停止后,部队继续前进。杨得志看见路旁有一间茅屋,便走了进去。屋里坐着一位老人,他正要向老人了解渡船的情况,突然听到一声喊叫:“哪一个?”

通信员一听声音不对,机警地一拉枪栓,大吼道:“不要动!缴枪不杀!”

原来是几个管船的敌兵,听到刚才的枪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通信员这一吼,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便乖乖地缴了枪。

杨得志立即让通信员把这几个俘虏送到1营去,要求1营尽快把船弄来。1营长孙继先带领战士们费了很大的劲,才把淮一的这条船搞到了手。

大渡河已在眼前。透过夜暗,杨得志看到,大渡河此段河宽约300米,水深三四丈。湍急的河水,碰上礁石,溅起冲天巨浪。涛声轰鸣,如雷贯耳。河两边是陡峭的山壁。

怎么渡河?眼下一无船工,二无准备,要立即渡河,显然是不行的。杨得志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他想到了鬼水,想到了架桥,但都被自己否定了。河深水急,浪高漩涡多,人一下水肯定会被卷走。架桥也不行,每秒4米的流速,桥桩根本无法打下去。想来想去,他又想到了那惟一的一条船。

对,先将1团渡过河去再说。主意已定。杨得志急忙叫醒通信员,“去,给我把1营长叫来。”

豆营长孙继先跑步赶来。

“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赶快找船工,愈多愈好。”

船工找来了。一个、两个、三个……等到找来十几个船工,天已亮了。

这时,雨也停了,蔚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被雨水冲洗过的悬崖峭壁显得格外挺拔、壮丽。大渡河奔腾着,如一匹难以驯服的野马。

通过望远镜,杨得志对对岸作了认真的观察:对岸渡口附近有几个碉堡,距渡口不远处有个小村庄,四周筑有围墙,估计敌人的主力可能隐蔽在此。假如敌人待我渡河部队接近渡口,来个反冲锋,那怎么办呢?

“兵贵神速,先下手为强!”杨得志决心已定。

针对对岸敌情,杨得志作了火力部署。

现在剩下的问题就是渡河了。杨得志决定组织一个16人组成的奋勇队,并让1营长孙继先负责挑选。

听说要组织渡河奋勇队,1营官兵围着孙继先争着要求参加。

孙营长为难了,问杨得志:“怎么办?”

杨得志微笑着说:“这样吧,集中到一个连队里挑选。”

二连的战士们都集合在屋外的场地上,一个个挺胸抬头,目光集中在团长杨得志和营长孙继先身上。

孙继先开始宣布被批准的名单。被点到名字的战士高兴地跨出队列,在队伍前排成新的一列。

杨得志看到,这16名战士,身材高大,精神饱满,一看就让人放心。

“我也去!我一定要去!”突然,从队列中冲出一个人,大声说。他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虽不如前几位魁梧高大,但却敏捷、机灵。

孙营长对杨得志说:“他是2连的通信员陈万涛,遵义会议时参军的。”

多好的战士!杨得志与孙营长略作商量,批准陈万涛参加渡河奋勇队。

一支17人的渡河奋勇队组成了,连长熊尚林为队长,每人一把大刀,一支冲锋枪,一支短枪,五六颗手榴弹,还有一些必要的作业工具,雄赳赳地等待着渡江命令。

这是一个庄严的时刻。

熊尚林带领第一批8名奋勇队员跳上了那惟一的渡船。

杨得志走过去,和他们—一握手,深情地说:“同志们,红军的希望,就在你们身上。你们一定要坚决地渡过河去,消灭对岸的敌人!”

渡船,在一片热烈的鼓动声中离开了南岸。

敌人开火了。

“打!”杨得志向炮兵下达了命令。

全军闻名的神炮手赵章成已瞄准了对岸的工事。随着呼啸的炮弹和爆炸声,敌人的碉堡飞向了半空。机枪、步枪一齐开火,对岸笼罩在一片烟雾和火海之中。

渡船在汹涌的波涛中行进着,船工们一桨一桨地拼命向对岸划着。突然,一发炮弹落在船边,掀起一排巨浪,小船剧烈地晃荡起来。

岸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渡船上,只见小船随着巨浪起伏了几下,又平稳了下来。

杨得志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敌人的炮火更密集了,企图阻止红军的渡船。勇士们随着渡船,冲过一个个巨浪,顶着一阵阵弹雨,勇往直前。

就在这时,一梭子弹扫到了船上,一位战士急忙捂住了自己的手臂。

杨得志通过望远镜看得清清楚楚,不禁脱口而出:“他怎么样?”他还没来得及往下想,只见渡船被巨浪卷着飞快地往下滑去,滑到几十米外,一下子撞在了一块大礁石上,顿时溅起一个高大的水柱。

“糟糕!”杨得志自语着,眼睛紧紧盯着渡船。只见几个船工奋力用手撑着岩石,渡船却像转盘似的猛烈旋转起来。

“撑住啊!”杨得志禁不住大声喊了起来。岸上的人都一齐呼喊着,为勇士们鼓劲,加油!

这时,几个船工跳下船,在难以停留的激流中,凭借强健的体魄,熟练的游泳技术,拼命地背顶着船。船上另外的船工也尽力用竹篙使劲地撑着。

终于,渡船在勇士们的互相协作、密切配合下,缓缓离开了礁石。

杨得志脸上绽出了笑容。

渡船离对岸越来越近了。渐渐地,只有五六米远了。勇士们不顾敌人的疯狂射击,一齐站了起来,准备冲上岸去。

这是意志的考验,这是生命的搏击!

突然,对岸的小村子里冲出一股敌人,涌向渡口。果然不出所料,敌人想把勇士们消灭在岸边。

“给我轰!”杨得志大声命令炮手。

“轰!轰!”两声巨响,赵章成的迫击炮像长了眼睛似的,正好落在敌群中。紧接着,1营机枪排排长李得才的重机枪也开火了,打得敌人东倒西歪,一个接一个倒了下去。

“打,狠狠地打!”河岸上扬起一片吼声。

敌人溃退了,慌忙向四处逃窜。

“打!打!延伸射击!”杨得志再一次命令着。

“轰!轰!轰!”又是一阵射击。在我炮火的掩护下,渡船靠上了北岸。只见勇士们飞一样跳上岸去,手榴弹、冲锋枪一齐打向敌人。最后终于占领了敌人设在渡口的工事,为第二船的战友们杀开了一条通路,为全军渡河奠定了立足点。

不久,第二船的勇士们也渡过河,和第一船的人会合在一起。

敌人仍在拼命挣扎,组织了一次又一次的反扑,企图趁我渡河勇士立足未稳,将其赶下河去。

面对这种情况,杨得志一次又一次指挥炮兵、重机枪射击。烟幕中,敌人纷纷倒下。趁此机会,勇士们齐声怒吼,扑向敌群。雪亮锋利的大刀在敌群中闪着寒光,忽起忽落,左砍右劈。号称“双枪将”的川军被杀得溃不成军,没命地往北山后面逃窜。

经过数小时激战,渡口完全被红1团占领。

杨得志和团部的其他领导是乘第三船过河的。这时,天色已晚,船工们加快速度,把红军一船又一船地运向对岸。

正当红1团全部渡过大渡河之际,杨得志获知,追敌薛岳等部也已北渡金沙江,从德昌赶来了,然而为时已晚,正是杨得志指挥红互团强渡大渡河成功,为后面千军万马的红军打开了通路。

蒋介石要把红军变为“石达开第二”的梦想,就这样破灭了。

3.杨得志自从参加革命以来,可谓身经百战。但从来没有像这一次感到如此大的压力。

邯郸,春秋战国时为赵国的国都。那时的赵国,东临燕。齐,西接秦国,南连韩、魏,北近匈奴,“数拒四方之敌”,被称为“四战之国”。到了近代,人们又称它为“四战之地”,其战略地位是不言而喻的。

提起邯郸,人们不由得想起“黄粱一梦”这个典故。说的是在邯郸北面不远处有个唤做黄粱梦的小村,山东卢生借宿在此,在旅店里遇一道士。那道士给卢生一个枕头,卢生枕在上面睡着了。这时,店主人刚蒸上一锅黄米饭,卢生梦见自己做了大官,娶妻生子,享尽了荣华富贵,可一觉醒来,黄米饭还没有做熟。

这个典故的含义,也是不言自明了。

然而,在半个世纪以前,正是在这“四战之地”,蒋介石做起了他的黄粱梦。

1945年10月中旬,国共两党于10月10日签订的和平协定墨迹未干,蒋介石突然发出了向我华北解放区进攻的命令。

此次,蒋介石动用了14个军约15万兵力,分三路沿平汉。同蒲、津浦三条铁路,向我华北解放区杀奔而来,气势汹汹,大有一口吞掉我华北解放区之势。

蒋介石的用意十分明显,企图控制铁路,发挥美国现代化装备的优势,割裂我各解放区的联系,压迫我军退入农村或山地,以便各个歼灭。

这三路进犯蒋军,以攻击平汉路的一路为主。其首要目标,是夺取我晋冀鲁豫解放区的首府——邯郸。

此时,正在山西指挥上党战役的刘伯承、邓小平,得知敌人进击华北的情报,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晋冀鲁豫军区的部队大多仍在上党地区,邯郸前线只有杨得志所部不到2万人的兵力。敌我兵力是5:1。

几经思考,刘伯承决定把战场选在平汉线东侧滏阳河以南。漳河以北的河套里。刘伯承认为,该地是多沙地带,不好挖工事,无坚可守,但南有漳河可断敌退路,可以把敌人的长处转化为短处,使我军能够避其长击其短。另外,我军东西有纵深的根据地和广大人民的支援,可以利用滏阳河、漳河间的横幅地带向敌人实施钳形攻击。这样,或许能顶上一阵子。

这一想法,与邓小平不谋而合。

邓小平立即对作战科长命令道:“按刘司令的意思发报,命杨得志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坚决顶住。”

紧接着,刘、邓又对平汉战役的实施,作了一系列部署。

同时,为使作战便于统一指挥,经中央军委同意,刘、邓命令冀鲁豫、冀南、太行、太岳4个军区部队主力,依次改编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第2、第3、第4纵队。杨得志任第1纵队司令员,苏振华为政治委员。

平汉路的敌情,惊动了党中央,惊动了毛泽东。

10月17日,毛泽东专门致电刘、邓。电文中说:“……必须集中太行和冀鲁豫全力,争取平汉战役的胜利。即将到来的新的平汉战役,是为着反对国民党主要力量的进攻,为着争取和平局面的实现。这个战役的胜负,关系全局极为重大。”

平汉战役能否成功,关键是看杨得志和他的1纵,看杨得志能否实施有力的阻击,以等待兄弟部队赶到聚而歼之。

这一点,身为1纵司令员的杨得志是十分清楚的。

杨得志自从参加红军以来,可谓身经百战,但从来没有像这一次,感到如此大的压力。

部队装备严重不足。杨得志由延安重返冀鲁豫后,原准备轻装精兵,进军东北,故把原有的迫击炮、重机枪和一部分轻武器移交给了兄弟部队,现在猛然间接到参加平汉战役的命令,仅有的装备,面对半美械化的国民党军队,其困难是可以想象的。

另一困难是,敌我兵力悬殊。主要面对的敌3个军中,鲁崇义的30军装备精良;马法五的40军可以打近战,还能拚手榴弹,这在国民党军队中是不多见的;高树勋的新8军战斗力也不弱。

再则,时值10月,田野里可利用的隐蔽物极少,漳河两岸又是一马平川,多系沙土地质,构筑工事极难。没有相应的工事,要想在大平原上阻击这么多装备精良的敌人,意味着准备作出巨大的牺牲。

刘、邓及中央是下了死命令的,必须有效地迟滞敌人进攻,杨得志知道,这必将是一场苦战、恶战。

正当杨得志积极筹划抗击北犯之敌时,敌第11战区副司令长官马法五指挥第一梯队杀奔而来。

10月14日,该部从新乡出发,大摇大摆,浩浩荡荡,前进中未遇我主力,速度极快。

10月20日,敌军先头部队北渡漳河,占领邺镇、丰乐镇等处,掩护架桥。

站在漳河岸边,马法五以胜利者的姿态,得意地笑了。

邯郸南边的小堤村,1纵作战会议正在进行。

杨得志决定:派出小部分部队以奔袭的方式,出其不意地袭击敌先头部队,以减缓敌人前进的速度。掩护大部队赶至邯郸以南的屯庄、崔曲、小堤等地构筑工事,组织防御。

命令下达后,各部队分头展开行动。

崔曲距邯郸只有十几里地,小堤一带是1纵和3个旅的指挥所所在地。杨得志清楚,这里可以说是我军保卫邯郸的最后一道防线,一旦被敌人突破,就等于敞开了邯郸的大门,后果不堪设想。

杨得志决定把1旅放在崔曲一线。1旅旅长杨俊生把阻击崔曲一线的任务交给了主力7团。

那天,杨得志来到7团阵地视察,对陪同而来的杨旅长说:“崔曲到邯郸的距离你们是清楚的。部队边打边转移,体力消耗大,减员不少,但是更残酷的战斗还在后边。实话对你们讲,你们面临的将是一场恶战,你们必须作好充分的准备。”

“司令员,请你放心,1旅你是了解的,信任的。”杨旅长说。

杨得志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敌人3个军全部渡过漳河后,原突在前面的30军留在原地,40军和新8军一部则继续北进。当头的是敌40军106师。师长李振清,外号李铁头,是个亡命之徒。

敌106师已逼近崔曲一线。

10月23日夜,敌副司令长官马法五接通了106师师长李振清的电话:“铁头吗,我命令你们在半夜出击。”

“什么?半夜出击?夜战是共军的特长,我军可不善于夜战啊!”李振清不解。

“这叫作出其不意,懂吗!杨得志以为我们不善夜战,我偏在夜里干,打它个措手不及,让杨得志尝尝我的厉害。”

说罢,电话里传来一阵得意的笑声。

10月24日凌晨2时,敌40军第100师和新8军集中兵力。火器,分别向7团扼守的崔曲、屯庄、赵庄阵地发起了突然猛攻。霎时,成群的炮弹在7团阵地上炸响,掀起一阵阵烟尘和泥土。紧接着,敌人由营到团发起了连续集群冲锋。

我7团在团长李程、政委威先初的指挥下,沉着应战。待敌进至阵地前三四米时,集中火力,给其以杀伤。同时,组织小群出击,与突入我阵地之敌展开白刃格斗,英勇地打退敌人一次次的进攻。

经6个小时激战,鲜红的战旗依然在7连阵地上高高飘扬。

见久攻不下,敌106师师长李铁头气得哇哇直叫,只见他扒掉上衣,光着膀子,从卫士手中夺过冲锋枪,大喊一声:“跟我来!”带着全师人马,又向我4团扼守的夹堤、6团扼守的小堤阵地冲来。

又是一场天昏地暗的厮杀。

看来,敌人想从6团和4团的结合部撕开缺口,6团团长李天德请示杨得志,要求将朝城大队调至辛里村,作为6团1营的预备队,随时加强小堤防线的战斗。

战至下午2时,敌人占领了6团阵地侧冀小堤西北角一个地堡和南大屯东南土窑。

激战中,6团顽强抗击数倍敌人的攻击,伤亡较大。扼守小堤前沿阵地的1连,班以上干部全部阵亡,全连编为1个排继续战斗。

杨得志在指挥所里呆不住了,令纵队指挥所移至东距小堤村仅200米的辛里村,他要直接进行战场指挥。

当他看到1旅阵地弹痕遍地,已成一片焦土,许多牺牲的干部、战士由于来不及掩埋,横躺在战壕里、掩体外,心情异常激动。

杨得志立即命令纵队特务营两个连投入战斗,加强6团1营,在4团的配合下,重点向突入小堤西侧的敌人进行反冲击,战至当晚,将敌人击退,恢复了原阵地。

25日上午,敌人向6团再次发动猛攻,未果,下午又转向7团赵庄阵地猛烈攻击。

敌人分别向我7团和6国阵地轮番攻击失败后,重新调整了部署,以新8军一部兵力迂回到屯庄,同时以106师2个团的兵力向4团和7团的结合部夹堤、崔曲之间,于下午6时,利用黄昏时暮色作掩护,发动了偷袭。

此时,天色昏暗,刮起大风,风沙障眼,我军视度不良,与敌战至晚9时,敌约1个团从夹堤、崔曲间突开了一个口子,对扼守屯庄的7团2营进行了迂回包围。

4团根据当面敌情,立即以1营1连出击,但因西北侧未作工事,出击中1连伤亡很大,撤了下来。敌人乘机蜂拥而至,夹堤阵地西端被敌占领。这样,坚守屯庄的7团2营处于东、西。南三面受敌的境地。

情况紧急,1旅旅长杨俊生立即命令7团团长和3营教导员率7连和9连前去接应2营。恰在此时,2营教导员率部突出重围,半路上与3营相遇,同返崔曲。

这一天,7团与敌激战,伤亡很大,又处于被敌夹击的险境,杨旅长命令暂撤出崔曲,转移到夹堤东部,以待机反击。

午夜,敌106师占领崔曲。

敌师长李铁头好不得意,忙向副司令长官马法五报告:“我的脚下,就是共军的阵地,他们常自称是铜墙铁壁,就是金墙银壁,我李铁头也要把他撞碎!”

此时,1纵指挥所里,气氛骤然紧张。

杨得志已有两个小时没有接到1旅的战况通报了。

“是不是崔曲已失?现在可以肯定,7因伤亡一定很大。倘若崔曲失守……”想到这里,杨得志心中一紧,如果1旅最后防线被敌人攻破,敌将长驱直人,与南援之敌第16军会合,我军整个平汉战役计划就会受到影响,甚至会落空。

杨得志命令纵队参谋长:“通知各旅旅长和政治委员,火速到纵队开会。”

3个旅的干部汗淋淋地赶来了。

待听完各旅领导汇报各自的情况后,杨得志缓慢而有力地说:“1旅撤出了崔曲,但仗打得很苦,也打得很好,同志们尽了最大的努力。现在的问题是必须按刘、邓首长的指示,不能让敌人前进一步。大家还记得中央的指示吗?平汉战役的胜负关系全局,极为重要!一旦敌人突进邯郸,刘、邓首长的整个战役计划就会被打乱,我们1纵将无法交待。办法只有一个:明天拂晓前把崔曲夺回来!管他什么李铁头、李钢头,都要把他砸烂!”

纵队政委苏振华接过话说:“今天的会议就是要明确一个问题:我们1纵必须完成刘、邓首长的战略意图,现在兄弟部队正从山西往这里赶。我们一定要顶住敌人,只许胜,不许败!”

“对!”杨得志斩钉截铁地说:“夺不回崔曲是要掉脑袋的!”

大家跟随杨得志征战多年,都知道他轻易不说这样的话,说这样的话,都是到了十分关键的火候上,而且说了就兑现。

杨得志接着提出了夺取崔曲的部署和打法。

就在这时,刘、邓来电,告知1纵,我军后续部队即将到达。决定将进攻部队分为南、北两集团,于28日黄昏开始总攻,重点消灭敌40军,同时求得歼灭30军之一部。南集团钳制30军和佯攻新8军,并对新8军加强政治争取。以第1、第2纵队为主组成的北集团,作为总攻突击队,围歼敌40军。

杨得志的第1纵队负责歼灭敌106师。

为配合野战军整个战役行动,杨得志放弃原定计划,对纵队攻打崔曲第106师的行动重新作了部署。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 Top30:

30. 习近平和彭丽媛:这就是爱的样子 (组图)
29. 神秘港商独占花魁 1900万投得洋少女初夜
28. 大马前总理抄家:356箱奢侈品 10亿现金 6卡车赃物
27. 中美贸易战停火 两国共同的胜利
26. 中美巨额贸易赤字如何削减?这是突破口
25. 曝中美航母巨大差距 中国需要6艘航母吗
24. 美媒:中国成为全球大国全靠这五种力量
23. 北京再表态:刘霞的事政府说了算
22. 煽风点火 挑拨离间 谁利用中美搞事情?
21. 唇语专家:哈里完婚后对妻子耳语说的话竟是...
20. 月球发现不明物体, 疑似金字塔, 真相让人不淡定
19. 家中马桶内冒出大蛇 原来是邻居用来……
18. 川航机长录音疑曝光 网友:听得眼眶湿了
17. 墨西哥惊现“海怪” 样子骇人 吓坏游客(图)
16. 台当局:不认“九二共识” 但要“一中”
15. 刘鹤在美压力巨大 国内还有人“挖坑”?
14. 改掉这些恶习 你的车能用到二十年!(图)
13. 男人有外遇后 脸上会留下4个证据
12. 中国正部级高官与女星情史被曝光
11. 这7种女人 最易让男人性冲动(图)
10. 首相要休妻?安倍晋三快被他媳妇整死了
9. 中国吃亏了?你是没听美国人说什么
8. 外交部自打耳光 2000亿是“有实之词”
7. 中美贸易休兵 “老三”可能要紧张了
6. 重磅!幻觉?中国解锁部分网络封锁!(图)
5. 中美贸易谈判结束 中兴严重缺席
4. 卖淫、炫富、滥交:中国留学生如此不堪?
3. 最新消息:中美贸易战停火 止战!
2. 中国最厉害的祖坟 为它高铁都要绕道(图)
1. 两对男女墙边脱衣壁咚爱爱 网友惊呼太恶心(视频)

动态浏览线
更多>>
  • All I Know - Art Garfunkel/外文歌曲
  • 星光大道总决赛-阿宝/流行专集
  • 洪湖赤卫队 洪湖水浪打浪/戏曲歌剧
  • Gustave Courbet 库尔贝/世界美术
  • 海口万绿园图片/摄影图片
  • Nothing Else Matters - Metallica/外文歌曲
  • 妇科男医生自白:漂亮女士赤条
  • 新西兰"男人荒"遍地美女
  • 电视剧: 红楼梦 2010版/电视剧
  • 古代禁毁通俗小说目录 - 古典小说/中国文学
  • 隋炀帝艳史 - 古典小说/中国文学
  • 上海国际贸易中心俯瞰万都中心/摄影图片
  • 小品:赵丽蓉VS蔡明VS郭达追星族/曲艺
  • 孟子(动画片)/动漫画

  • 孟庭苇/中文歌曲
  • 女子偷情口含男性器官 辩称闭眼
  • 三毛流浪记/动漫画
  • 舒克和贝塔/动漫画
  • 山间铃响马帮来/中文电影
  • 手术室全程实拍:一个模特的隆
  • 神秘百慕大:消失八年英国游船
  • Summer Breeze - Ramsey Lewis/乐曲
  • 嫩模金美辛性感杂志写真:秀美
  • 煤气中毒性脑病/养生保健
  • 小约翰·施特劳斯 Johann Strauss II (/乐曲
  • 张家港 步行街图片/摄影图片
  • 肢端动脉痉挛病/养生保健
  • 治疗痄腮的按摩手法/养生保健
  • 一亿网 (原华人乐园) 1eew.com © 2001 - 2015
    关于本站

    本站指南

    会员权益

    常见问答

    诚征合作

    广告招租

    联系方式

    免责声明

    中央看台 : 一亿新闻 ; 好东东分享 ; 文汇网摘 :
    热贴 | 两性 | 趣闻 | 生活 | 职场 | 社会 | 健康 | 休闲 | 影音

    万花频道 :
    流行专集 | 中文电影 | 外国电影 | 电视剧 | 动漫画 | 戏曲歌剧 | 中文歌曲 | 外文歌曲 | 乐曲 | 旅游胜地 | 摄影图片 | 美食 | 养生| 中文文学 | 中国美术 | 世界美术 | 论坛精选 | 曲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