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简体 | 繁体
主 页
一亿新闻
万花频道
新闻精华
中国透视
天下纵横
文汇网摘
好东东分享
注册 | 登录

一亿网主页 > 正文
标题: 林彪飞机坠毁现场的分析和复原——《在大漠那边》读后记(6-12)
来源: 我爱你马诺/日期: 2010-12-03
林彪飞机坠毁现场的分析和复原——《在大漠那边》读后记(六)

作者 王麻子(昭昭若昏)

09/22/06 美国


如前所述,林彪飞机在第一次着地时,大概向右侧倾斜了30或者45度,使右侧水平舵边沿在地面留下了沟槽。在残骸分布的现场却是,林彪飞机左侧水平舵翼插入了地面,几乎支撑着整个尾翼的重量。从右侧水平舵首先接触地面到左翼几乎垂直插入土中,整个机身至少向左拧着旋转了120多度到480度左右。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知道林彪飞机是使用了多长时间走完了最后500米是必要的。

时间和速度是对孪生子,也是小学生和博士生必须面对的算术题。三叉戟设计速度最高是每小时1000公里。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不妨推算一下,看哪个速度段比较可靠。

下面所罗列的是十中不同情况下的假设。如果,

时速为100公里,林彪飞机飞完500米需要18.00秒。(太慢,排除)
时速为200公里,林彪飞机飞完500米需要9.00秒。(太慢,排除)
时速为300公里,林彪飞机飞完500米需要6.00秒。(有点慢,排除)
时速为400公里,林彪飞机飞完500米需要4.50秒。(有点慢,排除)
时速为500公里,林彪飞机飞完500米需要3.60秒。(保留)
时速为600公里,林彪飞机飞完500米需要3.00秒。(保留)
时速为700公里,林彪飞机飞完500米需要2.57秒。(有点快,排除)
时速为800公里,林彪飞机飞完500米需要2.25秒。(有点快,排除)
时速为900公里,林彪飞机飞完500米需要2.00秒。(太快,排除)
时速为1000公里,林彪飞机飞完500米需要1.80秒。(太快,排除)

要是详细说明为何排除或者为何保留的原因的话,那是太长了,在此省略。

在这里,排除慢和快的速度,取其中间值,我们可以估计林彪飞机最后500米的旅程大概耗去了3秒左右(再长一点或者再短一点并不影响判断的大局)。

以时速500公里在低空中飞行前进,走完500米大概需要3秒左右,对于林彪飞机来说还是有可能的。

在3秒的时间以内,油箱爆炸力所推动的飞机旋转,由右侧向左侧旋转120度似乎太小了一点,而旋转480度的可能性就大大地增强了。

假设林彪飞机最初的着地点(即檫痕的起点)为0米点的话,那么,林彪飞机主要残骸的分布由北向南可以简单梳理顺序如下。

再次审查林彪飞机残骸在现场的分布特点,不难发现,所有的残骸可以分作三个大的基本堆积区。

第一残骸堆积区,从0米点到50米的范围,在这里比较大的残骸有,属于起爆原点的左侧机翼(保留“56”字样),右侧发动机喷口和包皮,机身的蒙皮等。

第二残骸堆积区,从50米点到460米的范围,发动机外壳,写有“旅客止步”的内舱门,写有“中国”字样的右翼外展部分,三个座位架子等等。

第三残骸堆积区,从460米点到500米的范围,机头的仪表架子,机尾,舱门,九具尸体,起落架,写有“民航”字样的右侧机翼翼根部分,左右两侧的发动机,反推动力装置等等。

第一堆积残骸堆积是林彪飞机刚刚爆炸之后马上形成的,堆积物基本上是靠近爆炸点原的东西(如左侧机翼),或者是飞机在第一次落地时被挤压松动了的设备(如右侧发动机喷口,右侧机翼外展部等)。这一瞬间林彪飞机刚刚开始腾空旋转,机体离开地面不是特别高远,掉下来的残骸虽然惯性很大,但是很快即着落与地面,故将这处残骸堆积物的位置理解为林彪飞机的起爆点问题不会太大。

第二残骸堆积中的遗物是从机身爆炸洞后所形成的洞穴中漏掉出来的东西。林彪飞机爆炸造成的洞穴口应该是很不小的,许多像座位架子,内舱门等物体由于重量大,不太容易马上跟得上机身的旋转,在飞机开始旋转后的一段时间内,自然地从机身的大洞就漏掉落在地面上。同时,已经折断的右侧机翼的外展部分(写有“中国”二字)撤断了与翼根的最后联系,也掉落在这一残骸堆中。由于飞机仍然在惯性的推动下前行,所以很多残骸的落地时间也有前有后,从而形成滴滴拉拉羊屎蛋儿似的分布状态。这时后的林彪飞机,已经在空中从右向左翻滚旋转了360度,飞机腹部的爆炸裂口应该冲向地面。

第三残骸堆积区内的遗物几乎全是飞机的最重,最主要的核心部件,如机头,机尾等等。由于重力的作用,林彪飞机在这里完成了它最后的旋转,突然接触地面而停止,将所有的飞机部件连同机内的尸体,在一瞬间抛摔到了飞机中轴线的左侧。至此,林彪飞机的全部航程彻底结束。

这就像拧麻花那样,将整个飞机在大约3秒的短时间内拧了个粉碎。在这种状态下,林彪飞机无疑已经变成了一部巨大的超级离心机,飞机在强烈旋转的时候,林彪等九位成员似乎还可以随着离心力贴在机舱上随同转圈儿,过过生前没有尝到的那云霄飞车的瘾,但是,一旦飞机第二次着地停止旋转,飞机上的所有金属结构连同乘员们的肉体,在突然中止的离心力的面前,显得极其脆弱而不堪一击。无论三叉戟造得多么结实坚固,还是坐在飞机中的人物生前是多么地英武地不可一世,全都抵抗不了那要命的离心力而飞了出去。从而形成了林彪等九人尸体的排列和飞机残骸的排列,皆位于中轴线左侧的奇怪而壮观的布局。

林彪飞机能够以37吨之重量,完成480度的超级大旋转,除了飞机本身的惯性和油箱爆炸力的生猛之外,尚有左侧机翼早早地被炸掉有关。由于左侧机翼在爆炸之初已经脱落,林彪飞机的形状已经变成了一只40米长的巨型圆筒,连带着右侧短短的机翼根部,在超低空中的旋转起来阻力小,速度大,故落地后的破坏性也极其巨大。所以,如果左侧机翼没有脱落,林彪飞机也前行不了500米,更不可能旋转480度,恐怕早早地因为机翼的阻力而快速着地了。

既然林彪飞机第二次腾飞的运行速度是每小时500公里上下,时间是3秒左右,在超低空中转了480度,那么,我们自然会问,林彪飞机第一次落地时的速度是多少?

从理论上说,林彪飞机油箱的爆炸力主要的作用是把即将彻底接触地面的飞机又抬举了起来,至于在抬举起来之后飞机在空中的速度,应该还是接近林彪飞机在第一次着陆后,还没有被消耗完的惯性速度,即使爆炸力能给于飞机一定的加速度,由于油箱爆炸的力学方向是垂直的,所以应该不会给于机体太大的推进加速度。

既然林彪飞机在第二次落地速度大概是500公里的时速,那么,考虑到林彪飞机在第一次着陆已经挤瘪了右侧发动机,右侧水平舵也在地面上也耕划出了沟槽,右翼已经折断等等因素,等于给了林彪飞机一定程度的摩擦阻力,起到了一定程度的刹车的作用,必然使飞机速度在原来的基础有所减缓。但是,距离彻底停车的距离尚远。

换句话说,林彪的飞机在第一次落地时的时速必须高于500公里。高于时速500公里是个非常模糊的概念,因为501公里是高,1000公里也是高。有看官会聪明地说,麻子就是仅仅根据这些就能判断出林彪飞机落地时的速度吗?那也太漫无边际了。

且慢,好在林彪飞机在第一次落地时留在地面的檫痕,它的长度是公认的,有29米长短。

再做一次博士水平的算术难题,如果,

时速为500公里,林彪飞机摩擦出来29米的檫痕至少需要0.20秒。
时速为600公里,林彪飞机摩擦出来29米的檫痕至少需要0.17秒。
时速为700公里,林彪飞机摩擦出来29米的檫痕至少需要0.14秒。
时速为800公里,林彪飞机摩擦出来29米的檫痕至少需要0.13秒。
时速为900公里,林彪飞机摩擦出来29米的檫痕至少需要0.11秒。
时速为1000公里,林彪飞机摩擦出来29米的檫痕至少需要0.10秒。

这样算是很难的,难就难在我们还是无法断定林彪飞机在着陆时的准确速度,但是,我们却知道林彪飞机在第一次着地的时候,它的速度是介于每小时500公里到1000公里(三叉戟的设计速度)之间。

这已经足够了,因为有时间值在引导着我们前进。

无论林彪飞机的速度是时速1000公里也好,还是500公里也罢,它完成29米的檫痕所用的时间年仅仅在0.1秒和0.2秒之间。

0.1秒或者0.2秒,也是破坏强度较高金属结构所必须的时间。在很多的事故测验中所显示的事实是,金属完成折断或者弯曲这一过程,大概需要0.1秒至0.3秒之间,林彪飞机当时的右翼折断和右水平舵边沿是铝合金,硬度和强度都比较大,它的卷曲,最快也可能是经历了0.1秒或者0.3秒那么长短。这个时间的长短都是一瞬间的事情,快得可以说肉眼根本不可能看出来,假如有哪位看官身临其境的话。

如果时间太长,不但整个金属部件的结构被摧毁,而且机身业已完全着地,即使油箱的爆炸力无比强大,也只能在地面摊作一团,别说再前进500米之遥,就是来个前空翻50米也是不可能的。(待续)



林彪飞机坠毁现场的分析和复原——《在大漠那边》读后记(七)

作者 王麻子(昭昭若昏)

09/22/06 美国


0.1秒至0.3秒这个时间段的成立,同时也隐藏着一个惊人的事实,即林彪飞机是在速度极高的状态下完成了第一次着地过程的。加之林彪飞机在落地前没有采取任何减速措施,既没有打开减速板,也没有使用反向推力装置,简直就是像一个自由落体那样来到了地面。

在这种情况下,林彪飞机所获得的加速度是很大的。如果没有飞机油箱的爆炸力使飞机再次腾空的话,林彪飞机将会在强大的惯性力量的推动下长距离滑行,解体和燃烧,化作一片燃烧的梦。令人惊讶的并不是这个,而是一个更引人注目的秘密。

林彪飞机落地之后,竟然在0.3秒的时间内爆炸了,这对于引爆林彪飞机的油箱,无疑是太短了,不但太短,而且简直是短的离奇,短得让人的眼睛根本就不可能觉察。就是911的飞机高速撞入世界贸易大楼强烈爆炸,至少也经历了几秒钟甚至更长。难道林彪飞机的油箱仿佛有一条导火索,早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被点燃多时了?

林彪飞机在坠落之前飞行了一百一十八分钟,从理论上剩余的的燃料有2.5吨左右(见孙一先书),可以再飞行二十分钟左右。要想引爆储存在密封油箱中的2.5吨的燃油,如果没有外力的作用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特别是飞机在迫降时所引起的油箱燃烧,最起码的一点是,油箱所在部位要着地滑行,与地面剧烈摩擦。就像钻木取火那样,首先搞出来个起火点,然后才能烧燃油箱。仅仅完成这个说起来相当简单,做起来却是万分复杂的过程,没有个几十秒甚至几分钟或者更长的时间是不大可能的,也就是引爆油箱也要有个不能缺少的过程。

想想好了,即使一颗手榴弹的引爆,也需要3秒以上的时间,何况三叉戟是架经过特殊设计的飞机,安全第一,燃烧爆炸才是第N。在设计者的脑子里,压根儿就没有想让它爆炸,而是处心积虑地让油箱安全了再安全。如果设计者一定要设计出来个一触即爆的油箱,那他的脑子一定是滋润得灌水了。

何况三叉戟并不是一颗炸弹,怎么能在0.3秒的超短时间内完成爆炸的前奏准备呢?再说了,我们在上文已经花费了大量的篇幅论证了林彪飞机原本并没有全部接触地面,更谈不上油箱与地面的摩擦,因此,由于林彪飞机着地摩擦油箱起火而引起爆炸的说法缺乏起码的立脚根据,完全是闭门造车的产物。

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说,一架飞机油箱的设计,绝对不是为了将来的爆炸燃烧为目的的,而是具有防火防爆的先天功能。如果油箱不是处于极高温的状态下,一般来说不会轻易起火。

因此,林彪飞机油箱能在超短时间内起火爆炸,必然已经达到了某种超常的高温状态。也就是说,它在落地之前,已经完成了油箱燃烧爆炸的所有前提条件,做足了爆炸前的功课。

林彪飞机已经在着地之前做足了起火爆炸的功课这样断语背后隐藏着什么?从逻辑上来说,它意味着林彪飞机在空中已经起火燃烧,并被烈火烧烤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这样不足以完成大爆炸之前的条件准备。

迄今为止,本文所描述的林彪飞机落地即爆,仅仅是飞机在空中起火燃烧之后的结果,而不是原因,真正的原因有待于下文的探讨。

在进入正文讨论之前,请看官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从林彪飞机歪歪斜斜地以极高的速度落地,连最简单减速措施也没有采用等等奇怪现象来看,林彪飞机简直就像个无头苍蝇一般从天上掉了下来,那么,在飞机落地之前,那三叉戟真的还有人在操纵吗?

也就是说,林彪飞机落地之前,驾驶员潘景寅真的还活着吗?这是本文第二章的讨论重点。


第二章  林彪飞机在空中状态的分析和探讨(待续)



林彪飞机坠毁现场的分析和复原——《在大漠那边》读后记(八)

作者 王麻子(昭昭若昏)

09/22/06 美国


第二章  林彪飞机在空中状态的分析和探讨

通过第一章的分析研究,我们已经弄清楚了下列事实,林彪飞机是在向右侧倾斜了30度或者45度,以极高的速度滑行到了地面,由于飞机的倾斜和原因不明的空中起火燃烧,使林彪飞机在着陆的0.3秒之内引发了油箱的爆炸。爆炸的力量使尚未没有完全落地的机身再次腾空而起,造成了飞机整体由右向左的高速旋转。机身在前行惯性和旋转力量的作用下,又向前方运行了500米,经历了大概3秒长的时间,终于摔落在地面,从而彻底终止了该飞机的全部旅程。由于飞机的离心力和前冲的惯性作用,林彪等九人和飞机残骸全部被抛甩到了飞机中轴线的左侧,甚至右侧的机翼也是如此,从而形成了飞机失事历史中最为罕见的千古奇观。


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可以继续探讨飞机在空中状态。

林彪飞机是在凌晨1点55分左右在中国雷达屏幕上消失而进入蒙古境内的。在此之前的空中状态,不用进行过多的推测就可以知道是非常平稳的,没有秘密的(既是有什么故事和秘密也是毫无意义的)。但是,自从进入蒙古境内之后的状态,却成为一个大大的谜,需要做大量的考证工作才能理出头绪出来。所以,本章将讨论的内容将限制在林彪飞机进入蒙古国境之后到落地之前的飞机状态。


探讨林彪飞机在着陆之前就已经起火的状态,是一具有相当难度的问题。其难度主要体现在,在一片狼籍的残骸分布区内,什么是林彪飞机在空中燃烧时所形成的残骸和痕迹?什么是飞机坠毁后落地燃烧所形成的残骸和痕迹?由于二者共同混杂在飞机残骸之中,使讨论变得就不像第一章来的那么容易。但是,真相也有马脚,藏也藏不住,只要仔细辨认,依然可以把它们剔出来。

首先还是从林彪飞机失事现场的燃烧面积和形状说起。九月的蒙古草原,和冬季的干旱季节不一样,应该是刚刚进入秋天的季节,草地虽然有些发黄,却保存有相当的水分,即使人为地想点燃一场大火恐怕也不是个非常容易的事情。因此,入秋的草场很不容易起火。

林彪飞机落地的时候大概携带了两吨半的燃油,飞机在爆炸的时候,这些燃油所产生的高温点燃了草地,随着燃油火势的减小,草地原来所含有的水分自然会遏制火势的蔓延,草地的燃烧就会自动停止。因此我们可以说,飞机落在地面残骸温度越高,那么在这个残骸周围的野草燃烧的面积就会越宽阔。

根据这一判断,三叉戟的主油箱位于中央机腹的位置,应该是林彪飞机温度最高的地方,在它周围的野草应该烧得最严重。第二个温度高的地方是机尾,那里有三个发动机,燃烧的面积应该仅仅次于机腹残骸的分布区。而机头的部位多是仪表,线路等等操作区,没有很多可供燃烧的油类物质,因而燃烧的面积不应该大于飞机腹部残骸分布的中央区和机尾残骸分布区。但是,事实上,却是机头残骸的周围燃烧的面积最为宽阔,而机尾残骸的分布区最小。孙一先的描述是这样的:

“从这块盆地中央开始,由北往南长约八百米,宽约三十至二百米的范围内,草地全部烧焦,呈倒梯形。”

正如前文已经探讨过的那样,北部是靠近爆炸点和尾部的残骸分布区,南部是靠近机头残骸的分布区。在飞机的头部残骸周围的野草燃烧区域的宽度可以最高竟然可以达到800米左右,飞机腹部残骸附近的野草燃烧区域的缩小到了200米左右,而在最北端林彪飞机起爆点的地方仅仅燃烧了30米左右就停止了。如果从逻辑上反向推理的话,孙一先所描述的野草燃烧现场等于告诉人们,飞机的头部的燃烧温度是最高的。腹部次之,发动机部位相对来说几乎已经处于冷却状态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里的野草绝对不可能燃烧出来一个底边有800米,顶边仅仅只有30米的倒梯形出来。

如果在飞机残骸周围的野草被少出来个两头狭窄,中腹宽阔的“亚”字形状出来,也能容易让人理解,因为飞机的腹部是油箱所在的位置,自然燃烧的面积要大一点。但是孙一先并没有看到那理论上应该出现的“亚”字形的燃烧现场。

如果现场野草的燃烧面积是个正梯形,发动机残骸附近的野草烧出来了800米的宽度,机头周围烧出来了30米的宽度,也能使人从逻辑上所接受,因为三叉戟喷气式飞机的设计者把喷火的发动机是安放在尾部的。(待续)





林彪飞机坠毁现场的分析和复原——《在大漠那边》读后记(九)

作者 王麻子(昭昭若昏)

11/15/06 美国


再者,林彪飞机落地时的起爆点在飞机腹部的油箱附近,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从这一点出发,由于机头的位置在整个飞机的最前方,只要处于飞行状态,机头就会自然地处于一个小的低温环境中,因此,理论上来说,林彪飞机机头部位不可能产生高温燃烧,即使飞机落地并且爆炸起火,也绝对烧不到机头的部位。

因此,机头残骸周围的野草不应该燃烧的太厉害。事实是无情的,在林彪飞机坠落现场,不但机头附近的野草被烧掉了有800米之宽,而且机头本身也几乎是全部烧个了精光,没有留下一点点飞机机头的痕迹。下面是孙一先关于机头被烧现场的精彩描述:

“飞机停在机场上或起飞时,机头那种昂然雄姿完全不见了,眼前只有烧毁了的一堆大小碎件、电线、管道和灰烬。其中倒卧着一个比大衣柜还要宽的带格子框架,看来是镶嵌各种仪表的架子,大约是驾驶舱里的仪表盘。这里燃烧火势最猛,铝合金机壳都已成灰。”

这就非常令人感到奇怪了,整个机头部分不但已经失去了它所应该具有的形状,而且还变成了一堆垃圾和灰烬。要不是这一堆杂物处于机头的位置,人们很难想像那一堆灰烬和奇形怪状的线路杂货就是三叉戟的机头。孙一先推测,大概由于装配飞机仪表的钢制平台能耐高温还保留着一点好像是个大衣柜的样子外,其他的一切能表示飞机机头特征的部件全部都不存在了。

值得指出的是,制造飞机形体外壳的基本材料是铝合金,它可以被烧得熔化,却不可能被烧成被灰烬,因为它并不是可燃烧的金属镁,不会被点燃。所以,孙一先关于外壳已经被烧成灰的说法不能成立。

在这方面,蒙古人观察地比较细致,可以弥补孙一先观察有误的部分。蒙古方面草拟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飞机在蒙古人民共和国领土上飞行失事的现场调查纪要》中明确而肯定地强调说:

“作为失事要害的头部已完全烧毁,金属熔化、凝结。”

看来,林彪飞机的机头竟然被高温烧得化掉了,融化的金属还留有凝结金属块,由此可知机头的燃烧温度简直高得离奇。我们知道,任何型号的飞机在机头部位都不会设置油箱等等易燃易爆的部件。所以,几乎所有失事的飞机头部都可以保有一个比较完整的形状。为什么仅仅林彪飞机机头是个极其少见的例外,偏偏在机头烧出来了极为高热的温度,其温度之高,甚至将铝合金也融化了呢?

要达到融化铝合金的温度,理论上必须达到摄氏760度以上才有可能,而且也是一某种程度的密闭空间为前提的。911撞击纽约世界贸易大厦的飞机装载有50吨的航空煤油,在大厦中的密闭空间里也烧出来了接近摄氏1000度的温度。与此相对的是,林彪飞机只有两吨半的燃油,而且在油箱爆炸中的过程中几乎已经消耗殆尽,它还能在空旷的原野上产生高温,将整个机头熔化吗?

何况林彪飞机机头离开油箱甚远,至少也有20米之遥,将机身烧成灰烬似乎勉强说得过去,但是,将机头烧得如此干净利索简直是不可能的。

退一步说,林彪飞机的油箱爆炸的时候,就算在油箱周围瞬间产生了摄氏700余度高温,但是由于蒙古的草原并不密闭,这个温度是绝对不可能持久的。温度高的区域可能进限制于油箱附近一带,没有理由波及远处的机头部位。

如果要熔化机头的铝合金,先决条件有两个。除了温度必须超过摄氏760度之外,还要将这个温度持续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所以,林彪飞机机头部位既然被熔化了,而且还有凝固的铝合金块残留了下来,那么,我们就理由认为林彪飞机机头的燃烧不但是高温的,更是持久的。

如果林彪的飞机的机头在空中时就已经开始燃烧的话,由于飞机速度高,特别是机头一旦起火,其燃烧的速度是非常快速的。但是,仅仅是普通燃烧依然不可能熔化机头。

如果燃料特殊,比如说含有大量的氧化剂,燃烧所产生的高温就可能持久,进而熔化机头的铝合金。如果仅仅是航空煤油所引起的单纯燃烧,不能导致机头熔化。原因很简单,油料中缺乏足够的氧化剂。所以,探讨林彪飞机的空中状态,首先必须搞清楚这样一个基本的问题,林彪飞机在空中的着火应该是一种什么性质的起火?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不妨考察一下林彪等九具尸体的基本特征,看看它们能告诉我们什么样的信息。

理论上说,林彪飞机中的乘员的尸体应该真实地纪录了飞机在空中起火的状态。为此,又要仔细阅读孙一先的记载。

孙一先对于林彪等人尸体的观察还是比较详细,特别是对尸体烧伤特征的观察和描述是相当准确的。当然,如果有了尸体解剖报告就更好了,很可惜,蒙古方面当时带去了一位法医,中国的大使却没有利用,从而失去了一次搞清死因的机会。

有必要说明的是,孙一先当时观察纪录尸体的时候,并不知道死者是谁,因此没有先入为主的想像,比较客观真实。

孙一先把死者自北向南分别编为1到9号。其中5号是林彪,8号是叶群,2号是林立果,3号是刘沛丰(亲信),1号是扬振刚(司机),4号是邰启良(特设机械师),6号是张延奎(空勤机械师),7号是李平(主管机械师),9号是潘景寅(驾驶员)。

如果检查根据尸体分布在飞机残骸周围的位置,就可以发现林彪等九位乘客临死以前在飞机上的乘坐位置应该是这样的:

林立果,扬振刚和刘沛丰的尸体可以视为一个团体分布在机尾附近,他们生前应该坐在后舱比较安全的地方。

林彪和三个空勤机械师的尸体基本居于飞机残骸的中部,生前应该坐在改装的办公室里。

而驾驶员潘景寅和叶群的尸体靠近机头的残骸附近,可以肯定他们坐在驾驶舱里。在一些人的回忆中,也曾经提到了叶群曾经在山海关机场,打开了副驾驶员的的窗户呵斥机场人员尽快离开的情节。说明了叶群确实是在潘景寅的旁边,死的时候也和驾驶员死在了一起。

如前所述,因为他们的尸体是在飞机爆炸之后所产生的自右向左的旋转离心力直接作用下抛射出去的,所以他们尸体的分布位置大体上与生前在飞机上的位置不会有太大的误差。

如果其他人的位置仅仅属于推测而令人有点半信半疑的话,那么驾驶员潘景寅所在的位置绝对是无可怀疑的事实。无论飞机发生什么惊人的情况,潘景寅所在的位置绝对不能有任何改变。为了操纵飞机,潘景寅就是死,也要死在驾驶舱机长的位子上。确实,他也就是死在了那个位子上。很巧合,那个位子就在机头上。

基于这样的思考,凡是在驾驶员潘景寅尸体上所反映的烧伤特征,毫无疑问地包含了林彪飞机机舱驾驶员座位周围,也就是机头部位的的燃烧信息。所以,研究潘景寅的烧伤状态也等于搞清林彪飞机机头燃烧的景象。(待续)


林彪飞机坠毁现场的分析和复原——《在大漠那边》读后记(十)

作者 王麻子(昭昭若昏)

09/22/06 美国


关于驾驶员潘景寅尸体的特征和状态,孙一先是这样记载的:

“第9号尸体,躺的方向,不同于头向北的8号尸体,而是头部朝东,向着烧毁的机头。这个人个子高大,体格魁梧。衣服全烧光,只剩腰间皮带。仰面朝天,两臂上伸过头顶,手心朝前,似举手投降状。皮肤烧灼很重,两手掌及手指均烧焦。面部嘴以上焦泡连连,糊成一片,分不清鼻子和眼。头发全烧焦,但未露头骨。胸部左右锁骨上下,各有一大片皮肤绽裂。腹侧及两腿也有串串焦泡。两腿叉开,左腿挺直,右腿弯曲,脚跟蹬地,像是要挣扎着站起来。看来死前似非常痛苦而折腾过。翻过身来,后背尚贴着衣服残片及枯草,臀上剩有裤腰碎布及一段腰带。”


这一段描写是非常有意思的,说明潘景寅死得非常蹊跷。根据孙一先的观察,至少我们可以知道如下情景。

第一,坐在驾驶椅子的潘景寅应该是双手握着驾驶舵棉朝向飞行的前方,如果位于飞机中央的油箱爆炸延烧,他身体所受的烧伤应该集中在后脑,脊背和臀部等人体的后侧才符合逻辑。但是,在他的尸体上却是背部和臀部还保留着衣服的残片,而面部和手掌均被严重烧坏,肚子和大腿也被烧得一塌糊涂,面部更是烧的焦了,连鼻子眼睛都无法区别,头发全部烧光。如果,火焰是从内舱烧到了驾驶舱,既是有座背的遮挡使他的脊背得到一定程度的保护,但是,也不至于将大腿和腹部烧得焦泡连连,手指烧毁,竟然还达到了鼻子眼睛全部烧掉的程度。

这些反常迹象丝毫不能从机舱内部起火中找到答案,唯一能解释得通的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机舱中的火焰是从潘景寅的正前方开始烧起来的!

他左腿蹬的很直,右腿回收蹬地,两手高举向上所做出来的投降状的状态也很难解释,只有把他这种姿势放回到驾驶员的座位上才能明白。

潘被突然发生在自己面前所爆发的强烈火势所惊吓,双手不由自主地向后回撤,右腿回收蹬地,表明他试图从驾驶员的座位上站立起来以躲避突如其来的灾难。这是一种每一个人都具有的,条件反射般的自我保护,躲避灾难的本能反应。但是,由于大火来的过于突然和猛烈,其速度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潘景寅在来势凶猛火势的冲击下,仅仅将原本放在驾驶舵的双手向后缩回的一瞬间,即被烤死进而烧焦。在这种突如其来的大火的烧烤下,浓烟和热浪必然卷入内舱,坐在中后舱中的林彪父子和随从们非死即昏,恐怕也在一刹那间也被浓烟熏到倒在座位上,或者一头栽在飞机的地板上。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们死得并不清醒,死得也并不恐惧,死得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第二,人体的在强烈的火势面前,皮肤下的水分突然蒸发而在皮肤的表面产生大量水泡,这是活体的一种自然反应,目的是保护皮肤下的深层组织。如果就在此时脱离高温区域,尸体上的水泡就会保存下来。如果皮肤继续被烈火烧烤一段时间,比如说十几分钟,皮肤下的水分就会蒸发,皮肤表面炭化发黑而伤及内部的肌肉组织,但是炭化的水泡的形状还是会保留下来。潘景寅的面部就是正好处于这种状态下的典型例子。

在他的尸体的面部水泡已经完全炭化,除了说明当时的温度比较高,火势极其凶猛外,也说明了他被烈火烧烤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否则那些发生在面部,手掌中心部,腹部,前胸和大腿的水泡不可能被烧得已经处于高度炭化的程度。

是不是草原的野草燃烧所致的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其他八名乘员也经历了野草的熏烤但是却没有像潘景寅那样严重的惨状。事实上,仅仅由野草氧化燃烧所释放的能量是极其有限的,根本不太可能将潘景寅的一些特定部位(如眼睛鼻子等)烧成焦碳一般。与潘景寅尸体可以进行比较的是林彪和三位机械师的尸体状态,他们生前所处位置在飞机油箱的正上方,当油箱爆炸后所产生的高温并没有将他们的面容烧毁或者将某个部位烧到严重炭化的程度。

种种迹象表明,驾驶员潘景寅的面部,手掌心,胸部,腹部,大腿前侧被烧焦的痕迹显示了在林彪飞机上除了油箱的爆炸之外,至少还有另外一个火源。根据他的两腿上有串串被烧焦的水泡来看,火源应该来自驾驶舱的下方或者驾驶舱的正前方。

第三,在驾驶舱前方所发生的火焰应该是集中的,小面积的,甚至可能仅仅局限于潘景寅本人所在的机长坐位的正前方,那是一个非常狭窄的范围。换句话说,只是在潘景寅的面前有一个在不停燃烧的火洞,才能将他的尸体前面的部分烧成焦糊状。与此相反,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是叶群,距离潘景寅最远不到一米,可以说就在潘景寅的身边。但是,叶群的尸体所呈现的状态与可怜的潘机长的尸体状态迥然不同,反而是保护最好的一具尸体。孙一先是这样描述的:

“其中第8号尸体,是惟一的女性,不晓得为什么烧灼最轻。她安详仰卧,头略向左偏,像是睡熟。全身衣服烧光,只剩脖下及两肩上成缕状的白丝质背心。头发基本完好,只是额前略焦。尖长脸,面部没有烧黑,只有右颧骨连着眼角处,烧焦了银元大的一块,左嘴角烧歪,露出上排白牙齿。两眉焦而未脱,眼半睁,似向前看。两臂贴地斜伸,手心向上,似乎在表示无可奈何。左臂内弯部绽裂酒杯大伤口,肌肉外翻。乳房较平,两腿微屈,膝盖外向,脚成八字形,阴户塌陷,阴道脱垂,两只相对的脚心均有串串燎泡。左大腿有白内裤残片一缕,两小腿各有烧剩的袜腰一圈,右袜腰下还剩有开裂的一段裤脚。将其翻过身来,背上皮肤白皙,有皱纹,臀部贴着裤裆残片,右臀往下有裤管残片。估计这位“空中小姐”已不大年轻,大约三十岁左右。令人奇怪的是,她离严重烧毁的机头很近,却只把衣服烧光,皮肤灼伤一点点,而且身下压的枯草仍是黄黄如新。”

8号尸体是个女的,无疑是叶群。她所受到的烧灼最轻,如果和潘的尸体相互比较的话,几乎看不到烧焦或者炭化的特征。说明了在她的面前,没有发生高温度的烈火燃烧,当然这并不是说她就可以逃脱死亡的命运。

如果驾驶舱内瞬间产生的高温已经烧焦了潘景寅身体前部,那么燃烧所产生的有毒烟雾,足足可以让年纪不轻的老人叶群在瞬间窒息而亡。由于是气体中毒窒息而死,所以叶群死的比较安详,身体也没有大的烧伤燎泡产生,更没有被烈火烧焦的部位和挣扎的痕迹。至于她身上的衣服,一部分在机舱内被烧毁,一部分被野草产生的火焰所吞食。

由于她坐在潘机长旁边,也就是机舱内的燃烧区域附近,所以在她被熏死之后,头部可能歪斜而接触到已被烧热的操作柄之类的金属部件,从而造成了右颧骨有银元般大小的焦痕。但是,从叶群的脚底板有大量的烧烤燎泡来看,说明驾驶舱的地毯已经着火,地板表面的温度也很高,从而直接烧烤到了叶群的脚底板,死了的叶群,只能毫无反应地,任由烈火烧烤脚底板而产生了大量水泡。(待续)



林彪飞机坠毁现场的分析和复原——《在大漠那边》读后记(十一)

作者 王麻子(昭昭若昏)

12/04/06 美国


结合叶群尸体的特征来看,反证了上文所说的驾驶舱内的燃烧区域是很有限的,这个范围仅仅局限于潘机长的坐位这么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再者,只有林彪,叶群的脚底板和潘景寅身体正面有燎泡,而其他尸体却没有。这是很引人注目的重要现象。下面是孙一先这方面纪录的节选:


第5号尸体(林彪,笔者注)??两脚底及手心都烧起燎泡。
第8号尸体(叶群,笔者注) ??两只相对的脚心均有串串燎泡。
第9号尸体(潘景寅,笔者注)??面部嘴以上焦泡连连??腹侧及两腿也有串串
焦泡。

在这三人尸体上,燎泡的分布明显不同的,林彪和叶群的燎泡主要分布在脚底板,而潘景寅的燎泡则在面部,腹部和腿部。

正如前文所说过的那样,人体皮肤在火灾中形成燎泡的基本原因是由于烈焰烧烤促使皮肤下面的水分气化后进而引起皮肤膨胀而形成的。在皮肤上形成燎泡的时候,提别是在脚底板上发生燎泡,必须经过一定的烧烤时间,而且只有死者已经昏晕过去,或者已经死去而失去知觉的状态下才有可能。

飞行员潘景寅在突如其来的烈焰中首当其冲,瞬间既死了过去,所以在能保持一定的姿势任由烈火烧烤,从而在尸体的正面(即面部,前胸和大腿前侧等部位)上形成了数量最多的燎泡,并且已经焦炭化。

而叶群和林彪是乘员中年龄最大,身体机能已经严重退化的老人,一旦接触从机舱里面卷入内舱的高温有毒气体或者烟雾,本来就已经衰弱不堪的身体立马可以失去知觉,并且丧失活动的功能而昏死倒下,或者也窒息死亡。从而将脚底板暴露在燃烧的烈焰中任其烧烤而产生了串串的烧烤燎泡。这也表明了林彪和叶群的死亡时间比较早,水泡的形成是由于林彪和叶群的尸体是静静地躺在地板上慢慢由火烤出来的。

而其他人员的年纪则比较年轻,林立果才二十多岁,其他人也就是三四十岁左右,正当壮年,在毒气和烟雾的熏烤下可能挣扎了了一段时间方才倒下,虽然他们的脚底板也经过了火势的烧烤,但是由于某种程度的挣扎或者弹跳,在脚底板尚未形成燎泡之前,飞机就已经在坠落和爆炸的过程中将他们抛甩了出去。之后虽然也有野草的火焰熏烤他们的尸体,却不足以对他们的尸体状态造成太大的改变。

那么,是不是野草的燃烧也能造成尸体的严重烧伤或者损坏呢?如果是这样的话,林彪等九人的尸体特征就应该一致,没有太大的区别才容易让人理解。事实上,居于中舱和后舱的林彪等七个人距离机头都比较远,而距离油箱却较近,简直可以说就坐在油箱的顶部上面。按照常理应该比居于机头部位的潘景寅和叶群烧伤得更严重才符合逻辑。结果恰恰相反,居于机头部位的潘景寅的烧伤却最严重的。从而否定了野草燃烧造成更进一步烧伤的可能性。特别是叶群尸体下面的的野草竟然还是黄黄的,并没有燃烧起来,更加证实了野草的火焰实在是太弱了。


由林彪,叶群和潘景寅尸体上的烧烤所形成的燎泡炭化程度来推测,林彪飞机上的火焰是持续燃烧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的。其时间之长,以至于在林彪和叶群尸体的脚底板表面都烤出了燎泡,并且还炭化了潘景寅的面部燎泡。这也就等于告诉我们,正是这段长时间的燃烧,把整个机体的温度加热到了非常可怕的地步,以至于在着陆的瞬间就爆炸了。所以,林彪飞机发生的油箱爆炸是飞机长时间起火燃烧所造成的直接后果。

问题是,林彪飞机在空中燃烧的时间有多长?能不能推测出来一个具体的时间单位?

林彪的飞机是在9月13日凌晨零时32分从山海关机场起飞的,随后周恩来下令中国的全部雷达监视天空。凌晨1点55分,林彪飞机在中国方面的雷达屏幕上消失。这是迄今为止为大家所共同认可的事实,也是没有理由怀疑的一个时间纪录。

根据孙一先所提供的蒙古政府起草的《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飞机在蒙古人民共和国领土上飞行失事的现场调查纪要》中是这样记载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飞机于1971年9月13日2时左右(按:后来古尔斯德口头通知“2时左右”改为“凌晨”)进入蒙古人民共和国国境??9月13日2时左右,苏布拉嘎盆地发生火灾??”

后来,在其他场合,又将时间最后更改为2点25分。

这样,林彪飞机在9月13日1点55分进入蒙古领空,2点25分整,飞机在苏布拉嘎盆地爆炸起火,中间经历了整整30分钟。这是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在这30分钟里,林彪飞机完成了起火,着陆,爆炸和翻滚的一系列致命过程。

根据潘景寅尸体燎泡烧焦炭化的情况来看,至少已经被火焰熏烤了大概十分钟以上。把这段时间倒回去来计算,大概在2点15分的时候,飞机的头部首先起火燃烧。

燃烧所产生烈火立马烧死了驾驶员,而派生出来的毒气很快也熏死了林彪和叶群。在这个前提下,完全可以说,潘景寅,林彪和叶群正好也是在在2点15分左右死去的。由于死得相当利索和快速,很难具有什么死亡的痛苦,即死在不知不觉之间。应了孔子的一句老话“不知生,焉知死”。

真可谓,不觉之间降临人世,不觉之间撒手人寰。

推理到了这个地步,不得不不佩服孙一先《在大漠那边》一书所记载的内容实在是太多了,太精彩了。或者说,林彪的故事实在是太离奇。(待续)


不能忽视的证言——《在大漠那边》读后记(十二)

作者 王麻子(昭昭若昏)

09/22/06 美国


通过上面对与机长潘景寅和叶群尸体特征的分析以及死者每人脚底板都有的燎泡的这些特征来看,我们完全可以说,油箱爆炸并不是飞机起火的第一火源,林彪飞机早在着陆之前就已经起火,驾驶飞机的飞行员潘景寅和在他旁边督阵的叶群,在机头起火的瞬间就已经死去。飞机的爆炸不可能像孙一先等人所推测的那样,是在选择迫降地点之后,由于机腹与地面摩擦所产生的热引起油箱爆炸而失事的。事实应该是,突发的烈火烧死驾驶员,熏死了其他八名乘员,在无人操作的情况下空中盘旋滑翔之后倾斜着落地爆炸的。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飞机的降落板没有打开,飞机的反向减速器也没有使用,因为林彪飞机上的驾驶员和乘客们都已经死了,飞机是在无人控制的情况下自由自在地落地的,至于飞机爆炸得如何惨烈,对于林彪等已经死去的人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如果林彪飞机是人为操作的情况下正常迫降的话,就是油箱因为摩擦而起火爆炸,再怎么快也得个几十秒甚至十几分钟吧?这可好,飞机的右侧机翼还没有接触地面,就轰然一声全部完蛋了。说得极端点,就是颗炸弹的引信雷管也不可能爆炸得如此快速。何况还是油箱的爆炸,至少要有个几分钟的预热时间才有可能发生。所以,孙先生在书里所贩卖的着陆不当引起油箱爆炸的可能性完全可以排除。

稍微用脑子想像一下,凌晨2点的时候的蒙古,既是天气晴朗无云,驾驶员潘也活着,他也不可能看清地面去选择有利的地貌地形进行迫降。举一个例子,现在大家都乘坐过飞机,在夜间的情况下,地面除了一片黑暗之外,是什么也看不见的。即使大白天,如果不使用现代化的仪器,也很难准确地判断地貌地形的变化。所以,那些吹嘘林彪飞机是在选择了有利地点之后再迫降的说法实在小看了读者的智力,是根本就不可能成立的笑话。

再说了,如果林彪飞机是驾驶员有意识迫降的话,最基本的正确做法应该是,首先招呼三位机械师去驾驶舱协助迫降,帮助完成诸如打开反动力装置,减速板等等必须的降落时所要求的基本动作和程序。其次是考虑如何降落。但是,从残骸分布现场来来看,那三位机械师并不在驾驶舱里,而是和林彪在一起。 相反,却是对飞机一无所知的叶群和驾驶员在一起。种种现象说明,驾驶员和机械师们并没有意识到飞机正处于降落的危机状态。

正确的解释只能是,林彪的飞机早在进入蒙古境内降低高度之后,就已经因为不明原因受伤起火,油箱早已被烈火烤得接近了爆炸的边沿。加之驾驶员和乘员们已经死亡,使林彪的飞机在失控的状态下在空中燃烧和自然滑翔,在机身尚未接触地面后不到一秒的瞬间就引燃了油箱而产生了剧烈的爆炸。

至于林彪飞机的失事地点颇为平坦,那纯粹是个偶然。在蒙古大草原,飞机降落在平坦地面的几率是很高的。

如果林彪飞机没有在空中经历了充分的燃烧,也就不会超出常情地迅速爆炸,更不会那么快地全员完蛋,林彪等人也不会暴尸荒野三日。

但是,逻辑的推论如果没有旁观者的证言,尽管十分地正确和不可怀疑。好像还是缺了点什么,就像没放盐的熟肉一样虽然营养很多,但是却淡而无味,有了盐,那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

在地面上的蒙古人中有不少的目击者,这些目击者的证言(盐)虽然不多,却很有味道,是复原林彪飞机坠落失事现场不可忽视的重要史料之一。迄今为止,先后至少有八个人提供了目击证言。

孙先生在他的书里就引用了一篇关于林彪飞机着火降落的生动见证。他写道;

“最早发现飞机坠毁的是拉哈玛大娘??回忆,1971年9月13日凌晨两点钟,一阵嗡嗡声把她惊醒,她急忙穿好衣服,出门一看,发现这难听的声音是空中传来的,这时羊群惊散,马嘶狗叫。她仔细一看,从西南向北飞过来一架冒着大火的飞机,飞得相当低,在巴图脑尔布苏木上空,绕图门山转了一圈,顺着扎森山谷向西南方向飞行,声音越来越大,大概不到二十分钟,在苏布尔古盆地坠毁。当时没有听到大
的爆炸声,只看到现场大火连天。”

这是一位中国的蒙古族记者采访的,无论从用词和描述上来看,没有语言上的隔靴挠痒之感,具有极高可信度。拉哈玛大娘的证言和本人在上面的分析推理出来的结果是一致的。林彪飞机确实在冒着大火在低空盘旋进而坠落爆炸,只是她把时间延长了,这也是见证人在观看紧急危险情况时最容易产生的时间之错觉,由于事情太离奇少见,使见证人感觉中的时间往往比较长,而不是比较短。但是,这种对于时间的延长之错觉,并不影响证言的可信度和史料价值。

可是,拉哈玛的目击见证,却被林彪飞机的副驾驶员康庭梓所否定了,他否定的理由很简单,就是生长在草原上的老大妈没有见过世面,分不清楚什么是飞机的灯光,什么是飞机燃烧的火光。这样的否定有点太简单化了,既是她没有见过什么八百瓦大灯泡所发出来的光亮,却应该见过火吧?事实上,那时林彪飞机上所有的电源已经因为驾驶舱的起火而失去了自己的功用,除了燃烧所发出来的火光以外,整个飞机已经是黑糊糊的像个幽灵一般,既是有十八万百瓦的灯泡也是点不亮的。


如果拉哈玛大娘的证言是个孤证的而令人不能信服的话,那么,还有其他更多更生动的证言让人不能再去怀疑。

彼得·汉纳姆(Peter Hannam)发表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上的文章《解开林彪死亡之谜(Solved: The Mystery of Lin Biaos Death)》就有很详细的林彪飞机是冒着大火自天而降的记载。下面是文中的片断。

“1971年9月13日□晨,蒙古东部的天空十分平静,半个月亮把白光洒在起伏的大草原上,一缕缕的云在黑夜的天空中飘过。如往常一样,杜卡嘉汶.丹吉德玛(Dugarjavyn Dunjidmaa)守卫着一处炸药库,她凝视着一公里外産荧石矿的小城市贝尔赫(Bekh)的方向。突然,发动机的嗡嗡声使她昂首向天空中望去。在城的另一边,同样的声音也引起了女哨兵纳瓦卢桑吉·索若尔(Navaanluvsangivn.Soror)的注意。她回忆说:「我听到有像汽车发动机般的很大的噪音,奇怪到底发生了什麽事。于是我提起枪跑了出去。」很快飞机就进入了人们视野。回忆起二十二年前的事,丹吉德玛说:「我看到它坠落时尾部着火。」她现在仍住在贝尔赫她的毛毡帐篷里。索若尔也说她看到飞机上有三处着火,她冲回办公室,打电话报告了上级。丹吉德玛还说:「从我的位置可以追踪到那架飞机,直到它坠毁。”


“一位在当地莹石矿上工作的蒙古目击者说:“那天晚上两点半左右,飞机的哀鸣声把他吸引出来。他看见飞机降落时尾巴着火。坠落地点离他只有九英里,他看见了
全部过程。”

上述三个人,两个是国家的哨兵,一个是莹矿的工人,而且他们尚为年轻,应该比哈嘎玛大娘见的世面要多一些,至少什么是火光,什么是灯光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丹吉德玛和嫈矿的工人看到了林彪飞机的尾部着火,而索若尔看到了有三处着火。看来林彪的飞机确实是在烈火中落下来的。

另外,一位中国的商人邬经理在蒙古做生意的时候,曾亲自奔赴林彪飞机落地的现场,自己出钱卖到了很多飞机上的残骸并且将它们偷运到了国内。在这个过程中,他也访问了不少的蒙古人,找到了两位证人,他们说:

“那天夜里他正在外面巡视,突然听到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之后,看到一架正在燃着熊熊烈火的飞机从天上掉下来。”

还有一个年迈的老人当年也看到了几乎同样的情景。


“1971年9月13日他正在值班,忽然听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他出去一看,一架起火的飞机正往下掉。后来听说上面的人全死了。”

上述目击者的证言从不同的角度和距离观察了同样一件事情。其中邬经理采访的人所叙述的大概是林彪飞机失事现场附近居住的人所看到的飞机坠落地面时的情况,他们所听到的所谓剧烈的爆炸声大概是右侧机翼的小油箱的爆炸,由于是在超低空飞行,听到的人可能不少,只不过没有人去进行详细的调查发掘罢了。

而中国《寰球日报》记者傲尔其所采访的拉哈玛大娘能将林彪飞机起火后在天上盘旋的全部过程观察了将近二十分钟之久,应该是距离飞机落地现场距离比较远的地方所看到的景象。

而Peter Hannam所询问的证人是当地嫈矿的工人,距离林彪飞机落地现场也就五六英里,这里目击者的证言说明的是飞机起火之后降低了高度正在快速坠落的情景。两个说看到了飞机的尾部起火,另一说看到了三处起火。这是一个十分值得在下面进一步探讨的问题。

上述八个人与中国或者蒙古的政治没有什么关系,他们绝对没有必要编造谎言来欺世盗名。再者,他们都是十分偶然的情况下观察到了林彪飞机坠落的全部过程。在他们的证言中存在有一个重要的共同点,那就是林彪飞机在空中的时候已经大火熊熊了,这是非常真实的见证,是具有很高信用价值的史料。

蒙古人的见证,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使本文从逻辑推理中所得出来的结论犹如亲临其境一般,应该说已经接近了历史的真实场景。(待续)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 Top30:

30. 此人突然变脸 川普慌了 幕僚怕怕
29. 河北省政府副秘书长吴立芳被查 (图/简历)
28. 这位老美医生 找不到我病因 但用科学治愈我
27. 中美和解 牺牲其他伙伴利益
26. 江泽民大秘贾廷安一兼职被接替 继任者曝光
25. 习近平和彭丽媛:这就是爱的样子 (组图)
24. 健康热帖:坚持7种饮食习惯让你的大脑返老还童
23. 周末文摘:加这东西 白饭会变好吃100倍!
22. 这才是一个国家的尊严
21. 神秘港商独占花魁 1900万投得洋少女初夜
20. 万亿资本大撤退!中国经济优势丧失
19. 月球发现不明物体, 疑似金字塔, 真相让人不淡定
18. 专家告诉你,把钱存入海外帐户,有方法
17. 改掉这些恶习 你的车能用到二十年!(图)
16. 首相要休妻?安倍晋三快被他媳妇整死了
15. 男人有外遇后 脸上会留下4个证据
14. 中国无芯,中南海无心
13. 中国正部级高官与女星情史被曝光
12. 真“性”急 男女裸体走出车外野战
11. 北京高官王晓明坠楼身亡 死因引猜想
10. 美女能用羞羞部位举重,据说练了神功(组图)
9. 这7种女人 最易让男人性冲动(图)
8. 拍摄中国性工作者(卖淫女)床上的事 (组图)
7. 18岁男子白天将10岁女童抱入草丛掐死强奸(组图)
6. 这个在西方臭名昭著的援交网 竟落地中国
5. 外交部自打耳光 2000亿是“有实之词”
4. 他们欲借习近平之手铲除王岐山
3. 女子感觉下体异常 见男同事头埋她双腿间
2. 中美贸易休兵 “老三”可能要紧张了
1. 中国吃亏了?你是没听美国人说什么

动态浏览线
更多>>
  • Even If My Heart Would Break - Aaron Neville/外文歌曲
  • 俄罗斯2男跳伞在空中相撞 坠地
  • 几种拔火罐的方法/养生保健
  • 老照片:清末刽子手杀人后展示
  • 扒光张柏芝验全身 连带私处共10
  • 这个地方 男人可自由休妻卖妻
  • 中国民众想买的美国商品太多了
  • 她跑进政府大楼几乎全裸自拍 画
  • 里约的错Blame It on Rio(1984)/外国电影
  • 我的祖国/韩红/流行专集
  • 温家宝要名王岐山要权 北京三驾
  • 沉默的人/外国电影
  • 鬼神传 - 古典小说/中国文学
  • 北京突然罕见公开抨击俄罗斯

  • 朝鲜车祸北京低调处理 因死者含
  • 在美国大学上性教育课 现身说法
  • /◥◣¤ . 瑞士一個了不起的地下
  • 胡春华晋身副总理!政坛中生代
  • 王心凌衰当“备胎” 女明星惨
  • Buffalo Soldeir - Bob Marley/外文歌曲
  • 刮痧有禁忌/养生保健
  • 【组图】愚眼看东京
  • 越战老照片:南越美女慰劳美军 脱
  • 这才是一个国家的尊严
  • 王岐山发迹史:如何追姚依林之女
  • 湿热病/养生保健
  • 宫外孕/养生保健
  • 雷霆重器!电钮一按 960万平方公里
  • 一亿网 (原华人乐园) 1eew.com © 2001 - 2015
    关于本站

    本站指南

    会员权益

    常见问答

    诚征合作

    广告招租

    联系方式

    免责声明

    中央看台 : 一亿新闻 ; 好东东分享 ; 文汇网摘 :
    热贴 | 两性 | 趣闻 | 生活 | 职场 | 社会 | 健康 | 休闲 | 影音

    万花频道 :
    流行专集 | 中文电影 | 外国电影 | 电视剧 | 动漫画 | 戏曲歌剧 | 中文歌曲 | 外文歌曲 | 乐曲 | 旅游胜地 | 摄影图片 | 美食 | 养生| 中文文学 | 中国美术 | 世界美术 | 论坛精选 | 曲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