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简体 | 繁体
主 页
一亿新闻
万花频道
新闻精华
中国透视
天下纵横
文汇网摘
好东东分享
注册 | 登录

一亿网主页 > 正文
标题: 春节更像“打劫”,不敢回家过年的“扶哥魔”
来源: 真实故事计划/日期: 2023-01-23

  春节,对她来说更像是家人对她的打劫。

  “英子,今年春节回来吗?如果回来,我在县城接你,顺便去我的新家。”我上午发的微信,直到晚上八点,王英才回复我。

  “实在对不起,一直在机器旁边工作,没有办法回复微信。我家里也来信问我了,我还没有考虑好,其实我不准备回家过春节了。”

  王英的回复,在我的意料之中,想来她对于所谓的家已经失望麻木了。

  天地之大,好像真的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家对于她来说,已经是最熟悉而又最陌生的地方。

  我作为她的好朋友,只能在她归来时,炒上几个菜,摆上几瓶啤酒,为她接风洗尘,听她讲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

  更多的时候,是听她讲自己的故事,关于她,以及她的原生家庭。

  对于许多家庭来说,春节是家庭团圆阖家欢乐的日子。对于王英来说,春节却无异于是一个劫,然而她每年都需要历这个劫。

  一

  我和王英可以说是发小的关系。她到镇里读小学时,我们就在一起玩耍。

  出生于东北农村的王英,是个普通的女孩,她个子矮小偏胖,唯一能够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一双漂亮的丹凤眼。

  她的父母是老实本分的农民,生养了三个孩子。大哥出生时因为接生时间过长,导致大脑缺氧智力缺陷,说话都不利索。

  王英是老二,父母本可以不需要再生下去,偏偏不甘心被村里人笑话,虽然为了给老大看病,家里已经家徒四壁,但还是接着生了老三。

  老三是男孩,智力也正常,就是营养不良长得特别瘦小。

  我们读到高二时,王英就和我讲,她家庭生活条件太差,即便考取大学,家里也不可能供她读书。

  所以王英读到高二就辍学外出打工了。虽然她比我学习好,但是家庭条件实在太差。

  没有通过学习改变命运,如果不出来打工养活自己,对于生活在农村的她,最后的结局就是早早结婚生娃。

  王英去了南方,因为没有学历,只能在一个小工厂里干些流水线的活。

  每次给我来信,王英也会讲工作上的事情。她需要站在机器前操作,轰鸣的机器声震得耳朵疼。有时三班倒,半夜爬起来去上班,整个人都是懵的。

  但是王英都能忍受。王英的念想是,多挣钱然后回家让父母开心。

  外出打工第一年,王英特别想家。快到春节时,王英把电话打到我的单位,让我传话给她父母,到时接她回家。

  临到年根儿,东北的天气冷得透心凉,人只要往外面一站,瞬间全身冰透了。对于在南方打工,然后再回东北的王英来说,是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王英却觉得只要能回家,无论多么辛苦疲惫都在所不惜。

  那些年交通并不发达。王英需要坐火车到省城,然后坐客车到县城。再坐破旧的小客货到镇里,再由她父亲开着敞篷的四轮车,在镇卫生所前接站。

  而我当时就在镇卫生所工作,也是第一个见到王英的人。

  王英穿得像个粽子,从车上跳下来,一边跺脚一边从车上往下搬行李。那里面塞满了王英采办的年货,还有给父母、哥哥和弟弟带的礼物。

  为了接到王英,我下班没有回家,一直在等她。看她从车上下来搬东西,我蹦跳着冲出去拥抱她。

  好朋友见面自然开心,还没说上几句话,她父亲已经开着四轮车赶过来。

  我帮忙把东西放到车上,王英从贴身小包里掏出个小盒子,嘴里哈着气说:“这是给你的新年礼物,别嫌弃哈。”

  “哈哈,不嫌弃,只要是你给的就不嫌弃。”我迅速收好,心里暖暖的,好朋友就是无论在哪里,都会惦记你,有这份心意就足以让人开心。

  王英坐上父亲的四轮车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东北风嗖嗖地刮着,扬起地面的积雪,四周混沌一片。

  王英和父亲需要再颠簸二十多里地,才能安全到家。

  二

  四轮车在漆黑的夜色里,一路突突地颠簸着,王英的腿脚早已冻得麻木了,眼泪鼻涕糊在脸上,心里却是热乎乎的。

  车刚开进小村庄,王英就看到自己家低矮的两间小土房,还有同样矮小的木栅栏门,门两边挂着弟弟自己做的灯笼。

  所谓的灯笼就是罐头瓶里放上蜡烛,烛光忽明忽灭。两只罐头瓶子被冷风吹着,左右不停地摇晃着。

  即使一切都很简陋、寒酸,那时的王英还是愿意回家。那是生她养她的家,只要看到与家有关的一切,心里最柔软的深处,就能泛起丝丝暖意。

  四轮车的突突声,把弟弟从屋里吸引出来,伴随着弟弟惊喜的叫声,母亲和哥哥也会跑出来迎接。痴傻的哥哥笑呵呵地,知道妹妹回来了,马上动手往屋里搬行李。

  母亲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又着急地往屋子里跑,厨房的锅里正炖着猪肉,掀开锅的瞬间,满屋子袅袅白气。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王英在外挨的累受的委屈,在进家门的那一刻,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哥哥把箱子搬进屋子里,王英来不及暖手和脚,就开始给家人分礼物。

  给父亲买的是两条烟,母亲的是一件红色毛衫。给哥哥买了套运动服,给弟弟买了衣服外加一套变形金刚。

  年货也是一样样地往外掏,有香酥小炸鱼、油煎臭豆腐等地方特色小吃,那都是父母从来没有吃过的。

  王英每掏出来一样食品,都会惹来家人的欢呼。

  最后王英从大衣的内兜里,掏出一卷折得整齐的六千元钱,那是王英在外打工攒下的钱。

  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对于初次外出打工的王英来说 ,已经是很光荣的事情。

  母亲颤抖着手接过钱,和父亲坐在炕沿上,两人想数数钱,可是却怎么也数不清楚。母亲就两手捧着钱,和父亲对望着,眼里悲喜交集。

  那样的场景,深深地印在王英的脑海里。贫穷大半辈子的父母,极少能拥有这些不带利息,而又属于自己的钱。

  在王英的印象中,父母总是靠借钱过日子,尤其是给哥哥治病,几乎借遍了十里八村,后来村里人看到父母走过来,都会迅速关窗关门,就怕他们再去借钱。

  努力挣钱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是王英最朴素的愿望。每到年关,也是王英最想家的时候,她迫切地想回家和父母哥弟团圆,让他们开心快乐。

  王英的想法很单纯,因为单纯所以支撑着她,咬牙度过每一个奔波劳累的日子。

  这是春节过后,我在初三请王英吃饭时,王英讲给我听的。看得出她对家的感情很深,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在支撑着整个家庭。

  三

  “闺女呀,苦了你呀,咱家只能指着你多挣点钱,盖三间大房子,才能给你哥娶上媳妇,你哥都二十好几了呀。”王英说这是母亲说得最多的几句话,为了圆上母亲的梦,她也要拼命挣钱。

  我担忧地看着她小小的个子,真怕哪天撑不下去。

  “放心,办法总比困难多,困难也只是暂时的,日子终究会好起来的。”王英的语气充满了希望。

  她给我带的礼物,是那种镶着钻的亮晶晶的发夹,我很喜欢。但我没有给王英买礼物,因为我知道她缺的是钱。

  为了挣钱和省钱,她唯一苛刻的只有她自己。

  春节过后,王英准备回南方时,我给她买了许多食物,让她在火车上吃。因为她坐硬板火车,需要差不多四十个小时才能到达目的地。

  此后,王英外出打工,我守着父母上班。从十八岁到二十五岁,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们两个在不同的人生轨道上努力生活着。

  唯一有交集的就是,每年春节王英都会回家过年。只有回家过年,才能让她的灵魂有归属感。

  然而她回家的代价,就是掏空自己挣的钱。因为她的原生家庭,就像个无底洞,永远也填不满。

  “每次看到母亲眼泪汪汪地看着我,我就想着如何多挣钱,平时从来不休息,一般都能拿到全勤奖。”王英讲起这些,看似云淡风轻,可是看她满是老茧的双手,就知道她有多辛苦。

  二十五岁对于我们俩来说,仿佛是人生的一道分水岭。我在二十五岁这年订婚,年底准备结婚。王英却在二十五岁这年,失恋又失家。

  四

  2015 年,王英二十五岁,谈了第一个男朋友,两人都在同一个工厂。男朋友对王英很好,只要是王英倒夜班,无论多晚都去接送,这让王英很感动。

  两人谈了半年多,感情一直很好,甚至谈婚论嫁了。

  男朋友的父亲突发疾病入院,男朋友倾其所有,手术费还差两万。当时王英手里有些钱,但那是准备汇给家里,给她哥娶媳妇的钱。

  父母多次打电话告诉王英,说已经给她哥说下一门亲事,除了房子之外,还需要八万八的彩礼。

  王英之前挣的钱,已经给家里盖了三间房子。手里攒的钱,是准备给她哥付彩礼的。男朋友开口借钱,让王英很为难。

  王英给我打电话,让我去趟她家,让她父母用我的手机,给她回个电话。

  我去了王英的家,她父母刚从媒人处回来。媒人给她哥说了亲事,对方是离异带两娃的女人。

  王英在电话里征求父母的意见,她想把钱借给男朋友急用。

  结果她父母不同意,她母亲直接就哭上了,说再凑不出彩礼钱,这个说好的亲事也成不了。

  家里已经借钱过了一半彩礼了,如果剩下的凑不齐,亲事不能成,彩礼也要不回来了。

  王英沉默了。她母亲的嚎哭声越来越大。我急忙拿过手机按掉。

  迫于家庭压力,王英终究还是把钱打给了家里。男朋友因为她没有及时帮忙而心灰意冷,后来辞职回了老家,从此再也没有联系王英。

  我在某天深夜,被王英的电话吵起。电话里传来王英的痛哭声,她喝了许多酒,说话语无伦次。

  她说生活太难了,自己活得太累了,总是需要做选择题,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我在电话这头安慰她,脑海里想起曾经天不怕地不怕,说办法总比困难多的小女孩,终究被现实打磨得心力交瘁。

  五

  那年王英回家过春节。我出去接她时,发现她瘦了许多,即便穿得像个粽子,身材依然难以撑起衣服。

  王英说她哥已经结婚了,她不仅把自己挣的钱全部打给家里,还和同事们借了钱。她买了个二手的手机,就是方便同事们联系她。

  我看她冻得通红的脸很心疼,告诉她别总是顾家里,有时间也要顾自己。

  王英笑了,丹凤眼深深地陷在眼窝里,里面盛满了苦涩。她埋怨我结婚时,为什么不告诉她,她拿出三百块钱来非要补份子。

  我把钱给她塞回去。结婚时如果告诉她,她肯定要随礼份子的,如果随了礼份子,估计她就要吃面条拌酱油了。

  我说如果再撕巴,咱俩就绝交。王英无奈收起钱。

  她父亲开着四轮车来接她,我和她约好初三请她吃饭。

  结果大年初一,我推开门就看见王英坐在拉杆箱上,头埋在胳膊里,人仿佛睡着了。我吓得忙去推她,她无力地抬起头,身体快冻僵了。

  我急忙把她拽起来,扶她进屋子里暖和。我丈夫很有眼色,看到这种情况啥也没问,马上去厨房给王英熬粥。

  屋外有零星的鞭炮声响起年味很浓,而王英却是满脸的泪珠,嘴一直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六

  王英的哥哥娶的女人,不是个省油灯。自从娶进门之后,就在家里说一不二,家里人都不敢反抗。说骂谁就骂谁,就差动手打人了。

  王英的哥哥呵呵傻笑,啥事都听媳妇的,如果媳妇让他和父母闹,他就冲进屋子里一通砸。

  王英的父母吓得只会哀求,无论大儿子全家有什么要求,只要提出来就会无条件满足,没有条件创造条件,实在不行就会找王英。

  王英是大年三十晚上到的家,刚进家门就被洗劫一空。

  为了给哥哥娶媳妇,王英已经借了外债,所以春节回家就没有买年货,只是给新嫂子家的两个娃买了零食。

  结果新嫂子很不满意,脸色瞬间冷下来,开始摔盆打碗地骂人。王英起初忍耐着,毕竟也不想惹事。

  新嫂子看王英没有接招,就冲进屋子里,把王英的拉杆箱翻个底朝天,不仅把王英带回来的换洗衣服和背包全部收走,还强行要拿走王英的手机。

  王英彻底怒了,说为了你们的婚事我已经出钱了,还借了同事的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就是这几句话捅了马蜂窝,本身就想找茬的新嫂子坐在屋子里,哭天抹泪地嚎起来。

  王英毕竟见过世面,知道她的招数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就不肯理她。

  新嫂子见王英不接招,跳起来直接去打王英。王英的父母就站在眼前,王英以为父母能帮她,所以就没有动。

  新嫂子扬手“啪”地给了王英一个嘴巴,王英的右脸立刻肿了起来。

  王英惊愕了,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父母就站在自己身边,十多岁的弟弟就站在自己身后,却没有一个人上来帮自己。

  所有的委屈仿佛洪水暴发,愤怒的王英向新嫂子扑过去,狠狠地将她推倒在地。

  然而让王英没想到的是,哥哥迅速窜出来,像拎小鸡一样把她拎起,又狠狠地摔向地面。

  王英的后脑勺磕到地上,脑子嗡嗡地响,眼前直冒金星。

  这时父母才过来扶起她,嘴里还埋怨着:“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怎么能和你嫂子吵架动手呢?”

  王英想哭却没有一滴眼泪,她爬起来,把散乱的东西收进拉杆箱里,在父母的哀求声中,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

  七

  王英在年三十的深夜,步行来到镇上。她不想打扰我们,就没有敲门,而是在门外坐了几个小时。

  我心疼得直掉眼泪,用棉被把她裹起来,想暖她的身体,也想暖她的心。

  然而身体能恢复,心冷了却无法暖过来。

  初二镇上通车,王英不顾我的挽留,表情绝决地走了。虽然她没有再说什么,但我知道,她对家已经没有任何眷恋了。

  此后有三四年,王英都没有回老家过春节。

  她曾经通过我,在春节时给家里送过钱,我打车去她家里,把钱交给她父母。前面刚交过去,她嫂子就蹿出来把钱抢走了。

  她嫂子经常威胁王英家,如果没有钱就不过了,准备带娃走人。

  我把情况告诉王英,说钱根本就到不了她父母手里。

  王英发狠地说,从此再也不打钱给家里。结果王英的父母,每到年关就跑到我的单位,让我给王英打电话。

  不想让王英为难,我都按错号码,然后声称打不通。她父母家没有电话,也没有手机,想要联系王英就有些困难。

  她母亲又开始哭天抹泪,说王英翅膀硬了就不顾家里人。我无语。

  在这期间,王英虽然没有打钱给家里,但却经常给家人买衣服,还有生活物品,让我给捎过去,钱却一分都不往家拿。

  她嫂子发现在王英家,再也榨不出油来,领着孩子走掉了。

  王英的哥哥更加疯癫,一天到晚就在屋子里转圈圈,她父母见大儿子没有任何希望,也就放弃了。

  王英也以为苦尽甘来,2020年春节,终于回老家过春节。

  此时我已经从镇上调往县城工作,我就去火车站接她。

  再次见到王英,真有些不敢认她了。她的变化太大了,曾经圆润的脸被岁月打磨得梭角分明,甚至有了尖下颏,丹凤眼依然陷进眼窝里,整个人很立体。

  我笑着问她是不是整容了,她笑哈哈地说是浴火重生,自然要以新的面貌出现。几年不见,王英的个性也有些改变。我开车送她回乡下。

  八

  王英说这几年她一直在学习,通过自考拿到了文凭。因为一直在那个工厂里工作,业务娴熟又认真负责,老板让她担任车间主任,甚至还想调她去缅甸工作,因为老板在缅甸也有工厂。

  之所以还没有决定去,是因为王英除了惦记家里,还有就是她又处了男朋友,他们在一起快两年了,感情很稳定。

  本来这次回家过春节,是想带男朋友回来让父母看看,可是又不知道自己家里目前什么状况,就没有带男朋友回来。

  我吵着要看她男朋友的照片。王英从手机里翻出来。是几张旅游时拍的合影,男朋友身材瘦削,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就是很温暖的那种人。

  “是不是好事将近了,如果你结婚,我就决定生二胎,万一能结成亲家呢?”我开玩笑。

  王英说好呀,我们已经商量着两家凑钱付首付,就可以在郊区买套房子,也可以先结婚,然后再慢慢地装修房子。

  我看王英笑得很开心,也为她感到欣慰。

  王英老家的旧房子已经塌陷,改成仓房放杂物了,王英全家搬进了他哥哥结婚时的新房子。

  家里抢先跑出来迎接她的,是王英的弟弟,他还是那么瘦小枯干,快二十岁的人了,长得却像小孩子。

  我把行李从车上拿下来,拒绝王英进屋坐坐的邀请。毕竟王英几年没有回来,还是留下时间给她和家人吧。

  王英指了指车上,交代我别忘了礼物,那是她给我女儿买的衣服。

  九

  本来想在初三去接王英出来聚聚,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原因,我所在的小区出入不方便。

  我在微信上和王英抱歉,说暂时聚不了。王英过了许久才回复,说自己就在县城的宾馆里住,暂时也回不了南方。

  我很纳闷,过年不在家待着,怎么跑到县城宾馆了呢?趁着外出采购生活物品,我偷偷溜到宾馆去见王英。

  我看王英的眼睛红肿着,就知道她哭过了。我默默地坐在床边陪着她,我们俩都没有说话。

  后来的后来,王英哭了。起初是小声啜泣着,接着涕泪滂沱地哭出声来,她拼命地宣泄着。

  她说人生真他妈太难了,帮完哥哥再帮弟弟,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原来王英的父母又和她念叨了,她弟弟马上要订婚了,需要新房子需要彩礼钱。如果王英不帮衬,她弟弟就很难娶到媳妇。

  在我们这里的农村,如果谁家有年轻小伙子在二十五岁之前还没有订婚,基本上就会被剩下,即便想找也不会有合适的。

  而王英的弟弟种地不成,做生意赔钱,打工嫌累,就整天在家打游戏。

  王英这几年没有往家拿钱,自己是攒了些钱,可那是她和男朋友准备成家的钱,他们已经商量好,两人凑钱付首付。

  王英父母不管这些,他们终于在春节逮到女儿回家了,抓紧时机要钱给她弟弟娶媳妇。

  王英不肯往外拿钱,她父亲就抽着旱烟袋开始骂,骂王英不孝顺是白眼狼。

  她母亲没有骂,但却玩阴的。她母亲“扑通”给王英跪下磕头,哀求王英出钱再帮弟弟。

  王英纵是铁石心肠,此刻也无法漠视亲人的苦求。

  母亲和弟弟像押犯人一样,打车来到县城,亲眼看着王英从取款机里取出钱来交给他们

  春节,真的像是打劫。

  钱取出来后,王英没有跟他们再回家,而是独自去宾馆住,她买了许多酒把自己灌醉,趁着酒意和男朋友提了分手。

  王英决定向生活妥协了。

  十

  我说有困难一起解决,为什么先提分手呢?万一你男朋友能够体谅你呢?王英笑得流出了眼泪。

  她说你怎么不想想,有哪个男人愿意娶一个漏斗式的妻子,总也存不下钱,总是顾娘家,扶完哥哥再扶弟弟,永远没有自己的生活。什么样的男人,会有耐心陪我走完这一生。

  王英的语气苦涩而又无奈。

  “你父母真的太过分,一点也不考虑你的感受,你都三十多了呀,怎么不考虑你也要成家呀。”我知道说这些话,没有任何意义,毕竟那是王英的父母,深说也不是,浅说又不解恨。

  “算了,我来人间一趟,应该就是来还债的,等还完债了,我的生命也走到头了。”王英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

  “你曾经说过办法总比困难多,总会有解决问题的办法吧,别太沮丧。”其实说这样的话,我也知道是在敷衍王英。

  因为谁都知道,摊上王英这样的原生家庭,永远都缺钱,是没有任何解决办法的。

  她的父母虽然老实本分,但骨子里却如同吸血鬼,不动声色地吸着王英的血。而王英的哥哥和弟弟,虽然没有亲自上场,却依然是摧毁王英美好生活的始作俑者。

  王英真的累了,眼睛里失去了对生活的热情。我邀请她来我家住下,她嫌麻烦不肯,说能拼到车就会走的。

  王英终究还是走了。

  在又一个春节来临,我发微信问她是否回家过春节时,她说不准备回来过春节。

  那个春节她没有回来,春节过后不久,她曾经给我发过微信,说她在准备出国的事情。

  再后来,王英就没有了音信。我曾经打过她的手机没打通,微信也一直没有回复。

  有人在春节能够回家团圆,有人在春节却无家可归。

  一年又一年,每到春节来临时,我都期待着王英让我去接站,她穿得像个粽子似的跳出来,红扑扑的脸蛋,笑迎迎地奔过来。

  也许,我会等到那一天。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 Top30:

30. 再见啦“小石头”
29. 中媒:中国的发言权 俄方是不是该尊重一下
28. 中国大气球飞北美 北京急于息事宁人
27. 肩膀痛竟是肺癌!7种人高机率罹患
26. 恶心!办公室变态清洁工 13名女员工染疱疹
25. 收视率出炉 太惨 中国五大卫视近一年发生了什么
24. 中国称侦察气球“误入” 真相恐怕没那么简单
23. 一代天王童安格,为何突然“消失”?
22. 坚持与85岁老翁结婚 24岁女子指丈夫很帅
21. 为何用间谍气球情? 专家揭中共背后目的
20. 网传华为已被全面断供 25万人恐失业
19. 美国声称中国间谍气球闯本土领空 曾考虑击落
18. “文件门”风波 美国司法部搜查拜登别墅
17. 秦刚与日本外长林芳正通话
16. 台海有事?-麦卡锡访台设想
15. 她沦为大老虎情妇
14. 攻台预测越来越近 美军将领们到底看到什么
13. 哈佛大学耗时80年研究:长寿的秘诀并非身体强健
12. 气球风波闹大!北京“玩脱线” 布林肯推迟访华
11. 布林肯访华前夕,华府为何频频刺激北京
10. 航班急坠20层楼 他目睹空服员骨盆全碎恐怖过程
9. 才俊刘波:34岁出轨许晴,53岁客死他乡
8. 中国为何选用间谍气球而不是卫星?秘密在这里
7. 台独文宣:台湾被封锁就崩溃?中国只怕更惨
6. 研究称多喝咖啡更长命!唯独一类人不宜饮用
5. 罕见!24小时内 美对华发起三次行动
4. 疫情高峰过后,中国人的解脱、悲痛与焦虑
3. 美国“终身教授”或继续执掌中共央行
2. 下一个 美国要对微信下手?
1. 危机时刻,北京放出“弯道超车”重要科技成果

动态浏览线
更多>>
  • 5th Symphony - Beethoven/乐曲
  • 啊!野麦岭/外国电影
  • 太平广记 - 古典小说/中国文学
  • 乡间的小路/中文歌曲
  • 北京小吃-糖火烧/美食
  • 孔令华之妹讲述:毛泽东去世后
  • 华罗庚 -- 第4届/电视剧
  • 这两天,媒体和网友们发现了山
  • 透针临床怎样应用/养生保健
  • 包青天之挥泪斩公孙 (1995)/电视剧
  • Calypso - John Denver/外文歌曲
  • 北京天伦王朝饭店/摄影图片
  • 郭秀明 -- 第24届/电视剧
  • 酿茄子 (做法)/美食

  • Lionel Richie/外文歌曲
  • 江苏小吃-藕粉圆子/美食
  • Enrique Iglesias/外文歌曲
  • 营业员之歌- 马季唐杰忠/曲艺
  • 艾米·斯马特 Amy Smart/外国电影
  • 网上最流行的12个含蓄的黄色笑话
  • 十七岁的单车 (2001)/中文电影
  • 云南香格里拉 风光视频/旅游胜地
  • 温馨新居 (山东地区)/摄影图片
  • 偷斧子--郭德纲,于谦/曲艺
  • 福建小吃-手抓面/美食
  • 毕建勋/中国美术
  • 中国认怂重开日本签证 北京外交
  • 新编妖狐艳史小说/中国文学
  • 一亿网 (原华人乐园) 1eew.com © 2001 - 2015
    关于本站

    本站指南

    会员权益

    常见问答

    诚征合作

    广告招租

    联系方式

    免责声明

    中央看台 : 一亿新闻 ; 好东东分享 ; 文汇网摘 :
    热贴 | 两性 | 趣闻 | 生活 | 职场 | 社会 | 健康 | 休闲 | 影音

    万花频道 :
    流行专集 | 中文电影 | 外国电影 | 电视剧 | 动漫画 | 戏曲歌剧 | 中文歌曲 | 外文歌曲 | 乐曲 | 旅游胜地 | 摄影图片 | 美食 | 养生| 中文文学 | 中国美术 | 世界美术 | 论坛精选 | 曲艺